“汤好了,你们两个衣裳都干了没?”林纾瑜想让他们两个去去去去去问问康大娘是把汤给她端过去的的的的虽然回去去一同吃。除了烤羊腿,还也也也也可以放些萝卜进汤里一同炖,冬天里里里里吃些暖的整个人也很很很很舒服些。“我好了,我去问吧。”海子大了,烤衣服的经验不少,所以迅速就站站站站起身自告奋勇。“除了烤羊腿,还也也也可以放些萝卜进汤里一同炖,冬天里里里吃些暖的整个人也很很很舒服些。。...

“汤好了,你们两个衣裳都干了没?”林纾瑜想让他们两个去问问康大娘是把汤给她端过去还是过来一起吃。

除了烤羊腿,还可以放些萝卜进汤里一起炖,冬天吃些暖的整个人也舒服些。

“我好了,我去问吧。”海子大了,烤衣服的经验不少,所以很快就起身自告奋勇。

“那你去吧,顺便把切好的萝卜放进汤里,谢谢。”

海子这个工具人林纾瑜用着表示很趁手。

不多会儿,只见康大娘自己走了过来,却不见海子。

“海子呢?快到开饭时间了,还跑去玩呢?”林纾瑜疑惑道。

“我正要跟你说呢小林大夫。”只见康大娘面色焦急地说着。

“海子他听到院门口有人敲门,去开门去了,我听着声音估计是有人要看病,可能得你过去一趟。”

海子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好像只是换了个地方干活……

“我晓得了,你们先吃,我去看看什么情况。”林纾瑜解下外面的罩衣,里面的衣服被它隔绝了烧烤的味道。

换上挂在门后的斗篷林纾瑜就快步走了出去,丢下一脸懵圈的林老爹跟顾峥海还有康大娘。

林纾瑜还没走到药房,就看到海子领着几个人正往药房里去。

那几人里有一个是被人背着的,衣服上看应该是个女子。

林纾瑜赶紧上前,“海子,这是什么情况?”

“姐,他们说这个人掉河里了,刚捞上来,还不知道是死是活。”

林纾瑜:“大冬天的掉河里?”

河面不是结冰了吗?

“先带进进门第一个病房里,海子,你进到淋浴间放热水,跟厨房的淋浴间一样的,还记得吗?”林纾瑜吩咐道。

“诶,好,我晓得!”海子二话没说的跑在前边放水去了。

“你们跟我来。”林纾瑜转头冲那些人道。

“把她放这里面。”林纾瑜指着淋浴间里的泡澡桶。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的把人放进泡澡桶里。

“你们是这女子的什么人?”林纾瑜扭头问着那些人。

几人面面厮觑,只见背着人的那个人说:“我也不认识她,我是隔壁村的,过来走亲戚而已……”

林纾瑜看着那人身上的衣服也是湿的透透的,猜到应该是这人应该跳河里救人的,转身带他们到淋浴房外边病房。

从一旁的小柜子里拿出一套从里到外的衣服递给那人。

“你先换上,海子,你带他们到厨房,给他盛一碗汤暖暖,顺便烤烤火。”林纾瑜吩咐道。

等了一会儿,林纾瑜对着刚从隔壁换好衣服出来救人的那个问道,“你叫什么?跟他们认识吗?”

“我叫黄庆阳,隔壁小阳村的,那两个是我表弟,我就是来找我舅舅的,路过河边就看到结冰的河面破了个洞,这人刚好卡在那。”

林纾瑜搞清了这几个人的关系,也大致了解了来龙去脉。

“行,你先去歇会儿,人我先救救看。”黄庆阳点的了点头,按林纾瑜说的方向向厨房走去。

林纾瑜也不废话,转身进到淋浴房关起门。

林纾瑜看着瘫坐在放满了热水的浴桶里的女子。

发现她长得还挺好看,让人觉得有些惊艳的面庞,皱着的眉眼还带着点英气。

尽管面色带着点苍白,林纾瑜摸了一下她的脉搏,还有呼吸。

又把了把脉,发现问题不大,应该只是太冷晕过去了。

真是命大,这种天掉河里幸运的被人发现,被人发现不说,关键那人还愿意救人。

林纾瑜二话不说先给她喂了一口空间水,然后开始解开她的衣衫,放一旁,打算一会儿放空间洗衣机去洗。

一边继续加些热水以防水冷掉,直到面色没有那么苍白。

林纾瑜扛起小美人,用浴巾直接把人带空间里把头发吹干就快速出来了。

然后废了老半天的劲给她穿好了衣服,别看这姑娘看着瘦瘦的,居然有腹肌有人鱼线!

顾峥海端着饭菜过来看到林纾瑜正给一个女子盖被子,一脸疲惫。

顾峥海心疼的走了进去,“媳妇,你先吃点东西吧,忙了那么久了。”

林纾瑜肚子正打鼓呢,顾峥海就带着吃的过来了,太贴心了,爱了爱了~

“我正想过去吃呢,你过来的正好,谢谢你~”

林纾瑜接过顾峥海手中的饭菜,美美的先喝了一碗羊杂汤,肚子里终于暖洋洋的了。

接着就着顾峥海片下来的烤羊腿把一碗饭都吃了。

顾峥海就静静地看着林纾瑜吃完,心里觉得林纾瑜吃饭吃的再快也实在是文静的不行。

作者: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顾峥海:你别管,我媳妇是最好的。

作者:在下告辞……

“你帮我把这个病房的烤火炉子点上炭火,然后开着窗就行,汤婆子也给我弄两个过来罢。”

林纾瑜不客气的吩咐道。

“好,那几个人喝了汤留下一吊钱就走了,银子你拿着,我先去给你拿汤婆子你先暖着,烤火炉子我在屋外燃好了再给你端进来。”

顾峥海细心的回着,见林纾瑜点了点头,会意的把吃完的碗筷端走了。

林纾瑜吃饱喝足,也开始有些犯困,在一旁的椅子里靠着眯了起来。

顾峥海把汤婆子拿过来的时候还顺便带了张毯子。

不想吵醒林纾瑜的顾峥海把汤婆子悄悄放在了林纾瑜膝盖上,没料到林纾瑜只是在闭目养神,迷糊中感到膝盖上的手上一热就醒了。

抬头撞见顾峥海眼里的温柔跟心疼,鬼使神差的,林纾瑜仰头轻轻地对上了顾峥海的两片薄唇。

林纾瑜静静停了两秒才慢慢低下头,轻声笑着说了声谢谢。

没去看顾峥海什么反应,林纾瑜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身,把其中一个汤婆子放进被窝的脚下位置。

而顾峥海心里则是正经历惊涛巨浪,又惊又喜的顾峥海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根,然后是整张脸。

这是顾峥海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姑娘亲,亲的还是嘴!

作者:你是不是忘了你俩是夫妻?

顾峥海:要你管?

林纾瑜:你心里没数?

作者:没见过这么会怼的男女主……是在下输了……

“咳,你还不快去燃炉子?”林纾瑜怕他定定在那站一天,自己要尴尬死了……

顾峥海回过神来,“好的媳妇,马上去!”

然后摸着仿佛还留着香味的嘴角笑的跟个二傻子似的去燃烤火炉子去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猎户家的神医小娘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