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纾瑜自己万万想不到没想起,自己三天三夜连做三台手术后的后果这么非常严重。最后一台手术后失败后,林纾瑜虽然很累,虽然心里很能满足。可刚走出来外科手术后室门口,自己就撑忍不住了,直挺挺的倒在了患者家属面前……也不明白有也没吓着病人家属,都没来及说一句手术后很失败…最后一台手术成功后,林纾瑜尽管很累,但是心里很满足。。...

林纾瑜自己万万没想到,自己三天三夜连做三台手术的后果这么严重。

最后一台手术成功后,林纾瑜尽管很累,但是心里很满足。

可刚走出外科手术室门口,自己就撑不住了,直挺挺的倒在了患者家属面前……

也不知道有没有吓着病人家属,都没来得及说一句手术很成功……

可是自己醒来睁开眼望向四周,发现有点不太对?

抬头望了望周围,没有熟悉的消毒水味,也没有白色的天花板,也没有监护仪的声音,更没有可爱的护士小姐姐!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泥土房,而且还家徒四壁!

自己不过是累倒了,怎么醒来自己好像呆的地方不太对?

一看角落还站着个小人儿……

等等……这孩子哪来的?

林纾瑜闭上眼慢慢回想着晕倒前自己在干嘛,确认了好几遍自己确实是刚做完手术来着。

想着想着头突然痛了起来,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林纾瑜吸收着那些不一样的回忆,足足有半小时左右才缓过来。

看完回忆林纾瑜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自己穿越了!

重生在了这个跟她名字一样的十六岁姑娘身上……

原身幸运的是还有个爹,不幸的是,她亲娘走得早,她爹娶了个后娘。

后娘说不上很刻薄,该给吃的给吃的,该给喝的给喝的。

但是就不是特别好的罢了。

等原身及笄半年多,就开始为原身相看。

最后锁定了高阳县上阳村里新来的猎户,猎户有心找个媳妇过日子,媒婆跟猎户透露,只要三十两就可以娶个知书达理的姑娘。

最后这后娘收了猎户三十两的礼金,高高兴兴把原身嫁了出去。

别人都说嫁妆加起来三个箱子那么多!这后娘人真好。

原以为后娘是真心给原身找了个普通的归宿。

谁曾想这三个箱子里值钱的东西加起来也不过十两银子。

而且猎户就猎户呗,结果猎户还有个娃,原身嫁过来当天才知道的,这是诚心恶心人,让原身也体验一下当后娘的滋味?

真是大型的人间惨案……

这也导致原身嫁过来当晚就哭的稀里哗啦,不吃不喝过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的,起来接着哭……

好吧,这屋子里里外外就门口挂着红布,换谁都得哭唧唧上好几年……

更别提角落还有个娃在瑟瑟发抖的看着自己……

“孩子,你过来吧……”林纾瑜清清嗓子,尽量轻声的叫了一下墙角站着的小可爱。

猎户一早看自家娶的媳妇还在哭,以为是饿的,就赶紧上山打猎去了,家里确实没啥荤腥了。

墙角的小人儿嚅着嘴巴不敢出声,害怕又好奇,还带着点试探的眼光看着床边的人的脸色,眉头好像没有那么皱了,是不是没那么难过了?

自己想不明白,师兄为什么要带自己出远门,还要自己叫他做“爹”,现在娶了媳妇,还要叫他媳妇做“母亲”。

明明自己有名字,师兄还给改了名字,小小的脑袋瓜想不明白的事太多了,可是自己现在好饿呀……

“笙笙饿了……”孩子小声的说着……

自己起来饿了想找吃的,师…爹说可以找母亲的,可是“母亲”今早好像还是很难过的样子……

“母,母亲,笙笙肚子饿……”孩子害怕的说道。

顾郅笙委屈巴巴的看着林纾瑜,眼底一片水汪汪的,眼眶周围还有点红,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唉,不得不承认,面对孩子,林纾瑜真的是心软了!

“你一既然叫了我母亲,可见你接受我了,母亲给你弄吃的好不好?”

“嗯嗯”顾郅笙抿了抿嘴,高兴的点点头。

“来,带我去厨房,给你弄吃的去!”林纾瑜微笑着说。

初来乍到,林纾瑜真不知道厨房在哪!

顾郅笙看到林纾瑜笑了,轻快的把手搭上林纾瑜伸出的手,小脸微红,母亲的手真暖!

出了房间门,隔壁的通间泥土房就是厨房。

林纾瑜牵着小家伙进去后一通找,就找到了两个鸡蛋和一点细面,米倒是也有,但不多,按照正常人的饭量,一天都不够!

还有就是一点肉都没有!

这怎么行呢,孩子正长身体呢,这猎户都打不到一点荤的打牙祭吗?

噢,现在应该叫相公?当家的?

放下心里的疑问,林纾瑜从屋子边的菜地里揪了点小葱,做了葱油饼和熬了点粥,只用了一刻钟就做好了早点。

顾郅笙在旁边闻到香味都走不动道了,任由林纾瑜拉着走到了桌子边乖乖坐下。

林纾瑜把手里的粥放下,起身回去灶台把葱油饼和一个鸡蛋拿了出来。

顺手把鸡蛋打在还烫的白粥里,用筷子搅均匀,鸡蛋的腥香味勾出了孩子都口水,最后顺带加了点盐。

“这个是给我吃的吗?”咽了好几次口水的顾郅笙不敢相信的问道。

太久没吃到正常的食物了,爹都不会做饭菜!

“嗯,是的哦,快吃吧,吃饱了一会儿水也烧好了,给你洗个澡。”

这孩子身上也太邋遢了,小脸这里黑一块那里一撮鼻涕的……

啊!手也是黑黑的!

“对了,先等一等,来,先洗手再吃!”男人带娃真的是醉了!

一边嫌弃男人带娃的不用心,一边用盆装了水给孩子洗了手。

顾郅笙尽管很饿,但也很听话的洗了手再吃,粥里撒了盐,就着葱油饼把孩子也吃美了。

林纾瑜自己喝着白粥,也吃了两个葱油饼。

顺带还问了一下顾郅笙一些事情,比如他几岁了,叫什么名字,识字了吗?

“笙笙三岁半了,母亲叫我郅笙或者笙笙就可以哦,爹有教我识字的。”看样子孩子还是挺聪明的。

吃罢给孩子洗了澡,洗完才发现,这孩子衣服里里外外都脏透了,还只有两套里衣和一套外衣!

林纾瑜只好让孩子穿上干净的里衣包进被窝里。

转身去把衣服趁着有热水给洗了铺在锅盖上,以及晾在灶台旁边,希望一边烧着柴火能把衣服烘的快点干!

弄完这些已经快晌午了,林纾瑜看着外面的天气,现在晾衣服也能干,就是没有烘的快。

回到房间看到顾郅笙已经睡着了,林纾瑜也赶紧的跟着休息会儿。

原身哭了这么久,还不吃不喝的,怪不得自己能重生到这幅身体来……

转身看着睡着了孩子,这时候静下来才发现,洗干净的顾郅笙长得实在是好看,长长的睫毛,挺挺的鼻子,恰到好处的薄唇,孩子爹妈基因真棒!

这猎户上一任老婆想必是个美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猎户家的神医小娘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