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散修开始 第一章 处境艰难

外面疾如惊雷,暴雨瓢泼。油灯已发出很微弱的火光将房间点亮,给狭窄的房间带给光明与暖意,吕仲此时此刻盖在被子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望着房顶,一副生避无可避恋的表情。就在不久前,他还在很愉快地通宵熬夜修仙。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这个周末通宵玩游戏已是吕仲唯一的娱乐...

外面电闪雷鸣,暴雨倾盆。油灯发出微弱的火光将房间照亮,给狭小的房间带来光明与暖意,吕仲此刻盖着被子躺在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房顶,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就在不久前,他还在愉快地熬夜修仙。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周末通宵玩游戏已是吕仲唯一的娱乐消遣手段,相较于花钱不俗的各种户外活动,还是玩游戏分泌的多巴胺更为廉价。却不曾想,仅是眯个眼的工夫,他就来到了这里。“修仙,呵呵我真的来修仙了……”脑海中不断有零星记忆涌现,都是那个跟他同名同姓,年岁二八的身体原主人留下的,值得注意的是,这人是一位传说中的修仙者。是的,这个世界是能修仙的。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可这都跟他这个资质中下,五行缺金的四灵根路人修士无关。此界修仙需要灵根,一种树根之于大树的神奇玩意。灵根有属性,对应着金木水火土五行,每个人天生的灵根都是大致相等的,但根据灵根属性的多寡,却可以将资质分为五等。五灵根资质朽木不可雕,若不是出身于修仙大族或是仙宗名门,亦或者侥幸得到极其惊人的逆天机缘,那么穷尽一生之力也最多修炼到炼气三层。而吕仲的四灵根则是中下资质,在修真界中平平无奇好似大路货般的存在,有资源就能修炼到炼气九层。若是运气好的话,还有那么一丝的机会,能成为一名万人敬仰的筑基修士。再往上面的三灵根,则是属于中等资质。此类资质的修士数量也不算少,大致占了总修士人数一两成的样子,基本上是各大宗门家族的骨干力量,在一些小宗门小家族甚至会被当作小天才培养。他们如果机缘到位,说不定有资格一窥结丹大道。至于双灵根和变异灵根,则都是属于修炼天才的范畴,极其罕见。此类人物只要不中途夭折,少说也是个结丹老祖的前程,通常都被各家族宗门藏得严严实实的,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个个都是宝贝得紧。还有就是单灵根修士,也有另一个叫法是“天灵根”。这种资质的修士是上天的宠儿,真正的超级修炼天才,修行速度说是一日千里也不为过,一出世就会引来仙门大宗或是传世大族的争抢,次次都将修真界闹得天翻地覆。或许修真界瑰丽的风光,就是为此种资质的人特意而设。但正如前面所言,这一切都跟吕仲无关。毕竟他只是一个刚刚引气入体,修炼到炼气一层没多久的菜鸟新人。这样的人在修真界中,无疑是垫底的存在。“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吕仲一向随遇而安。尽管心中不抱任何希望,但他仍是开始回忆起相关记忆,想看看原身给自己留了什么。在记忆中,他所在的这间小屋是前身刚租来的,连一晚都没住就“便宜”了自己。小屋的布局是一室一厅外,加个胡乱搭建的小厨房,在年久失修的情况下,不少地方都有腐烂虫蛀,好在主体结构还算安全,不虞有屋毁人亡的危险。东翻翻,西捡捡,找到不少东西纸张泛黄的书卷一本。黄纸十来张。制符工具一套。百锻精钢长剑一把。凡米半缸。这就是原主留给他所有遗物。“真是穷鬼一个!”吕仲无奈吐槽道。也不知原身怎么想的,花光所有灵石积蓄,就为了租下这间又残又破的小破屋。租房的理由,是为了能有充足的灵气可吸收。可这真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心烦意燥难入眠,他干脆拿起那书卷看了起来。封页上笔力苍劲的写着《常见符箓制法》六个大字,署名作者是一个叫清河居士的人,在开篇处自我介绍称是一位制符大师。此书的开头部分,清河居士介绍了修真界关于符箓的等级划分,炼气期符箓是一阶,筑基期符箓是二阶,金丹期的符箓则是三阶,如此类推......而一阶符箓共又可细分为上中下三品,严谨对应着炼气期的初中后境界,通常需要修为达到了对应的小境界,才能够绘制那个等级的符箓。《常见符箓制法》一书中,总共记载了七种符箓的绘制方法,一阶下品的有三种分别是清洁符、烛光符和避箭符,一阶中品的同样也是三种,是避尘符、轻身符和驱邪符。最后则是一种一阶上品防御符箓金光符的制法,篇幅是全书最多也是说得最仔细的,清河居士还特意在上面标注了一句话。“金光符,乃是我等制符师安身立命之必备。”将全书一字不剩的全部看完后,吕仲知道了原身买这本制符书,以及成套制符工具的用意,显然是要走那制符师的路子,好为自己寻一个谋生的手段。毕竟修行不易,处处都是要花钱的。就好比他现在住的这间小屋,别看它虫蛀霉烂皆齐,但每个月的租金依旧需要一枚灵石。即便如此,也是原身打破头才抢到的。原身租房的目的,不仅抱着不想沦为荒野散修,还有另一重考虑,是想依靠吸收此处充沛的灵气,好叫自己的修为增长得快些。换而言之,房租相当于是灵气税。一想到租金,吕仲也是发愁。若是没能交足租金,是绝对要被赶出去的,沦为一个身无所依的孤魂野鬼。以荒野散修的平均寿命,他断定自己活不过三天。想到这里,吕仲心中暗暗叫苦,连忙回忆制符相关的记忆。记忆中有不少关于原身练习制符的,只可惜此人制符的天赋实在平平无奇,又没有得到制符名师的指点,除了买来的一本制符书外其他全凭自己摸索。将一刀百张的符纸消耗到只剩十来张,也未能成功绘制出最简单的清洁符一张。“换做是我,估计也差不了多少......”吕仲心里不由悲哀想道,合上了手中的书卷。可就在这时,他脑海忽然一阵刺痛,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感袭来。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竟是进到了一处灰雾弥漫的空间。“这是什么情况?”吕仲愕然四望,发现弥漫的灰雾中漂浮着不少玻璃镜片状的东西,下意识的轻轻拿手一触碰,立刻就有一道清晰记忆涌入脑海。这是一段关于前身的记忆,偶然间挖到一株灵草的他正在被人追杀,强烈的恐惧情绪顺着记忆传导过来,让查看这道记忆的吕仲身临其境。一切都是当时场景的回溯。无比还原,可以说是真实无比。从这道记忆中退出,吕仲发现自己的脑袋开始隐隐作痛。“每一块玻璃镜片都代表着一段记忆,触碰就能实现记忆的回溯,并且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是这里称之为神识的东西……”明白了这点,他再也不敢随意触碰灰雾中漂浮的记忆。“可以回溯自己之前的记忆,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吕仲蹲在地上画着小圈圈,苦思冥想着,心中忽然闪过一道灵光,重重一拍手。“对了,可以这样!”他记得原身买制符书的价钱并不低,原因是卖书的修士会指导清洁符的画法。此方世界的知识极为昂贵,想要凭白得到是不可能的,不付出一些代价,休想从别人嘴里得到一丁点真材实料。可以说,原身花的买书钱一半都是给在清洁符的画法指导上。而这道记忆应该还漂浮在灰雾中,他查看的话说不定能有所收获。若真是能够借此学会制符,那他就能获得一种谋生手段,以此获得立足之基。念头刚动,就有一道流星落在他的身前,正是关于清洁符指点的那段记忆。“嗬,还带自动搜索的!”吕仲毫不犹豫的直接点开,大量画面立刻出现在他的脑海。好似亲临喧闹的街市,甚至连车轮滚过的震动感都能传到脚底板,这时有一道苍老声音不急不慢地开口。“画符是一件细心活,可容不得有半分马虎大意......”“在开始画符之前,建议你先静心打坐,待到心境平复下来,再画符可事半功倍......”“我只教你一次,可要看好咯!清洁符是这样画的......”摆摊的花甲老头拈起符笔,在一罐符墨中蘸了蘸,他的灵力从手掌透过笔尖,均匀而稳定的输送到符纸上,手好似铁钳一般稳定,行云流水的就将一张清洁符绘好。“原来如此,想不到还有这么多关窍,这些都是制符书上没有提到的。”吕仲看得如痴如醉,对该如何绘制清洁符,一下有了不少理解。一次......两次,查看这道记忆的次数越多,他的收获也就越大。七八次反复查看这道教导画符的记忆之后,吕仲付出神识即将耗尽的代价,心中对于该如何绘制清洁符,总算是能做到纸上谈兵了。接下来,便是实战的时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长生从散修开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