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爷的女儿回去了的消息,长翅膀一样传开了林家后院。掌家的林大夫人袁氏,先就明白了。她衣着雍容华贵,正坐于桌后看账,此刻细细地的眉毛一皱“回去了?这怎么可能会?”昨天,她才打发掉手下的袁老嬷嬷回老家,是去接二房的嫡女林之秀、庶子林枫和黄大太太返京的掌家的林大夫人袁氏,首先就知道了。。...

二老爷的女儿回来了的消息,长翅膀一样传遍了林家后院。

掌家的林大夫人袁氏,首先就知道了。

她衣着华贵,正端坐桌后看账,此刻细细的眉毛一皱“回来了?这怎么可能?”

前天,她才打发手下的袁嬷嬷回老家,就是去接二房的嫡女林之秀、庶子林枫以及黄姨娘回京的。

“夫人,确实回来了,直接到了前院,老太爷都出去见了。”大丫头金环说。

袁氏眼睛眨眨“谁接她们回来的?难不成是她们自己?”

“哎哟我的夫人喂!听说,有一大溜马车,好几十担夫,可不得了哟!东西正往前头正院里搬呢!”小袁嬷嬷大惊小怪的嚷嚷道。

袁氏更是吃惊“走的前门?这......她那些......我去瞧瞧。。”

她一下子站起来,绕过桌子,匆匆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停下“东西搬进前院了?”

金环说“是啊,夫人。咱们......可去不到前头啊。。”

前院是林家男人们呆的地方,无重要事,妇人们到不了前头去。

袁氏又转身回来坐下“嗯,也是......不急。先看看。”

金环看看她脸色说“现在还不知道老太太那儿怎么说呢!?”

袁氏嘲讽的一笑“怎么说?!呵,能有什么好话?!”她在老太太手下,从一个新媳妇熬到如今掌家夫人,可不是件容易事儿。

小袁嬷嬷说“夫人,老太太腻歪的人都没了,这毕竟是自己亲孙子孙女儿.....兴许......”

袁氏冷笑一声“呵呵!哪有那么容易?那口气出了便也罢了。气没出,人却没了。她心里的火,指不定向着谁去呢!她那人......哼!只许她,不许别人!”她低声说道。

金环明白自己夫人的想法,说“夫人,上次大老爷回去,给二老爷办丧事,说是二老爷的财产,都捐出去做什么了。二太太的嫁妆,走的时候,也只带了些细软。枫三爷和三姑娘手里,没什么了吧?”

袁氏轻哼了一声“那是你们大老爷心肠太软,太容易被人蒙骗!”想起这个,她就一肚子气。当初的事,八成是那个叫黄婉的姨娘操作的,黄家门儿出来的,能是什么好鸟?

跟那黄奉仙一样!

要不是丈夫带着瘦马回来,她闹得太厉害,以致温吞顺和的丈夫都急了眼。。。

她当时就得再派人去查去办!

“夫人,三姑娘这一回来,住哪儿啊?”小袁嬷嬷问。

袁氏说“哎哟!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原本,是打算等老太爷过完寿,就着手收拾梧桐院的。目前,只梧桐院和林江晚原来住的朝云居空着。三丫头......哼,无非就是梧桐院了呗。林枫嘛,就让他住在林樘旁边的跨院就好了。黄姨娘......呵,看老太太的意思吧!人家~~还是娘家侄女呢......”

她阴阳怪气的说,幸亏没弄得自己屋里来。吃不下,吐不出的恶心!

黄婉......呵,老二口子都死了,她的使命也就完成了。老太太怎么可能还疼她?疼她就不会让她去做妾!老二要不是为了带安氏走,才不会进她门儿呢!

跟着去了,又有什么好日子过?

还当她不知道呢!

不过,这事儿,自己可不能做主!深了浅了都不是,只等老太太发话就好。

小袁嬷嬷说“梧桐院,一个姑娘,尽够住了。只是......夫人,那个院子多少年没住人,也没打扫维修过。上回开门看,家具旧得不像话,荒草把路都挡着了。还不知道屋子漏不漏雨呢......今天就住进去,恐怕不行吧?”

袁氏冷笑一声“那又怎么?她还想住哪儿?朝云居?那不是做梦嘛!”她修得极细的眉毛一挑,很有几分刻薄。

外头有丫头来叫“大夫人,老太太那里有请!”

大夫人低声说“看,来了吧......哼!”也没收拾,直接带着人出了门。

————————后面正屋,林老太太得着信儿,也是反应了一会才明白“她?!她怎么回来了?”

一时有急有气有烦,还有些意外。

林老太太出自黄家,和林家家世相当。

她年青时长得不错,与老太爷也算是人才相当。

进了林家门儿,自个儿争气,一口气生了三儿一女,并在三十九岁时,又生下第四个儿子。

而且,她所生的孩子,连男带女,个个好看。

按说也算是天生赢家了。

只是她,性子有些左性。在闺中之时,跟自己母亲和姐妹,关系都不好。

进了林家门儿,顺理成章的跟婆婆和妯娌不和。

跟婆婆的矛盾多种,其中最大的一个,是婆婆把二儿子林煦要过去抚养了。

其实这件事本身没什么,当时她身边儿都有大儿子林即和大女儿林江晚了,要管丈夫的事,要忙府里的事,还要交际应酬,每天都累得很。

婆婆帮着带二儿子,她还乐得轻松一些呢......

这一带就六年多,到了年龄,开蒙上学。结果,婆婆带的老二林煦,比她自己带的林即,和后来生的老三林辉,读书要强得多。

公公高兴,婆婆得意,丈夫也常夸奖......

于是,就有人说怪话儿了,大概的意思是,她婆婆比她,更会带孩子。

这让她非常没面子!

公公婆婆那儿,她不敢闹。但看着林煦,就百般不顺眼了。

哦,跟婆婆还有一个矛盾,就是婆婆把身边的大丫头给了丈夫,生下老四林韵。结果林韵一读书启蒙,看那样子,居然也比自己带大的林即和林辉强。

那真是忍无可忍!

林煦和林韵,成了她打击的对象。

林韵是庶出,姨娘生下他就死了,咋死的是个迷......林韵吃了苦也没办法。

而老二林煦则不同,让婆婆养得,非常骄傲。稍微有点委屈,就不忍。然后婆婆就知道了,对她没鼻子没脸的。

她真是差点气死。

最后,真的都是赤裸裸的仇恨了。

后来,长大了,林煦功课好,人出息,让她在京城贵妇中有面子,慢慢的她的不满也少了些。可偏这个时候,林煦看中一个女子,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呢,就要娶。

她肯定不同意!

林煦也不理她,直接找了公公,公公亲自拍了板,给定了亲。又给她恨坏了......

那女人......就是安氏,进了门儿,很快怀了孕。

不过是让她立了立规矩......回房时赶上下雨,天上打雷......

谁能想到,那么个大人了,居然怕打雷?!!

疯了一样的带着丫头狂跑,摔了好几个跟头,回去就见了红。

还记得林煦红着眼盯着自己......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

我可是他娘!这个孽障!

当时,她都有心弄死安氏那个贱人!

后来,林煦一声不吭,在外谋了职,要带她离了府到外头上任。

那时,婆婆已经不在了,她还怕谁?

你想带着走就带着走?

当时家里打得热窑似的。

丈夫发火都解不开,那一次,真是差点出人命。

最后,各让一步。

她同意他带着老婆走。

而他同意带走她娘家侄女黄婉当姨娘......而且,得在京城圆了房才能走!

自此,她就没再见过安氏那个儿媳妇。

不过,呵呵......后来,林家利用帮安氏争娘家产业的机会,狠狠的坑了她一道!

林家才有现在的日子过!

这一下,老太太满意多了,但这也没能完全消气!!

此刻,她脸色阴沉的想着这些往事。

她天生命硬!一辈子顺心!谁跟她有纠葛,最后倒霉的肯定是对方!

而且是倒大霉!

只有二儿子一门,是她少有的短板,就连他的死......都死得不顺她心意。

紧接着二儿媳妇也死了!呵呵,她面儿上没表现,得着信儿后,可是在自己屋里,好好喝了两杯的。

大儿子去办丧事,没能把孙子孙女带回来,她也并没当回事。

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现在,孙子孙女,都到了结亲的年龄,拖不得了。

前些日子,她刚让大儿媳妇派人接她们回来。

没想到,没等接,居然自己回来了!

真跟林煦两口子一样,好本事呢!

老太太眼角带着冷意。

————————而府里的调云阁,三太太黄氏也听说了这个消息。

她坐在那里,眼帘低垂,静默着。手掩在宽大的袖子里,紧紧的攥着帕子,轻轻颤抖。

心中的愤恨,比老太太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氏是老太太娘家人。长相跟黄老太太有些像,白净脸儿,窄脑门,浓密的棕色头发,两条好看的棕色眉毛,一双好看的茶色眼睛。个子不算高,但身段苗条,仪态非常好。

黄家与林家几十年相交,相互守望,走得挺近。

她兄弟小时,与林家几个兄弟一起上学,十分要好。几个走的近的人家儿,差不多有十多个男孩子,在各家里轮流转着玩,吃喝上学都在一起,连衣服都爱穿一样的......

自从她看到林煦,小小的一颗芳心,就拴在他身上了。

要说,林家大哥林即比老二林煦,形容更俊美些。而且林即明显的好脾气,穿戴讲究,还是皇子的陪读。后来这个皇子还成了太子,这一路,对他很是照顾。所以林即接触的东西,都是寻常人家儿够不着的,眼界高的没话说。

而且又是嫡长子,在林家的地位超然。

再者,林即对谁都一幅笑眯眯的样子,没有任何坏心肠。尤其对家中姐妹,无论好看与否,都有着无限的耐心。不管谁想要的小物件,他总会寻了来。

当时家里和亲戚家的众多姐妹,都对他芳心暗许。

最后他定了亲,不知道多少人哭湿了枕头。

只有她,看上的是林家老二林煦。

林煦,在林家子弟里身量最高,白净的皮肤,修眉星目,长得很好。只是,他太过傲气,总板着张小脸儿。不爱说话,说话就噎人。对人对事,都是一幅“你们怎么这么蠢”的不耐烦,成天一幅拽拽的模样。

但他最聪明,学业最好。

她......就喜欢他!就愿意招惹他。哪怕被他冷落,被他凶,被他噎得跟不上话,都笑嘻嘻的不急不恼。

看着他嫌弃又有些无奈的样子,她就乐不可支。

由于小心的维系,到后来,林煦对谁都爱搭不理的臭脸,对她,都软和了三分。

那个时候,她别提多得意了。

她想着,他长得好,我也不错。他有学问,我也有才学。

两家家世财产相当,关系近。

这不就是门当户对,情投意合的姻缘么?

她心心念念的等着。

丫头甚至都探听来消息,说她娘,都在盘算此事了。

她那时,是怀着怎样急切的心情,在等待呀......

可也就在此时,她母亲的娘家,打外地来了个亲戚......

一个远房表姨带着女儿进京。

她母亲......很喜欢那个长得......娇里娇气!整个一个绣花枕头的表妹,非留着住了几天......

再也没想到......

现在只要一回忆起那个场景,仍旧又气又恨,刺骨之痛让她浑身直哆嗦。

林煦......又随着兄弟来到黄家做客,看到了那个贱人!

一眼定终身,谁都拦不住......

二话没说,回家就让祖母前去求亲。

故去林老太太和林老太爷对这个孙子百依百顺,但林煦的亲娘,她的堂姑母林太太,却不同意,跟婆婆打擂台。

结果,林煦威胁祖父,说要是不给他定这门亲,他就不去考进士了。

已故的林老太爷正为自己有个这么小年纪的举人孙子而得意非凡呢!连下期能中状元的牛都吹出去了。一听他不考了,吓得半死!二话不说,派媒人去提亲。

那时候,自己还是个闺中女儿,等消息传到她这里......

林安两家,亲事都定亲了。

她好几天都反应不过来,不吃不喝不睡,哭得视线模糊。

但她能做什么?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好姻缘没了。

被安宝珠那个贱人抢了!还不能跟任何人说......

后来......她仍执拗的进了林家,嫁给了林家老三林辉......

她知道,这一生,是好不了的了。

但他们,也没多好!!

她抬起眼睛,恨恨的盯着窗外。

他死了......她也早就安排了人,顺势弄死了安贱人......

他们俩都死了。

她这口恶气,总算是出来了。

本想就此罢休......没想到,安氏啊,你的女儿回来了。

这算不算是买一送一?

那就让你瞧瞧......我是怎么毁了她的!

到头来,你会不会后悔,当初跟我抢人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后美强惨女主她疯批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