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下人们循声赶过来,齐玉瑶后退几步,望着几个下人跳第一次下水救孩子。“小姐,你没事儿吧。”青儿匆匆忙忙赶过来,热切的问。她更为怕的是,修身齐家会会把齐玉欣落入水中之事怪到自家小姐头上。齐玉瑶轻声说:“别怕。”不一会齐玉欣被救上去了,刚上船时她面无血色双眼紧“小姐,你没事吧。”青儿匆匆赶来,关切的问。她更加担心的是,齐家会不会把齐玉欣落水之事怪到自家小姐头上。。...

不一会下人们闻声赶来,齐玉瑶退后几步,看着几个下人跳下水救人。

“小姐,你没事吧。”青儿匆匆赶来,关切的问。她更加担心的是,齐家会不会把齐玉欣落水之事怪到自家小姐头上。

齐玉瑶低声说:“别担心。”

不一会齐玉欣被救上来了,刚上岸时她面无血色双眼紧闭,直到一个婆子在她背上使劲拍了几下,吐出一大口水后,她才清醒。

寒风一吹,齐玉欣冻得牙关咯咯响。她的发髻散乱,发尾滴着水,衣裙湿透贴在身上,好不狼狈。

周围还有不少围观的下人,有男有女,齐玉欣从小到大都没这么丢脸过,哇的一声哭嚎:“你们都给我滚开!”

五小姐这一声中气十足,肯定没有大碍,于是围观的人散去,只留下齐玉欣带来的丫鬟婆子。

丫鬟找来衣裳给齐玉欣披上,随后扶着她站起来,因为寒冷她佝偻着身子仍在打颤。

齐玉瑶冷眼旁观,冷吗?她死的时候比这更冷。

面子功夫要做足,齐玉瑶立刻戴上担忧幼妹的面具,跟在她们身后一道进了齐玉欣的闺房。

方姨娘闻讯赶来,搂着齐玉欣心疼不已:“好端端的怎么掉到水里了,是不是有人要害你!”说完余光一个劲的瞟着齐玉瑶。

齐玉欣裹在棉被里,身子有了点温度,她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面对方姨娘的询问,她只哭着不说话。

方姨娘以为齐玉欣是默认了,连忙喊丫鬟来质问:“你说,小姐是怎么落水的?”

那丫鬟老实的说:“当时只有五小姐和三小姐,奴婢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恰好今日齐二爷在家,听到消息匆匆赶来。

一看到齐二爷,方姨娘哭得愈发起劲:“老爷,你要为我们欣儿做主啊!一定要把推欣儿下水的人抓起来啊!”

得,这已经认定是她把齐玉欣推下水的,亏的齐玉瑶上辈子对方姨娘有几分尊敬。

上辈子嫁到镇国侯府后,在后宅摸爬滚打,齐玉瑶见惯了龌龊的手段,方姨娘这样的诬陷还只是皮毛。

齐玉瑶垂下头颅,潸然泪下:“都是我的错,在妹妹拉着我去池子边看鱼时没有阻拦,在妹妹支走丫鬟的时候没有制止,在妹妹不小心落水的时候更是没有抓住她。”

她的眼眶湿润,沁出几滴眼泪:“都是我的错,求父亲责罚。”

“这么说你承认是你推了欣儿?”方姨娘道。

“原来姨娘是这么想我的?”齐玉瑶的语气里无限委屈,红红的眼眶愈发可怜,“要是我承认了能让姨娘心里好受些,那我便认了。”

“你!”方姨娘气滞,这丫头跟她装白莲花呢。

“好了!”齐二爷看不下去,制止了这场闹剧。

他盯着齐玉欣,严肃的发问:“你说,你是怎么落水的?”

齐二爷向来不苟言笑,齐玉欣有些惧她。反正当时只有她和齐玉瑶二人,她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见女儿迟迟不回答,方姨娘一个劲的使眼色。

齐玉欣把心一横,道:“是三姐姐推了我!”

“妹妹讨厌我,我便回江南外祖母家去,”齐玉瑶嘴角露出一个惨淡的笑,“我娘走之前最大的心愿是能和父亲毫无芥蒂、永永远远在一起,等我回去后,还请姨娘记得我娘祭日的时候,给我娘点炷香。”

齐玉瑶最是清楚齐二爷的为人,急功近利,她还有利用价值,怎么会放她回去?

她给了个台阶,齐二爷就顺着下了。

“玉瑶不是那样的人,倒是玉欣调皮捣蛋,是不是自己贪玩怕被我打手心,才污蔑玉瑶?”齐二爷说完,还摆手制止了方姨娘将要说的话。

一听到打手心,齐玉欣缩了缩脖子,躲在方姨娘怀里不再说话。齐二爷下手狠,她有几次被打的手肿了好几天。

“玉瑶,跟我到书房里来。”说罢齐二爷带着齐玉瑶离开了。

这般和稀泥的做法,彻底惹恼了方姨娘。

她一拍床沿,差点将手腕上的玉镯子拍碎。

“好!好一个三小姐!真是我的克星!好孩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她隐忍了近十年,就等着扶正。好不容易熬死了郭氏,在将要扶正之际,又跑出来一个齐玉瑶!

这下她的一女二子还要顶着个庶出的身份,被别人看轻。

就算将来她扶正了,齐玉瑶也成了她心头的一根刺,不拔不快。

齐玉瑶跟着齐二爷到了书房,她早就知道接下来齐二爷将要说什么。

齐家是新贵,底子薄弱,当初郭氏回娘家,并没有把嫁妆带走。这些年来齐家的人情往来、日常支出,大部分靠的是郭氏的嫁妆。

这么些年来齐二爷不肯与郭氏和离,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怕郭家索要郭氏的嫁妆。

“这么些年,我没有把你们母女二人接回来,你没有怪我吧?”

齐玉瑶咬着嘴唇,没有回答。如果回答没有,那就太过虚伪。

齐二爷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些年家里日子不好过,你待在外祖家,至少衣食无忧。眼下你娘走了,就算家里再不济,我也要把你留在身边。在齐家,肯定没有在你外祖家滋润,你要做好准备。”

上一辈子听了齐二爷这番话,加之想讨好这个多年未见的父亲,齐玉瑶把舅舅给她的银两一股脑儿拿出来,给齐家贴补家用。

后来她才知晓,这些银两大半又到了方姨娘和齐玉欣的手上,她们过得有滋有润,倒是自己拮据了不少。

齐玉瑶垂下眼眸,道:“我来之前舅舅说要给了我一大笔银票,但是舅舅怕我挥霍,要一年一年寄给我,这是今年的银票,父亲拿去贴补家用吧。”

说罢她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几张银票。

齐二爷接过银票数了数,难掩失望之色。郭家在江南的生意是数一数二的,看郭氏的嫁妆就知晓了。

郭家就郭氏一个女儿,齐二爷以为郭家对唯一的外孙女肯定不会吝啬,没想到才这些银两,但也聊胜于无。

收起银票,他换上父亲的慈爱:“你舅舅对你好,你要记在心上,齐家的事就不要告诉他,省的他操心了。”

齐玉瑶懂事的点头:“女儿知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锦绣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