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线天,下面是你从里面出了。”九尾狐妖不解地望着滇滩又是画又是说的,一脸迷惘,浑然不明白了他画的是什么。她现在的看不懂也正常地,后来她会出现在的一线天的时候,相必是很紧张的,没那个心思看一线天。滇滩笑了笑,“别心急,立刻你就明白了了。”然九尾狐妖疑惑地看着腾越又是画又是说的,一脸茫然,全然不知道他画的是什么。。...

“这就是一线天,接下来就是你从里面出来了。”

九尾狐妖疑惑地看着腾越又是画又是说的,一脸茫然,全然不知道他画的是什么。

她现在看不懂也正常,当时她出现在一线天的时候,想必也是紧张的,没那个心思看一线天。

腾越笑了笑,“别着急,马上你就明白了。”

然后,他用简笔画在一线天出口处画了一个长发小人,并且只迈出来一只脚。

然后,在小人的后面以同一个点为起点画了九条淡淡的虚线。

担心九尾狐妖暴走,九条虚线的起点稍微往外靠了靠,没点到屁股上面。

即便她不暴走,万一人家的九条尾巴不是长在屁股上面,那不是会很尴尬?

九尾狐妖看着腾越的画,扑哧又笑了,指了指小人,对着腾越竖了竖大拇指。

腾越笑道:“明白了是吧?”

九尾狐妖竟然点点头,腾越颇感意外。

“可以啊,能听懂我的话了!”

这就是语境的魅力,以这样的状态,不用一年,九尾狐妖应该就能与人正常交流了。

“不错,这是个很好的开始,那我们继续。”

腾越在小人的后面写了一个笔迹加深的问号,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摆了摆手,做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最后把本子推给九尾狐妖。

做完这些动作,腾越想起了卓别林和憨豆,感觉有些好笑,可是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他想看看九尾狐妖能不能以画的形式表达出她想说的话。

既然她能变成人的样子,那就应该用过,至少见过纸笔。

“接下来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你来自哪里?怎么来的?为什么而来?等等。”

腾越抬手示意了一下,以九尾狐妖的聪明劲,一定能理解这个问号的含义,并且她想得可能比自己想问的还要多。

九尾狐妖看了腾越一眼,然后把笔记本拿到自己面前,拿起笔,低头看着简笔画,似乎是在想。

腾越抱着胳膊看着九尾狐妖,忽然间感觉她有点可怜,她或许很有本事,飞天遁地,无所不能,但孤身来到这里,注定是孤独的。

九尾狐妖想了一会,便开始在笔记本上画了起来。

腾越好奇地看着九尾狐妖熟练画着每一笔,意外的惊喜,她同样也会做简笔画,并且更专业。

不一会儿的工夫,九尾狐妖便画了不少了。

“面来喽!”

老板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大碗热气腾腾的牛肉拉面。

“小姑娘,麻烦拿开笔记本。”

九尾狐妖没有反应。

老板一愣,腾越连忙从九尾狐妖面前拿过笔记本。

“不好意思老板,她这里不太好用。”腾越指着自己的耳朵笑道。

“哦,倒是我不好意思了。”

老板嘻哈赔着不是,把拉面放到桌子上。

“大盘鸡再有十分钟就好了,两位先吃着拉面。”

“好的老板,您去忙吧!”

“那这本子和笔…”

“我们还要用,等用完了我马上还给您。”

“那倒不急,主要是这个本子上面记了一些账目,您看…”

“哦,那我撕一张用吧。”

没等老板说话,腾越就撕下了简笔画那张纸,原本他也是想要撕下来的,刚好顺水推舟了。

“谢谢老板,笔记本您收好。”

腾越把笔记本递给老板。

“不打紧,不打紧…”老板笑着接过笔记本,转身去忙了。

腾越拿了一双一次性筷子,撕开包装,掰开,先在碗里夹起面条示范了一下,然后递给九尾狐妖。

“这是筷子,要这样用。”

九尾狐妖接过筷子笑了笑,然后熟练夹起面条,吸溜吃了起来,一看就知道是吃过的。

被扮猪吃老虎打脸了,腾越尴尬地摸了摸脑门。

“挺好,看来我们的共同点还是不少的,简笔画,用筷子,希望还会有更多吧。”

九尾狐妖一心埋头吃拉面,没打算知道腾越在说什么。

“也不嫌烫,看来是饿坏了。”

腾越倒是不着急吃,他一边夹起面条凉着,一边拿着简笔画好奇地看了起来。

九尾狐妖简笔画的功底的确是不一般,比腾越这个二把刀强,应该是专门学过的。

她在一线天的旁边画了一面悬崖峭壁,颜色浓重,为了表现悬崖的磅礴气势,一线天与之相比充其量就是两面砖墙。

这面悬崖应该就是九尾狐妖进入一线天前所在的位置。

悬崖与一线天之间画了一个长长的螺旋线箭头。

九尾狐妖这是要解释她到一线天的过程很曲折,很复杂。

再看悬崖边上同样画了一个长发小人,与腾越画的几乎一样,身后有九条细线依次铺展开来,延伸出了悬崖边。

这是九尾狐妖把九条尾巴铺展在了悬崖边。

还有一个细节,在每条细线的末端上都画了一块石头,其中最靠外的一条线上的石头最大。

很好理解,这是九尾狐妖的九条尾巴被石头砸了,最外侧的尾巴被砸得最狠。

加上螺旋线箭头,这副画的意思是九尾狐妖被石头砸了九条尾巴之后,经过曲折的过程,从她的世界进入一线天。

九尾狐妖的简笔画就到这里了,虽说画的很简单,但意思表达得很明白。

腾越放下简笔画,看着九尾狐妖,就这一会儿的工夫,她已经吃了大半碗拉面,而且还在吸溜吸溜吃着,这状态像已经饿了至少半个月了。

“额...九条尾巴都被石头砸了,这还真是巧合啊!”腾越用笔尖在九尾狐妖画的九条尾巴上轻轻地点着,感觉好像捕捉到了什么,可又总感觉缺少了关键的东西。

九尾狐妖抬头看了腾越一眼,知道他在疑惑什么,就连她都觉得不可思议,九条尾巴竟然一条都没有躲过去,哪怕是躲过一条可能都不会来到这里,偏偏最后那一下还砸得那么重!

想到这里,九尾狐妖呲了呲一对锋利的虎牙,再次怒从心起。

“WC#$%#%$…”

腾越:……

腾越的脸抽抽起来,终于知道要捕捉的东西了。

这骂街的语气跟在一线天的那个一模一样!

敢情在一线天像踩了猫尾巴竟然是真的,还是九尾狐妖的尾巴!

仔细回想,前前后后差不多就是“啊”了八九声的样子,尤其是最后那一声的语气,完全对上了!

可是,怎么可能呢?

这可是两个世界啊!

脚有那么大的威力吗?

天残脚吗?

总之不管有多么的离谱,这事确实发生了。

腾越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脚。

真是造孽啊!

现在怎么办?

跟九尾狐妖说她的尾巴不是石头砸的,而是自己的脚踩的?

看九尾狐妖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下一秒绝对被壁咚了,然后脖子瞬间被一对大獠牙贯穿。

腾越光想想就脊背发凉。

眼下是肯定不能说实话了,不然绝不止是“WC#$%#%$…”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的女友来自青丘”,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