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仙从一只鸡开始 第五章 稚考

田家大钟。仅有在大事或是急事的时候才能钟声。响一声警哨,可能会有外敌侵入。响两声族群大会,代表着族内长老会有什么事正式宣告。至于响三声。那是代表着五年曾一度的族内稚考,恰恰就。稚考。是族内为了删选人才,逐步建立出来的考核系统。共笔试和测试。笔试是做...

田家大钟。只有在大事或者急事的时候才会敲响。响一声示警,可能有外敌入侵。响两声族群大会,代表着族内长老会有事宣告。至于响三声。那就是代表着三年一度的族内稚考,正是开始。稚考。是族内为了筛选人才,建立起来的考核系统。共有笔试和测试。笔试就是做题,而测试的话。从田狗贼和田娃儿的只言片语当中,估摸着应该就是一种测试。但具体是测啥的,卢山也没办法问。食完早餐。田娃儿一家子就整装出发了。出发前,眼看着田狗贼似乎没打算带着自己。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卢山哪能妥协,一个劲的叽叽喳喳。终于,在田娃儿委屈吧啦的目光中,狗贼妥协了。就这样,卢山开开心心的坐在田娃儿衣领子里面,露出一颗鸡头,开始观察院子外面的情况。院子外,左边和前面都是墙壁,但右边却是一条通往外面的小路。不远处还有类似城墙一样的墙壁。而他们前进的方向就是往城墙那个方向走的。看来,田娃儿他们家是住在城外?但从旁边一排排建筑物的结构来看,又有点不太像。难道整个田家的构造是部分在城内,部分在城外?就在卢山还在猜测的时候。前方靠着城墙位置的一处大院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家非常富态的四口人。两个大胖子和两个小胖子。“孩子她爹…”田妈首先看到了那四个胖子,认出了对方是谁后,赶忙小声的呼唤道:“田主簿一家出来了!”田老爹闻声,先是眉头一皱,然后不太情愿带着一家子人,向那四个胖子位置靠了过去。“田主簿,早…”“哟,这不是田中旗,田账房嘛…”带头的大胖子,闻声抬起头,见到来人后,有些倨傲道:“最近店里生意如何?”“账目上,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吧?”“没有,没有。”田中旗摇了摇头,发出沉闷的声音。“没有就好,不错不错。”“田账房的办事能力还是让人放心的。”大胖子田主簿皮笑肉不笑的夸赞着。忽然,旁边那个女胖子插进他们的对话,直言道:“咱们第七分支的粮食生意做的是全家族最大的。”“每天账目上都会进出好几十两。”“小田啊,账一定不能错喔!”说完,她还伸手在田老爹肩膀上拍了拍,看似叮嘱,实则那轻蔑的意味,卢山这只鸡都听出来了。啧啧啧…卢山回过头,看了眼毫无反抗,低头无言的狗贼田中旗,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三十来岁的人了,面对一个看起来比他还要小不少的人,低头哈腰。关键还是在自己的女儿面前。这不就是当代社畜吗?呸呸呸!这狗贼还需要人可怜?想到自己差点被**,卢山心中的怒火久久不能平复。这会,带头的大胖子把那倨傲的眼神漂在了田妈的身上。那带针孔一样眼睛,看得田妈浑身不自在。不自觉的伸出手,在田老爹的袖角上拉了拉。田老爹也明白了自己媳妇的意思,赶紧开口道:“田主簿,您先请…我这还要回去一趟。”说完,他指着田娃儿,带着歉意解释道:“娃儿的书笔少带一根,要回去拿一下…”“我有多余的!可以给你们一根!”两个小胖子当中的高胖子意外的插话进来,随后伸手,指着田娃儿的胸口,道:“但我要那只鸡!”“把鸡给我,我就给你们一支笔!”鸡你个二大爷!卢山忍不住就开口怼了出来!叽叽喳喳的。大人说话,小孩子不插嘴,这是田娃儿小时候就被教育的话。可那是相对于大人们讲大人们的事情。现在牵扯到自己了,田娃儿很直接了当的开口拒绝道:“不行!它是我的宠物!”眼看田娃儿拒绝,那高胖子倨傲的脸色瞬间一变,哭唧唧的看着自己老娘。“娘!我要!我就要!”“好好好!要要要!”说着,女胖子便把视线投向田娃儿,刚要开口,哪想,田娃儿直接后退两步,然后扭头跑了。干得漂亮!卢山打心底的赞美一句。看到女儿跑开了,田妈赶紧低头说声抱歉,也向着女儿离开的方向,追过去了。却不想,留在原地的几个人,脸色有多么的难看。特别是刚刚还一脸倨傲的田主簿夫妻俩。面对地位低下的旁系子弟,从来都是他们说一不二的,何曾想今天被一个八岁女娃反驳过?当下就甩下脸色,面无表情道:“田账房,我忽然觉得,粮店管事的职位,你可能不太适合…”闻言,本来面色就有些尴尬的田中旗,这下子直接面色发苦了起来。“哼!”冷哼一声,田主簿扭头就走,而他身旁的夫人在安抚着自己儿子的同时,也瞪了瞪田中旗。然后,拉着两个儿子,离开了。原地,田中旗看着逐渐远去的四个胖子,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轻轻的叹了口气,扭头向女儿跑开的方向走去。二十分钟后,家族考堂的门口。田妈还在教训田娃儿不懂礼数,忽然,田中旗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的视线中。田娃儿赶紧招手:“阿爹!这里!这里!”听到女儿的声音,田中旗回过头,立刻笑容满面的靠了过来。“怎么样?”田妈有些忧心的问道:“田主簿后来有没有说什么?”“没事没事!就这点小事,人家主簿怎么可能跟我们计较。”田中旗一脸不在意,然后上前一把抱住自己女儿,开口道:“娃儿,今天考试有信心吗?”“有!!”田娃儿信心十足。有你个鬼!卢山被两人夹在胸口上,一口气卡在胸口,差点没被夹死。好一会,等这父女俩拥抱结束,松开后,他才好好的深吸一口气。埋怨的白了这一家三口,随后再次把视线放在四周。此时周围的人已经来了不少,似乎都是过来看热闹的。其中拖家带口的看起来并不多,大概也就二三十户的样子。在这二三十户的家庭里面,孩子有大有小,数量有一个也有两个。甚至卢山还在不远处,看到了刚刚那胖球一家,正和好几个其他家庭的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从对方时不时瞥来的目光来看,八成不是好话。这就是田中旗狗贼嘴巴里的不计较吗?卢山不屑一笑。这时,前方的考堂的大门忽然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通体黑色劲衣的中年男子。见状,在场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停止了言语,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中年男子身上。而那中年男子,面对着数百道目光的直视,脸上表情毫无变化,只是轻轻的张开嘴。陡然间。一道深沉的声音,就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包括鸡崽卢山。“西山田家,第四十九届稚考,现在开始。”“下面,请所有考生有序进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修仙从一只鸡开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