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散修开始 第三章 生活不易

天才天刚,吕仲就被外面的噪杂声闹醒。本来人流稀落的青石路,此刻满是轻重不一的脚步声。玻璃窗木板缝隙也可以很清楚看见,许多衣着简单朴素的散修或者提着背篓,或者推着载满货物的独轮小车经,俱是朝着青柳墟唯一的街道而去。在那里,他们的货物将更容易买进。“...

天才蒙蒙亮,吕仲就被外面的嘈杂声闹醒。原本人流稀疏的青石路,此刻满是轻重不一的脚步声。透过木板缝隙可以清楚看到,许多衣着朴素的散修或是背着背篓,或是推着满载货物的独轮小车经过,俱是朝着青柳墟唯一的街道而去。在那里,他们的货物将更容易卖出。“这集赶得还真早啊!”吕仲感叹一声。再无睡意的他揉了揉眼,起床穿上那件皱巴巴的麻布道袍,三两步就来到厨房,揭开了水缸上的盖子。望着水中映出的那张陌生脸庞,吕仲一时间竟认不出是自己,仔细看了一阵发现有些小帅,这才笑眯眯的舀起一瓢水,将自己拾掇得干净一些。拿着刚折来的青柳枝洗漱时,他还在回想关于墟市开市的信息。青柳墟市是每逢三、八开市的。每逢这个时候,方圆百里的散修和小修仙家族,还有许多大小商会都会云集至此,并带来各种原材料,或者是各类成品丹药法器来交易。除此之外,墟市还会召开一场小小的拍卖会。据说每到这时,都会有上好的法器拍卖,就是剑身上能着火的那种。但这拍卖会可不是吕仲能去的,毕竟一穷二白的他连入场费都给不起。将油纸包着的清洁符揣在贴身衣物的兜里,吕仲带着满心的好奇推开屋门。没忘了返身将门用铜锁锁好,他才朝着前面的大街走去。……墟市上,并非全是买卖灵材的地摊。街尾处卖鸡卖鸭卖鹅的都有,各类针头线脑的摊子也不少见。再继续往前走,则是各种售卖小吃零嘴的摊子,也有开腔唱戏的戏剧班子,甚至一些流莺也会出现在巷角的隐蔽处,露出半遮半掩的娇媚身子招揽客人。至于那些实力雄厚的店铺,知客也会低下往日高傲的头颅,罕见的站在门外招揽客人。每逢这时,都是青柳墟最热闹的时候。一路走来,吕仲惊讶于青柳墟的修士之多。光他所见就有近千人,远远超出了之前的预计。“可能是因为附近灵气还算充沛,所以聚居的修士有些多。”在吕仲原身的记忆中,修士逐灵气而居,灵气贫瘠的地方基本见不到他们的身影。树有树根才能生长,修士也要有灵根才能吸纳灵气修行。身具灵根者,在凡人中十分稀少,称得上是万中无一。近千名修士的背后,代表着千万名无法修炼的凡人。想到这里,吕仲不免感得有些庆幸。回想起自己售卖清洁符的目的,在不知道行情的情况下,他决定先问一下其他摊子的清洁符价格。“这符多少钱?”“三符钱一张,成打买有优惠。”摊主瞥了吕仲一眼,淡淡回道。吕仲找了个理由,哈哈一笑后又找了一个摊子问价。“这清洁符多少钱?”“五符钱!”摆摊的是一个华贵妇人,身上少见的穿着一件低阶法衣,见到吕仲光问不买,还像是被价格吓到的样子,不由尖酸刻薄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买不起就一边去,我这可是清阳门外传的秘符,用的也是上好符墨,不是那些垃圾符能比的!”旁边卖符的修士顿时不乐意了,斜着眼阴阳怪气道:“清阳门的清洁秘符,不也还是清洁符吗?怎么的,它还能增加修为不成?”“你!”华贵妇人没受过这样的气,立刻瞪眼跟那人理论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两人理论出了火气,最后竟连生意也不做了,吵了起来。始作俑者吕仲,则是早早开溜。随后他又问了几个摊子的清洁符价格,才走到一颗刚发新芽的柳树下进行总结。托着下巴,吕仲自语自语道:“除开那种所谓的秘符,看来清洁符的行价,只有三符钱。”符钱,是灵石之外的一个货币单位,两者的兑换比例通常是一比一百。而所谓的符钱,其实就是一阶的空白符纸。散修们大多穷困,相互间的交易额并不高,还用不到灵石做货币单位。以物易物又太麻烦,甚至催生了赚取差价的中间商。这时易于保存,价值也相对稳定的一阶符纸,便开始受到散修们的欢迎。慢慢的,符钱就成了货币的一种。三张清洁符,只能卖到九符钱。乍一看,制作清洁符除去空白符纸的成本后,利润足足有两倍!可实际上,这并未将制符所需的灵力算进去。制符是需要灵力的,而灵力又必须通过吸纳灵气来转化。至于灵气,是要在墟市租房子才有充沛的灵气可供吸纳,而荒野的灵气浓度只能说是贫瘠,无法满足制符。在炼气期修士是百漏之躯的情况下,光是保持修为不掉就要拼尽全力,根本没有多余的灵力以供制符。如今的吕仲不过炼气一层,灵力的总量恢复量都极少,满打满算也就能画符十五六次的样子。以他现在极低的制符成功率,制符谋生这条路尚且走不通。“我该如何是好?”吕仲是打算继续走制符师道路的,毕竟这条谋生之路起步相较容易,未来的成长上限也十分可观,加上自己又有那处灰雾空间相助,根本没放弃的理由。可如今的情况却是,他为了缴纳这个月的房租,以及获取继续制符的钱财,必须找到其他的生财之道。“唉,多想无益,还是将符卖了再说。”眼见就到日上三竿时,街道上的人流已是渐显稀疏,吕仲不趁着人多的时候把符卖出去,那就只能受着收购店铺伙计白眼,被人狠狠压价才能把符卖出了。刚好有人卖完东西收摊,吕仲一看位置还算不错,连忙跑过去用脚将位置占住。在两旁摊主诧异的目光中,他厚着脸皮将临时充当摊布的床单从怀里拿出,待到摊布铺得平坦之后,才将怀里温热的油纸包小心拿出。一层层揭开油纸,足足揭开六层油纸,才露出里面三张清洁符。偏生吕仲还是一脸小心紧张模样,像是生怕将符箓弄坏似的。他这一举动,看得旁边摆摊卖符草的小姑娘噗嗤一笑,发出一阵阵银铃似的笑声,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厚脸皮的人。拿着三张清洁符,居然就敢出来摆摊。附近的人也是笑了起来,不过更多的都是调侃。吕仲对众人的笑声毫不在乎,为了生存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自顾自地坐下等待顾客上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生从散修开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