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柴火也够,这么烘衣服可也不是个办法,林纾瑜心说。“来,穿衣服了。”顾郅笙闻言乖乖的放下自己兔子回来穿衣服。穿上后严禁不说人很好看就算破布也能穿出时尚别样的气质来……慕了慕了。“母亲,衣服真天气冷,还比爹洗的非常干净。”看样子孩子但是对他爹有个非常清晰的认识“来,穿衣服了。”。...

幸好柴火也够,这么烘衣服可不是个办法,林纾瑜心想。

“来,穿衣服了。”

顾郅笙闻言乖乖的放下兔子过来穿衣服。

穿上后不得不说人好看就算是破布也能穿出别样的气质来……

慕了慕了。

“母亲,衣服真暖和,还比爹洗的干净。”

看样子孩子还是对他爹有个清晰的认识的……

“等母亲挣到银子给你做新衣服。”

摸摸头,哈哈哈哈,人类幼崽真可爱!

“谢谢母亲,衣服够穿就好……”

林纾瑜无奈的看着孩子,怎么这么懂事呢?

“是的,衣服够穿就好,可是你现在不够穿啦,母亲答应你,今年入冬给你做两套来换洗,好不好?”

顾郅笙之前会那么说,主要是村子里有人说过,等爹娶了新媳妇,就不能有新衣服了。

听到能有新衣服,这孩子两只眼睛都亮了起来,然后乖巧的点点头。

“好呀,母亲最好了~”顺势抱住林纾瑜的大腿~

嗯,看着孩子林纾瑜暗下决心,那我们首先要做的,便是挣钱了!

望了望外面的窗,忽的外面小院的门口开了,哗啦啦一阵竹子落地的声音响起。

“是爹回来了!”

顾郅笙撒丫子就跑了出去,林纾瑜在后面大步跟上,风尘仆仆的顾峥海正拍着身上的竹屑,竹子在院子里放着散发出阵阵清香,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顾峥海知道林纾瑜不认识,特地给介绍了一番。

原来是刘婶子家的大儿子刘山。

“你们饿了吗?我现在做吃的去。”

林纾瑜边迎着顾峥海边说道。

这一趟就花了一个半时辰了,想着也该饿了,晌午就吃了粥和几个葱油饼,幸好刚换了米和菜种子,青菜刘婶子也给取了一颗大白菜。

“哎,是有点饿了,大山你留下吃个饭再回去吧,多谢你帮忙扛竹子回来。”

顾峥海对着刘山说着感谢的话,原来刘山从山上砍柴回来,看到顾峥海砍了许多竹子,一个人得走两趟才能扛回家,就帮忙一起扛回家的。

“不客气不客气,我娘应该已经煮好了饭菜等我回去呢,不麻烦嫂子多煮我的了,下次有机会在一起吃饭。”

刘山知道目前顾峥海家里的情况,麻溜的找了借口扛起自己的柴火就走了,留都留不住……

“我今天刚跟刘婶子用一个兔子换了点米和菜种子,一会儿我把兔子煮好了给送过去一点。”

林纾瑜怕顾峥海不好意思,就把这事儿跟他说了一下。

“本来是打算明天去镇上用兔子换了钱买点的,但是明天你说要上山,我……”

“没事,我晓得了,不用拿兔子换,我们家还有些银两,我给你拿。”

顾峥海听到林纾瑜这么说很上道的把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给了林纾瑜。

看着手里的一袋碎银两和两张一百两的银票,林纾瑜还有些回不过神。

大哥!你家有钱为什么不给孩子多置两身衣裳!

无语了,苦啥不能苦孩子不是?

“银票你先拿着,袋子里的银两应该够用很久了的。”

林纾瑜估摸着袋子里的银子应该够买上许多东西了。

但是养孩子这可远远不够!

“那个,当家的,我想趁没入冬山上还没封山去采些药材。”

庆幸林纾瑜是中医和外科的双料医学博士,不然回到古代怕是真的两眼一抹黑……

“山上有些危险,快入冬了,会有黑瞎子和大虫觅食囤过冬的食物。”

顾峥海不想她上山,怕自己顾不住她。

林纾瑜也知道这个时候的山里并不安全,可是有些药材就是这个季节才有的,必须得上山!

“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在,哪有那么好的运气会遇上熊瞎子和大虫?”

林纾瑜突然的茶言茶语,让顾峥海皱着的眉头松开了一些,但还是一脸严肃。

“就明天跟你上一次山,以后就等开春了再上山嘛?”林纾瑜不死心的提议道。

顾峥海蹲下整理竹子,给一一劈开,“你让我想想。”

顾郅笙蹲在一边看着顾峥海弄竹片,一脸好奇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那就还是有机会的,“好!那我先做饭去。”

回到厨房,林纾瑜麻溜的先把米饭蒸起,然后剥了一半的大白菜洗干净,转头看见顾峥海跟了进来。

林纾瑜一脸疑问的看着他。

“我来帮你把兔子S了,把皮留着。”顾峥海解释道。

“好,今天先S两只吧,一会儿弄干锅兔肉给你们尝尝。”

说完只见顾峥海手上利索的处理着兔子,半刻钟就弄好了两只。

林纾瑜接过洗净兔子,用大砍刀剁好块,挑了几块骨头,用小砂锅放姜和一点酒炖起了汤。

干锅兔肉目前家里就找到了点桂皮,八角跟干辣椒,也够用了,加点盐和料酒腌制一下,等米饭蒸好就能开炒了。

顾峥海弄好兔子就把皮硝制好挂着,然后出去继续弄兔笼子去了。

顾郅笙闻着香味进到厨房,一脸期待的问,“母亲做什么好吃的,真香!”

林纾瑜笑着拿手帕擦掉顾郅笙嘴角的哈喇子,“你不会想知道的……”

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

哈哈哈哈哈哈,想到刚刚他这么稀罕那这兔子,真的不忍心让孩子知道这个……

“到外面跟你爹一起弄笼子吧,早点弄好兔子可以放进去了。”

“嗯嗯!”看着顾郅笙跑出去的背影,林纾瑜感慨到,三岁半多点的孩子这么听话真的是太难得了。

在现代这孩子怕是正属于招猫逗狗嫌的年龄呢……

林纾瑜转身利索的开始炒菜,不多会儿就做好饭菜了,除了干锅兔肉还有醋溜白菜,再就还有一个汤,林纾瑜放了些萝卜进去一起炖,就是今天的晚饭了。

冲外面喊了一声,“吃饭啦!”

爷俩都一起循着香味进来了。

“我去给刘婶子家送点干锅兔肉,你们先吃。”

林纾瑜起身出门,走到刘婶子家门口敲门,开了门的刚好是刘婶子。

“婶子,我给做了点兔肉,给你也尝尝,觉得好吃我告诉你怎么做。”

“哎哟,这白天刚给了我一只兔子呢,那我就尝尝,你等会儿,我给你再拿点白菜。”

转身刘婶子就要往屋子里去拿东西,兔肉都没拿进去呢,一会儿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婶子,不用了,你赶紧把兔肉拿进去先,屋外冷,一会冷了不好吃了。”

“哎哟,你也先进来,一会儿,很快的。”

抵不住刘婶子的热情,林纾瑜走进了婶子家都厨房,看到婶子一家也正准备吃饭,一一打了招呼。

“谢谢婶子,我赶紧回去也吃饭了,改明儿再跟你聊天!”

拿了婶子给的白菜和几个馒头,林纾瑜快步回到家。

一进厨房看到顾峥海爷俩都没动筷子,疑惑的问,“你们咋不吃?是不合你两的胃口吗?”

“我们等母亲一起吃,母亲辛苦了。”

顾郅笙一脸正经的说道。

“哎呀,都让你们先吃了,快吃快吃。”林纾瑜忙说道。

“嗯!”顾峥海早饿了,但是顾郅笙说要等,不然媳妇会不高兴!

林纾瑜坐下一起吃,一家三口吃的是满嘴流油。

最开心的就是顾郅笙了,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肉了!爹做的饭菜也没有娘做的好吃!

顾郅笙在心里已经完全接受了林纾瑜,心里对林纾瑜的称呼都变了。

在以前认识的人里,称呼正室大娘子都是母亲以示尊重,顾郅笙觉得林纾瑜比其他见过大娘子都好!

所以顾郅笙想叫她娘。

爷俩一阵埋头苦吃,最后笙笙吃了两碗米饭,顾峥海吃了四碗!

好在林纾瑜因为第一次煮这个米,约莫不住这个量煮的米多了点,不然还真不够吃!

就这饭量,得去囤多点米面才行……

吃饱喝足林纾瑜正要收拾碗筷,顾峥海就握住了她的手……

顾峥海手上的厚茧子磨到林纾瑜的手背,感觉有点痒,又有点硌手,这就是常年打猎的手吗?

不敢多想,现在林纾瑜满脑子的:不会吧不会吧,这就上手了?昨晚开始我们刚第二次见面呢?

绷紧了身子,林纾瑜害怕的不敢动……

“我来收拾碗筷洗碗,我刚烧了水,你去洗漱吧。”

原来是主动干家务,哎呀~真体贴!

吓得林纾瑜以为自己这么多年了恋爱都没谈就把自己送出去了。

不用干家务乐得自在的林纾瑜去厨房打了水。

正打算洗澡呢,才想起今天给笙笙洗澡的时候好像只有厨房一个角落有个洗澡桶?

还没有帘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猎户家的神医小娘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