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早点打发掉走她,王显兵又及时补充了句:“食堂新盖出来,了有不少人探听招工消息了,名额尤其很难得,错过了这一次,很难有待遇这么好的岗位了。”人人都明白食堂油水最十分丰富,最起码一日三餐管饱还不缺肉!不时员工还能再打包些富余的食材和吃食。林瑾也爬准时起床,房门人人都知道食堂油水最丰富,起码一日三餐管饱还不缺肉!时不时员工还能打包些富余的食材和吃食。。...

为了早点打发走她,王显兵又补充了句:“食堂新盖起来,已经有不少人打探招工消息了,名额特别难得,错过这次,很难有待遇这么好的岗位了。”

人人都知道食堂油水最丰富,起码一日三餐管饱还不缺肉!时不时员工还能打包些富余的食材和吃食。

林瑾也爬起床,推开门劝了句:“这年头,要是谁的亲戚在食堂里上班,说对象都能高一个档次,更何况朱同志自个儿在食堂里工作!”

这夫妻俩真是拿出送佛的架势来了。

朱芸撇撇嘴,“行吧,工作和户口这事算过了。”

王显兵和林瑾对视一眼,都暗暗松口气,不免都对王老太太有怨言,好好的日子不过,给家里弄来这么个玩意。

生怕朱芸反悔似的,王显兵带着人直奔食堂办公室报上名,拿着单位开具的介绍信,又到户籍科落户口。

“这就可以了吗?”朱芸看着工作人员在一个表格上誊写了信息,啪啪盖了几个章,不放心地问了句。

原文中王家老太太就是拿捏着原主的户口,将人给带回老家,又嫁给瘸腿眼瞎老鳏夫的。

她不怕这个,但户口自己独立出来,能免去很多麻烦!

“当然了,待会我就将户口申调函给邮寄到你户口所在地,等那边把你户口邮过来,这边落户才算完成。到时候我们会通过喇叭跟你说的。”工作人员头也不抬地回道。

出了门,王显兵又马不停蹄地带着她从厂西门出去,到了天河公社。

天河公社的社办原本不在这里,但是因为机械厂的创办,拉动了整个公社的经济和发展,是以社办直接对着机械厂西门重建了一排红砖二层楼。

社办还贼精明地特别向上级,申请了供销社、国营饭店、邮局等一套综合服务系统,要与厂内的兄弟单位一起瓜分大几万的职工和家属!

王显兵穿着灰绿色工装,这在厂里是技术人员,别人见到了要敬称为某工的。

每天捧着搪瓷缸转悠的副社长眼睛一亮,蹬蹬迎上来,呵呵笑着:“同志来办事呐?”

王显兵笑笑,指指朱芸表明了来意。

这副社长很热心,将搪瓷缸往干事手里一塞,就带着他们去社办二层小楼后面溜达了。

绕过小楼,后面是一大片规整的青灰色砖瓦四合院。应该是大家伙一起拿主意盖的,不管用料、大小、布局都相差不大。

不少人家已经或租或卖出去了,有的房子外面还贴着双喜。

厂里职工很多,但是家属楼就那么几十栋,虽然建厂才三年,这片的四合院刚盖好一年,但九成已经入住了。

这是京都郊外,可以后经济快速发展,市中心一次又一次往外圈地,这地方迟早要归入四环的。

年代文正值大热,一向在现言和古言频道奔波的朱芸,也不免被同事拉着科普各种发家致富的法子。囤四合院稳赚不赔!

朱芸看中了距离厂区最远的那套院子,因为旁边没有人家,所以院子比其他的要大一半,除了正房三间,多了两个耳房,东西厢房各两间,还有三间倒座,院子里有一口井,院子里有枣树、苹果树、桃树,还有个葡萄藤!

副社长又是将房子一顿夸。

王显兵点点头,约来了房主,私下里说了用临时工换房子的事情。

两方掰扯了半晌,将临时工提升至正式工,才算完美解决此事。

在国营饭店吃过饭,他们又马不停蹄地将程序走下来。

房产证当场就出来了,王显兵也不歇着,让朱芸在屋子里打扫,然后他回家骑着自行车,一趟就将她不多的行李给送过来。

“你把这个协议给签了,回头等家里的钱汇过来,咱们算是真正掰扯清楚了。”王显兵将纸和笔往桌子上一放。

那脸红脖子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一口气都不歇就迫不及待送瘟神的样子,让人没眼看!

朱芸挑挑眉拿着纸,慢条斯理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应该是林瑾写得,字只能称作秀气,上面将她的三个要求写上,又罗列了一张半的不能。

总的来说,两家人是陌生人,往后不能有丝毫牵扯。哪怕她以后生活和工作中遇到困难,也只能去找领导,而不是王显兵。

她在王显兵快要忍受不住跳脚时,嗤笑一声,目光定在两千三百的数据上,很爽快地签上名字。

然后在她蹙着眉头瞧着自己歪歪扭扭的签名不满意时,王显兵连忙抽出信纸,扔下五百块钱,丢下一句剩下的钱回头送,就一溜烟推着车子跑了。

朱芸呵呵一声,太天真了不是?

物质上的帐勉强平了,不是还有长达七年的精神摧残嘛?

她这个人小心眼儿,哪怕是原主承受的,谁让她有了记忆,也特别地感同身受,不连本带息讨回来,自己没脸在时空管理局混呐!

前房主是个会来事的人,已经将房屋打扫得差不多,屋子里简单的家具也没拉走。

朱芸瞧瞧原主的行李,一套单薄的被褥,几件衣服,还有一个特别唬人的硕大饼干盒和一罐麦乳精,其实里面空荡荡地,只剩下一个底。

都到这时候了,林瑾还在做着表面功夫,她撇撇嘴。

想着自己身上还有虱子和跳蚤,朱芸受不住,拿着钱就出门造。

理了头发,在置办家里的东西时,她才发现是自己草率了,有钱无票办不了事呐!

好在她有个食堂的工作,就厚着脸皮由副社长牵线,赊着票用高价买了衣服、调料、零食、米面、锅碗盆炉等等。

朱芸将自己洗刷干净,换上新衣服,头上抹了去虱子的药,用烂了好几个洞的旧毛巾裹住。

她刚出了屋,要去厨房整点吃的。

隔壁一个嫂子听到开门的动静,隔着一米五的围墙,踮着脚笑着递过来一个盘子:“小朱同志,你还没开伙的吧?我们家里烙了点油饼,你拿去尝尝。”

淡黄色焦脆的饼,散发着勾人的油香味。

朱芸惊奇了下,笑着接过来,“谢谢嫂子,我叫朱芸,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小朱同志太生疏,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喊我芸妹子吧?”

“哎好,我男人是谭志鸣,我叫林红雪,大家都喊我谭嫂子。”谭嫂子指指院子里的人。

朱芸有一米六五,不费劲就能看到院子里的景象。

谭志鸣长得黑壮,看着憨厚老实,咧着嘴冲她笑着点点头:“朱芸妹子,有空家里来玩,你嫂子也才来不久。”

她笑着应声。

另一侧背对着她坐了个寸头男子,光是瞧那端正的坐姿、工装下宽肩窄腰的身型,以及无形中释放清冷的气场,朱芸就敢断定这绝对是个颜值爆表的小鲜肉!

感受到她灼热的目光,男子回头看来,果然他面容白皙,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眸子狭长蕴藏着锐利,削薄轻抿的唇瓣透着与生俱来的矜贵和凉薄。

然而他对她视若空气,面无表情地又扭过头去……

朱芸深吸口气,自己对美人向来宽容大度,扯着笑跟谭嫂子说:“嫂子,我吃完洗好盘子再给您送来。”

“不急不急,”谭嫂子摆摆手,“今天家里有客人,回头嫂子再请你来家里吃饭!”

没有任何污染土地长出来的小麦,味道清香有劲,她完全不需要就着咸菜,就将一盘子的油饼给吞下肚。

冲了一杯麦乳精,朱芸满足地喟叹口气,美食才是她完成任务的原动力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年代文作精女配她不作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