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算了,先找好衣服凑活着洗一洗吧。好在原主的嫁妆箱子有三个,洗换的衣服是有的,除了好几匹粗棉布。换做之后的林纾瑜怕是是很不很愿意要的,虽然对于现在的的林纾瑜来说并也没什么不开心。主要原因是足够多非常干净,找时间能作成里衣。洗好澡林纾瑜还用木盆装了热水到屋好在原主的嫁妆箱子有三个,换洗的衣服是有的,还有好几匹粗棉布。。...

算了算了,先找好衣服凑活着洗洗吧。

好在原主的嫁妆箱子有三个,换洗的衣服是有的,还有好几匹粗棉布。

换做之前的林纾瑜恐怕是很不乐意要的,但是对于现在的林纾瑜来说并没有什么不高兴。

主要是足够干净,找时间能做成里衣。

洗好澡林纾瑜还用木盆装了热水到屋子里给顾郅笙擦洗了脸和手脚。

因着顾郅笙今天白天洗过了,天气冷晚上还是不要给孩子洗澡了!

特别是还没有现代的小太阳或者取暖器什么的,着凉感冒在这里可是很容易要了孩子小命的。

这么想着,还是得上山找药材才行。

擦洗干净的顾郅笙听话的躺床上。

“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嗯嗯!”顾郅笙开心的点了点头,今天是离开家这么久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

听着故事,顾郅笙很快就睡着了,林纾瑜仔细翻看了一下嫁妆箱子。

特别贵重的东西没有,原主在成亲之前过的也不是特别好,果然还是要靠自己!

林纾瑜起身走出房间,看到还在外面编笼子的顾峥海,不由得再次提出上山的想法。

“那个…什么,我前面跟你说我想上山是想采药,我识得药材,也知道药材在什么环境才有,太危险的地方我不会去的……”

林纾瑜解释清楚自己想上山的原因。

“笙笙就托刘婶子看一天,你看这样行吗?”

害怕他说孩子没人看,林纾瑜提出了让刘婶帮忙看孩子的提议。

顾峥海停下思考了一下,浓黑的剑眉轻轻向眉心靠拢。

既然是有把握的,那一起上山也不是不行。

“那明天早上一起上山,只有一点,你必须跟紧我。”顾峥海点头说道。

“好!”得到应予的林纾瑜高兴点点头。

顾峥海见进林纾瑜不是那种不讲道理非要跟着的人,心里绷着的弦也慢慢松了下来。

心情舒畅做起事来也快不少,把剩下的笼子三下五除二弄好了,搬到了靠近墙根的地方,扭头对着林纾瑜挠了挠头,

“你看这样行吗?”

顾峥海属于话不多的人,但是粗中有细,林纾瑜说的要求他都记在心里。

做出来的笼子一眼望去很宽大,间距也合理。

“嗯,是我想要的笼子,你真厉害!”林纾瑜不吝啬的夸着人。

顾峥海嘴上说没什么,耳根却悄悄红了。

让顾峥海把兔子也放进笼子后,林纾瑜让顾峥海也去洗漱准备睡觉。

然后自己回房间去了,顾峥海应着,但耳根好像更红了……

按理说,自己带着顾郅笙这个“儿子”,对于这种事是不会有什么的。

但是无奈顾郅笙不是自己亲儿子,在这之前自己还是个没娶过亲的。

顾郅笙本来不姓顾,他的姓,现在是不能被提起的!

为了躲避追杀,自己带着顾郅笙隐姓埋名,来到了这里,只希望孩子能如师傅师娘所愿,能健康成长。

可自己一个大男人,参军前学的是打猎和一些手艺活,参军后学的是行军打仗,舞的是刀枪剑棒,照顾孩子这也是头一遭。

没办法,邻居都建议自己娶个媳妇,不然孩子都快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无奈,这才去镇上找媒婆,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

当时媒婆说有是有,就是这聘礼要的高了点,但是人家是好人家,姑娘也是好姑娘,家里开医馆的,从小就是当大家闺秀养的……

前边的顾峥海信,最后一句就不知道了。

因为顾峥海当时让媒婆带他在远处看到林纾瑜的时候,她正在被她后娘使坏的去干丫鬟干的活……

多年行军打仗的警惕心让顾峥海小心的观察了许久。

最终结果让顾峥海于心不忍,于是花了三十两给了聘礼,还特地嘱咐媒婆告诉这家人和姑娘自己有个三岁多的孩子,如果介意,可以不答应这门亲事的。

最后传来消息的时候,说是对方亲爹和后娘也同意了这门亲事,顾峥海以为是找了个好岳家,好媳妇。

结果过门那天才知道,一切都只是她后娘的主意。

林纾瑜不但到成亲那天才知道自己被嫁出去了,而且才知道自己有一个孩子!

哭的那些不知道的人以为闺女很不舍得他爹娘,知道的都觉得心疼……

想起昨晚顾峥海也是一阵头疼,但婚已经成了,只能好好的跟她说好日后的打算。

三十两顾峥海不在意,这种境地了,活着才是比较重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猎户家的神医小娘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