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婿了!阳朔吴子昂哪里跑,赶快来当老夫的女婿!”“青州刘恒言,娶我女儿,我赠你万贯家产。”“应城郭玄策,你家境贫苦,全靠老母纺纱织布供你读书学习。而如今考中进士,理当恩情老母亲才是。做我女婿,是对你老母唯一的恩情。”“南豫赵楷,入我洪府,将来你在...

“捉婿了!阳朔吴子昂哪里跑,快快来当老夫的女婿!”“青州刘恒言,娶我女儿,我赠你万贯家产。”“应城郭玄策,你家境贫寒,全靠老母织布供你读书。如今考中进士,理应报答老母亲才是。做我女婿,就是对你老母最大的报答。”“南豫赵楷,入我洪府,今后你在京城的一切开销用度,打点关系所耗之钱财,老夫全部饱览了。”礼部门口,等放榜结束之后,顿时涌出了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这些家丁们,在富家翁员外郎的指使之下,迅速捕捉目标人选。尽管这是一个能够修行的世界,但也不是人人都能有机缘获得修行功法,更不是人人拥有修行的资质。而大周帝国文风鼎盛,读书人入仕为官受人尊敬。因而每年放榜之日,许多土豪士绅都会来一出榜下捉婿。当然,世家子弟肯定看不上他们。所以他们的目标也仅限于寒门子弟。双方只要达成一致,便一拍即合。也算是大周帝国的一大盛况。每年寒门子弟中举之人少之又少,不少富家翁都因此抢破了脑袋,各种好处待遇也随之哄抬了起来。中举之后,便要入朝为官,难免要在人际关系上进行打点。对于寒门子弟和富家翁而言,都算是各取所需的双赢局面。永盛街旁,一条狭小的巷道里。孔祥德拍着李青的后背,哈哈大笑道:“盛景每次科举放榜,都是这般场面,实在是吓人。李兄,你不会怪我拉着你跑了,而错失被榜下捉婿的机会吧?”李青笑着摇了摇头,这孔祥德不像之前接触过的那些死读书的书生,一点也不像传言中文圣后裔的那种死板,为人倒是很风趣幽默。只不过两人这一路跑了至少有两三里路,自己读书多年胸中养气如柱,身体素质远非常人能比。这孔祥德也脸不红气不喘,再结合他文圣世家的身份,应该是修行过的。“李兄也不用为此惋惜,我有一妹,年芳十四,相貌不说倾国倾城,但绝对是个美人胚子。李兄要是有兴趣,可以随我回鲁州一趟。”孔祥德看似开玩笑的口吻,实则心中的确有这个想法。文圣有教无类,鲁州虽说承圣人余荫,但自身也的确秉承有教无类的思想。不像其他世家一般,从骨子里瞧不上寒门。遇到有真才实学的寒门子弟,也会进行拉拢,甚至招婿。“孔兄说笑了,我不是很喜欢年龄小的女子。”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若能有个强力的后盾,李青并不排斥。只是十四岁,他根本接受不了。“哦?”孔祥德闻言顿时眼前一亮,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李青,很是激动的说道:“没想到李兄居然与我爱好一致,我也喜欢年龄大一点的。”这一刻,孔祥德简直把李青视作知己。在这个年头能够找到一个同样喜欢年龄大的知己,实在是太难得了。“李兄放心,我三姐年芳二十三,非要找一个能够在才学上让她敬佩的如意郎君,以致于至今还待字闺中、尚未婚嫁。很符合李兄的标准!”若之前想要招李青入孔家为婿还带着点开玩笑。但现在孔祥德是绝对的诚恳认真,既能解决三姐婚嫁问题,又能拉拢李青这样的大才,简直是一箭双雕啊。看着孔祥德那激动的模样,李青嘴角一阵抽搐。我是不喜欢十四岁的,但也没说过喜欢年龄比自己还大的啊。而且这个年代二十三岁还未婚嫁,难道真是想找一个如意郎君,而不是自身相貌或者性格问题?不得李青开口,忽然一队人马冲进了巷子。领头的是一位身穿青衫,留着山羊胡的老者。老者身材瘦小,颧骨凹陷,但双眼却炯炯有神,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是精明能干。“李公子,孔公子。”老者弯腰作揖,先后向李青和孔德祥行礼。李青和孔德祥也赶紧回了一礼。“见过老者,不知老者是?”老者道:“在下是淮信王管家,恭喜李公子高中会元。淮信王向来喜欢与结识文人士子,特派在下请李公子府上一叙。”他顿了顿,看向李青,又道:“王爷有言,有一桩大机缘要赠与李公子。”李青看了看老者身旁那十来个佩戴武器的彪悍护卫,点了点头。对方显然是冲着自己来的,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拒绝当今皇帝的同胞弟弟淮信王,可不是什么好事。“孔兄,今日状元楼,恕我失陪,还望孔兄海涵。”孔德祥摆了摆手,道:“无妨,等殿试之后再去状元楼庆贺,才算是实至名归。李兄且去便是。若需帮忙,只管来联系我即可。”以文圣世家的底蕴,还真不惧一个淮信王。孔德祥这番话,显然是告诉淮信王李青背后有孔家,不要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管家听罢,让开一条道路,笑眯眯的道:“李公子,请!”“孔兄告辞!”李青对孔德祥抱拳告别,在管家和一众彪悍护卫的簇拥之下,上了一辆精致豪华的马车,往淮信王府而去。马车上,李青梳理了一遍淮信王的信息。这位当朝皇帝的胞弟,身份极其尊贵,与皇帝兄弟情深。在诸王当中,地位最高,封地也是最繁华的大周腹地。民间所流传淮信王的信息极多,几乎整个大周帝国都知道这是一位儒雅的王爷。他好诗书,喜欢结识文人墨客。时常广邀士子,举办盛大的文会。为此皇帝还特意为他建造了一栋巨大的阁楼,专门用来宴请文人、举办文会。也是受了淮信王的影响,这些年淮信王封地中举之学子,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天下中举之人,九成九出自世家。而中举之寒门,又九成九出自淮信王封地。“不知这淮信王找我究竟何事?是礼贤下士好结文人,还是有其他目的?”“他又要赠我什么样的一桩大机缘?”就在李青沉思之时,马车停了下来。淮信王府管家在外面恭敬的说道:“李公子,王府到了,请下马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这个御史能处,有事他真喷”,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