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散修开始 第五章 初试钓鱼

荻花洲,坐落于青柳墟北面三里处,是漓水大江的一处江心岛。此处是土质不甚肥沃的土地,但却茁壮生长有大片大片的荻花,故此在深秋荻花怒放时倒也算是上是一幕美景,每到这时都要被吸引来大批游人观看视频。可现下正逢初春,所有荻花都是见叶看不见花,狄花洲上自然而然也没多少人。这...

荻花洲,位于青柳墟北面三里处,是漓水大江的一处江心岛。此处是土质不甚肥沃,但却生长有大片大片的荻花,故而在秋天荻花盛开时倒也算得上是一幕美景,每到这时都会吸引来大批游人观看。可眼下时值早春,所有荻花都是见叶不见花,狄花洲上自然没有多少人。这日,吕仲摇着一艘将沉未沉的小舢板,来到了此处。小舢板虽烂,但也是他废了好一番口舌才借来的。舢板上还放着一个小陶罐,里面隐隐有水花声响动,是他特意准备的秘密武器。陶罐里装的都是活饵,是一种叫做龙须鳅的小泥鳅,因其吻须细长酷似传说中的龙须而得名。桃花鳜喜食龙须鳅,这点是吕仲用一张清洁符向江味阁的帮厨打听来的,他们每次剖开桃花鳜的肚子都能见到这种小泥鳅的残骸,可见它有多么爱吃。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摇着船到荻花洲头的一处暗礁上方。吕仲也不知道燕流的桃花鳜,到底是在荻花洲何处捉到的,但根据他前世多年的钓鱼经验,这里已是荻花洲附近最可能藏有桃花鳜的地方,毕竟鱼藏的地方都是有迹可循的。“想不到,我竟也活成了昔时最厌恶的样子!”吕仲没由来感慨一句,才将绑着麻绳的沉重锚石推入江中,从而让小舢板能够在激流中固定下来。腐朽的小舢板一阵吱呀声,船头被麻绳拉得微微下沉,湍急的江流冲刷着船身,各处木板已是在咯吱作响,整一副即将散架的样子。好在,它终究是支撑了下来。松了口气,吕仲取出了一卷鱼线,上面带一枚银晃晃的小钩子。小钩子上方还有一个线结,上面绑着一块小石头,用以临时充当铅坠。从陶罐中取出一条龙须鳅,以烂布包着它那滑不溜秋的身子,然后就将钩子钩在了泥鳅的身上,如此钓组便算作是完成了。接下来,是最重要的一步。深吸一口气,他将手中的鱼线一点点放出。在没有合适鱼竿的情况下,吕仲也只能选择手丝钓法。细微的坠底感传来,他知道鱼饵已经到底。接下来就是等待时刻,等着可能存在的桃花鳜主动咬饵。不知等了多久,吕仲被大太阳晒得有些口渴,便取下腰间系着的竹筒,一口口的喝起筒中的凉开水来。忽然,他缠着鱼线的左手一紧!剧烈的挣扎感,立刻顺着鱼线传来,将吕仲的手勒得生疼。“来了!”吕仲眼睛一亮,急忙将手中竹筒一抛,连忙开始收线。上钩的鱼儿并不大,但拉力却是大得吓人,他也不知道钓上来的是什么鱼,只是在那里拼命的拉,想要快些将鱼从水里拉出。万一要是让鱼钻进暗礁的石缝里,那一切可就白费工夫了。经过好一番搏斗,连手都被勒出血来,吕仲终于是将上钩的鱼拉出水面。“哗啦!”很可惜,是一抹银白色。吕仲心里满是失望,但还是将那尾三两斤的鱼拉上船来。这鱼的眼睛又大又圆,鱼颈明显往上翘,样子看起来颇为滑稽。尽管不是他想要捕获的目标鱼,鱼身也似乎没有灵气溢出,但用来果腹还是勉强可以的,就是不知道鱼肉腥不腥,肉里的小刺多不多。用草绳从鱼鳃穿进去系好,以免它奋力跳出船外。吕仲又取出一条龙须鳅,再次穿到鱼钩上。这次他学乖了,将那块烂布缠到了手上,免得再让手被勒伤。又是一番漫长等待,鱼线再次传来动静。可一拉,手感出奇轻松。拉上来一看,发现居然又是方才那种怪鱼。这条三两都不到,一看就知道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鱼,鬼知道它怎么敢吞下手指粗的龙须鳅,也不怕这样会将自己噎死。翻了个白眼,吕仲将它从鱼钩上取下,反手一抛扔进了水里。再一看陶罐里的龙须鳅,数量已是所剩不多,只剩下最后三条。嘴里嘟囔一阵,他又将鱼饵重新挂在勾上,跟前两次一样放入江水中。可这次,鱼饵才刚放下去没多久,鱼线立刻就传来一股巨力。哪怕是垫了一层烂布,吕仲此刻仍旧感到手被勒得生疼,指尖很快就成了紫黑色。即便如此,他也仍是没有放弃。“什么鱼,力道如此之大!”吕仲咬着牙狂拉,跟水中的大鱼拔河起来。一时间,势均力敌。胜负花落谁家,就看是吕仲先撑不住松手,还是底下的鱼耗尽力气无力抵抗。至于鱼线会断?鱼钩会变形?这两种情况都不会出现。鱼线是用“气死牛”编织而成,尽管这种杂草有着容易腐烂的缺点,但在新鲜时的拉力大到吓人,估计上百斤的大鱼来了也无法扯断。至于鱼钩,是吕仲用那柄精钢剑换的。别看它小小的不起眼,却是用法器的一丝边角料制成。钩身坚硬无比,韧性也十分不错。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大鱼在疯狂的挣扎过程中,会将一部分血肉撕开,从而摆脱鱼钩的控制,这是它唯一摆脱鱼钩的方式。不知过了多久,吕仲的衣衫都已经被汗水打湿。激烈无比的人鱼大战,最后还是以他获得胜利而告终。失去反抗能力的大鱼翻白浮出水面,居然是一尾没见过的鱼。吕仲登时傻眼,愣愣道:“这又是什么鱼,怎么比之前那两条还怪?”只见翻肚的大鱼长约五尺,浑身布满黢黑的细密鳞片,身上纹路看起来不像鱼,倒是跟那些长蛇比较类似,包括鱼头也是一样,看起来跟蛇头相差无几。他欲哭无泪,搞了大半天,居然就拉上来这样一条鱼。眼见着远处夕阳快要落下山头,修为低微的吕仲不敢在野外继续停留,在各种坊间传闻中,这可是邪修出来狩猎的时候。连忙将系在船头的草绳松开,让小舢板顺流而下朝着青柳墟漂去。白天那些邪修不敢靠近墟市附近,但有着夜色的掩护却就未必。他在此处捕鱼如此之久,说不定早已被某位邪修盯上。为保险起见,还是速溜为妙!一路紧赶慢赶,等吕仲划船回到青柳墟,已是华灯初上时。将小舢板停靠在岸边,他将那尾大鱼用布包起来,扛着朝江味阁走去。虽然江味阁未必会收,但碰一碰运气也是好的。万一,收了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生从散修开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