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桩大机缘。做铺垫了这么久,淮信王终于等到步入主题了。李青并不会觉得淮信王会无缘无故要送自己机缘,定是看上了自己身上某样东西、或是某项能力、某种身份。他直接张口表示拒绝,“王爷,无功不受禄。”“长青,你还不知道到底是何机缘,怎么如此急着表示拒绝?”淮信王一脸...

一桩大机缘。铺垫了这么久,淮信王终于进入主题了。李青并不觉得淮信王会无缘无故要送自己机缘,定是看中了自己身上某样东西、或者某项能力、某种身份。他直接开口拒绝,“王爷,无功不受禄。”“长青,你还不知究竟是何机缘,怎么如此急着拒绝?”淮信王满脸真诚,“你放心,我并不要求你有所回报。只是单纯的认为,没有人比你更加适合罢了。”李青道:“王爷好意,长青心领。但无功受禄,君子不为也。”淮信王凛然,肃然道:“长青果然是君子。既然如此,那本王便直说了吧。世家尾大不掉,满朝文武鲜有寒门子弟。历来科举,状元、榜眼、探花,无一人出自寒门。本王要送你的机缘,便是这金科状元!寒门出身的你,想必很清楚寒门士子的艰难处境。送你状元头衔,一是为了让你给广大寒门书生一个奋斗的希望。二是希望你日后为官,能多多为寒门士子着想。这便是你需要付出的东西。”这一番话,说的是大义凌然。简直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这一瞬间,李青仿佛见到了光。而这,正是他为此所努力的方向啊!若不是他有着前世的丰富经验,简直认为这就是在世圣人了。“王爷,状元乃皇帝钦点。若由王爷在幕后运作操控,这状元长青感觉烫手。此事断然不要再提了。”面对状元的诱惑,李青的确动心了。大周帝国每年有几十上百名进士,而状元只有一个。一旦高中状元,三元及第,对他的官途有着超乎想象的好处。对他实现立功、立德、立言,也有了一个相当高的起步点。可若是不能以圣人的道德标准来标榜和要求自己,又如何做得到立德?李青想要成为状元,但绝不想凭借外力,而是靠自己的真才实学!淮信王闻言,心中大惊。霍然起身,对李青拱手施礼。“长青乃真君子,是本王失礼唐突了,本王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接下来的时间,双方一边品鹤涎茶,一边谈论诗词文章。一转眼,好几个时辰就过去了。李青在圣人之道走的很远,又加上思维没有被这个时代所局限。往往一些超前的观点,引得淮信王拍案而起。临别之际,淮信王吩咐一旁的管家。“今日与长青交谈,本王收获颇多。去,取一些鹤涎茶和槐叶,给长青带回去。”鹤涎茶极为珍贵,万金难买。那槐树叶的价值,更要在鹤涎茶之上。李青连连摆手,“王爷,还是那句话,无功不受禄。你的礼物太珍贵了,长青承受不起。”淮信王按下李青的双手,笑呵呵的说道:“长青乃君子,恪守己身,本王很是敬佩。但长者赐,不可辞。”说罢,压根不给李青拒绝的机会,催促管家赶紧去取。硬生生把一罐子鹤涎茶和十来片槐叶塞进了李青的怀中。“谢王爷!世家之祸,勿需王爷强调,长青也知。他日入朝为官,也定当会提携寒门士子。”李青谢毕,告别淮信王,离开了王府。……王府正堂。管家送完李青立马折回,满脸笑容的说道:“李公子当真是一位君子,恭喜王爷喜得一位贤才。”淮信王脸上同样洋溢着喜悦的笑容。“长青的确是一位真君子。他接受本王的安排,要那状元的头衔。本王虽说也会对他委以重任,但心中难免会有些小觑他。毕竟今日能为了状元放弃心中的坚守,来日指不定会因为更大的诱惑而背叛本王。如今世家越来越猖獗,皇兄虽善用帝王心术,对世家左右制衡。可如今这局面,光是制衡远远不够,必须得以雷霆手段遏制震慑世家。你去安排下,把玥儿接来盛京。”管家脸色大惊,“王爷,您是想?”淮信王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微微点头,道:“正如本王之前和长青所言,要给寒门士子一个看的到的希望。寒门状元是希望。寒门士子迎娶郡主,同样是希望。并且这个希望,比起高中状元更让人能够触摸的到,对大周的寒门而言,也更加有冲击力。届时,天下寒门尽入吾彀,何愁大事不成!玥儿虽然是本王的女儿,从小金枝玉叶。但长青配她,也绰绰有余。好了,你去吧。赶在殿试结束之后,皇兄寿辰之前回来。”如李青心中所疑惑。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大机缘。淮信王的确是欣赏李青,但背后更多的是通过李青这个寒门士子代表性人物,来拉拢更多的士子。坐实了他淮信王礼贤下士的名声。那些毫无出头之日的寒门士子,得见李青成为淮信王的女婿,怎能不趋之若鹜涌入淮信王麾下?“还是王爷考虑的周到,我这便去安排。”管家弯腰拱手,下一刻,身影凭空从原地消失不见。……虎啸楼。李青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鹤涎茶和槐叶打量。这个世界,不只是读书科举被世家把持。普通人连修行之路也摸索不到。没有背景,除非机缘逆天,否则根本没人传你修行功法。李青曾经寻仙问道五六年,压根连一点修行线索都找不到。没想到在他放弃修行路,决心走科举之路,行圣人之道时,却接连获得两样与修行有关的宝贝。“会试结束,临近殿试。我虽高中会元,却不能掉以轻心。正如淮信王所言,大周自立国以来,从未有过一位寒门状元。不管里面有多少内幕,我要做的就是尽一切努力,去和那些世家子弟争夺状元。”李青保存好槐叶,给自己泡了一杯鹤涎茶,收起心,不去思考淮信王究竟对自己抱着什么目的。他静下心来,摒弃一切杂念,专心读书。“天道变化,消长万汇,契地之力,乃有成尔。天贵而地贱,天动而地静,贵者运机而贱者效力。”有了鹤涎茶的相助,李青明显感觉自己读书比以往更加顺畅。头脑前所未有的清晰,对一些圣人道理的理解,也更加透彻。随着他不断朗诵和感悟,胸前如柱粗的“气”,也在缓慢增长。尽管现在接触到了修行,甚至已经确定淮信王必定有高明的修行功法。但李青并不打算向他索求。李青从踏上科举之路开始,就已经坚定了儒道这条道路。而且他读书与旁人不同,他能通过读书养气。随着学识的增长,随着对圣人之道的领悟加深,自身的身体素质也会随之变强。这已经与修行没有区别,只不过这种修行方式比较另类和特殊,只适合他一个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