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老夫人身子好长年抱恙,齐玉瑶从江南回去近十天才能得见一面。方走到老夫人院子外头,就遇到了齐玉欣。齐玉瑶脚步顿住,攥紧了拳头。再朋友见面时,齐玉欣是她记忆里纯粹的小女孩。倘若也不是重活一世,齐玉瑶还得被她的纯粹所蒙骗。她记得我恰恰这晚上,齐玉欣给方走到老夫人院子外头,就碰到了齐玉欣。。...

齐老夫人身子不好常年抱恙,齐玉瑶从江南回来近半月才能得见一面。

方走到老夫人院子外头,就碰到了齐玉欣。

齐玉瑶脚步顿住,攥紧了拳头。再见面时,齐玉欣是她记忆里单纯的小女孩。

如若不是重活一世,齐玉瑶还要被她的单纯所蒙骗。她记得正是这一天,齐玉欣给了她一个下马威,她还傻傻的听信了齐玉欣生母方姨娘的话,齐玉欣只是贪玩调皮,她便原谅了齐玉欣。

齐玉欣踩着轻快的步子来到齐玉瑶面前,毫不遮掩的上下打量,眼中露出鄙夷。

怪不得是从小地方来的,身上的料子还是前几年时兴的。

“好巧在这里碰到三姐姐,那我们一起进去吧。”齐玉欣熟络的上前挽住齐玉瑶的手。

齐玉瑶身子一僵硬,随后由着齐玉欣拉她进去。

老夫人的屋子里早就站了不少了,齐家大夫人马氏正在为老夫人梳头,而齐玉欣的生母方姨娘只配给马氏打下手。

方姨娘是齐二爷的外室,正因此将齐玉瑶的生母气得带着齐玉瑶回了江南的娘家。

齐玉瑶的生母郭氏性子刚正不阿,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之后都没有再回齐家。

方姨娘先后为齐二爷诞下一女二子,加之她的娘家哥哥是新上任的工部员外郎,而郭氏的娘家只是商户。

孰轻孰重可想而知,这么多年齐家只是逢年过节送些礼品,只要求面子上过得去,并不是诚心要求她们母女俩回来。

想当初正是靠着郭家的财力,齐家才能在都城站稳脚跟。齐二爷心里留着最后一丝人情味,这么些年一直保留着郭氏正室的位子。

去年郭氏病逝,开年郭家人便把齐玉瑶和郭氏的牌位送了回来。

原本要将方姨娘扶正的议程,因此耽搁了。

因此一见到齐玉瑶进来,方姨娘的眼里藏着刀子一般,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只是众人在场,她只能低下头掩藏自己的心思。

齐老夫人见两人进来,苍老的脸上没有任何神情,一道道皱纹丝毫未动。

“给祖母请安。”二人一道向齐老夫人请安。

“坐下吧,”齐老夫人说道,“玉瑶坐到我身边来。”

齐玉欣捏着帕子,她常常往老夫人这来,都没见老夫人对她这般亲近。

在齐玉欣嫉妒的眼神里,齐玉瑶坐到了齐老夫人边上。

“好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今后你就在府里,谁欺负了你便与我说,我给你做主。”齐老夫人道。

齐玉瑶低下头,“多谢祖母。”

众人以为她是被齐老夫人一番话感动才低头,只有她知道低头是为了掩盖自己眼里的冷漠。

上一世她确确实实感觉到亲人的温暖,可后来齐老夫人的所作所为才让她明白,齐老夫人对她好只是因为她有利用价值。

“老夫人放心,我也会照顾好玉瑶的。”方姨娘满脸堆笑。

齐老夫人斜睨了她一眼,“你作为姨娘,玉瑶算你半个主子,照顾好她是你的本分。”

方姨娘笑容一滞,脸色难看:“老夫人说的是。”

马氏看够了方姨娘的笑话,她拿出当家主母的架势,冲着齐玉瑶说:“你祖母最近身子不大好,你有事也可与我说。你娘去了,二房没有个正经夫人,这些年来都是我在帮衬着,过段时日我就可以把二房的事务交给你了。”

面对马氏当面打脸,方姨娘和齐玉欣皆气极了,可二人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齐老夫人点了点头:“有事你就找你大伯母。”

又说了会话,齐老夫人面露倦色,众人识趣的告退。

出去之后,齐玉欣一把抓住齐玉瑶的胳膊,“姐姐刚来还没有好好逛过吧,府里有个小湖,风景甚好,我带姐姐去看看吧。”

齐玉瑶勾了勾嘴角,果然一切和上辈子一样。她欣然接受,和齐玉欣一道往湖泊那里去。

说是湖泊,实际上是个小水池,春寒料峭的时候,池水冰冷刺骨。

两人到了岸边,齐玉欣便指使丫鬟去拿鱼食要喂鱼。

齐玉欣的丫鬟都去了,青儿还守在齐玉瑶身边。

“你怎么不一起去?”齐玉欣问道。

上一世的齐玉瑶初来乍到,敬小慎微,怕惹得齐玉欣不快便立刻把青儿打发去了。

现在想来,取鱼食不过是借口,齐玉欣的目的是支开所有人。

齐玉瑶自嘲一下,上辈子是有多蠢没有识破齐玉欣的心思。她顺势将青儿支走了。

旁人一走,齐玉欣的心思活络了起来。

“姐姐快看那里有好多鱼。”齐玉欣指着水里。

齐玉瑶顺着她的手看过去,问道:“我怎么没看到?”

“姐姐再往前一些。”

齐玉瑶往前走了两步。齐玉欣在她背后笑得不怀好意,听说江南水乡长大的都熟识水性,她倒是要试一试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姐姐,是否也如此。

齐玉欣最恨别人因为她庶出的身份而轻视她,明明她的外貌和才情都是拔尖的!

好不容易方姨娘要扶正,她就要成为嫡小姐时,齐玉瑶抱着她娘的牌位回来了!

齐玉欣当然气不过,一定要给齐玉瑶一个教训,要是齐玉瑶消失在池水里,那就再好不过了。

她伸出双手,狠狠的往前一推,但前面的人突然蹲了下去,她措手不及,收不住力,踉跄着几步竟然冲到了池子里,池水瞬间将她淹没。

扑腾了几下,喝了好几口池水,齐玉欣觉得自己全身都冻住了,她用仅存的一丝力量喊道:“救……救命……我不会水……”

齐玉瑶居高临下的站在岸边,目光冷漠。上一辈子在水里扑腾的是她,还好她熟识水性,自个儿就爬了上来,好不狼狈。后来更是受了风寒,在床上躺了好几日。

而方姨娘和齐玉欣只用一句齐玉欣调皮贪玩把她打发了,她也因在齐家无权无势原谅了齐玉欣。

眼看着水花越来越弱,齐玉瑶才有了动作。要是让齐玉欣这么容易的死了,那可太便宜她了。

“来人,五妹妹落水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锦绣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