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楚千漓的名声很烂,但,她的脸肯定是全皇城最美艳动人的不存在。特别现在的,她衣衫不整,衣领微敞。那一身大红嫁衣,更是将她露出的一小截脖子,印衬得欺霜胜雪。那晶莹剔透的肌肤,只几眼,就给男人看得销魂噬骨的!面对自己如此美色,哪个男人扛得住?关上门门后尤其现在,她衣衫不整,衣领微敞。。...

虽然楚千漓的名声很烂,但,她的脸绝对是全皇城最美艳的存在。

尤其现在,她衣衫不整,衣领微敞。

那一身大红嫁衣,更是将她露出来的一小截脖子,映衬得欺霜胜雪。

那晶莹剔透的肌肤,只一眼,就让男人看得销魂蚀骨的!

面对如此美色,哪个男人扛得住?

关上门之后,两名黑衣人没有半点迟疑,立即朝楚千漓扑过去。

千漓眯起眼眸,被绑在木桩上的手瞬间收紧。

绝境面前,脑袋瓜在飞速运转:

“若此时有一把短刀在手……”

没想到,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闪现,一把短刀就落入了自己的手里。

来不及思索短刀从何而来,楚千漓眉心轻蹙,手腕一转。

呲的一声,绑住她手腕的绳索被轻易切断。

刀光一闪,扑过来的其中一个黑衣人捂着脖子,直挺挺倒下,死不瞑目!

另一名黑衣人彻底被惊到了。

倒吸一口凉气后,黑衣人一掌朝楚千漓劈去。

不料楚千漓脚步一错,一个旋身,抬腿。

砰的一声,竟轻易将黑衣人踹倒在地上。

黑衣人还来不及从地上爬起来,脖子上忽然一阵刺痛,楚千漓手中短刀已压着了他的大动脉。

“王、王妃饶命!”黑衣人吓得浑身一僵。

国公府七小姐,谁不知道她从小娇生惯养,就是个废物草包?

她的身手,怎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

“谁派你来杀我?说!”楚千漓手一压,黑衣人脖子上顿时现出一道血痕。

“王妃饶命!是……是王爷,是王爷命我们……啊!啊……”

黑衣人捂着脸倒在地上,耳朵……耳朵竟然被楚千漓一刀削了下来。

这玄王妃,好狠……

楚千漓一脚踩在他的身上,冷哼:“若是风夜玄派你来,何须如此鬼祟?”

他们甚至想要羞辱她!

风夜玄再不济,也不可能命人羞辱自己的妻子。

这两人,当她还是以前那个蠢钝如猪的七小姐?

“我再问你一次,是谁派你来杀我?说不说?”

她抬起手,刀子压在黑衣人另一只耳朵上。

黑衣人吓得魂都飞了。

以前那个草包七小姐去哪里了?

眼前这女人,冷静凶残,下手狠辣!简直是魔鬼!

“我……我说,我说……唔——”

谁知黑衣人正要招供的时候,竟忽然脸色发青,身体猛烈抽搐了起来。

他死了,毒发身亡!

楚千漓眸色微沉,将黑衣人的尸体一脚踹开,扔下短刀,从柴房出去。

这王府,有人想要让她死!

风瑾睿只是个无辜的棋子。

一招不成,再来一招!

可惜,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无能到任人宰割的七小姐。

她楚千漓,狼域风云榜第一人,岂是如此轻易被欺负的?

背后这个人,她必须要揪出来!

而现在,翠儿死了,风瑾睿便成了最关键的证人。

借着夜色,楚千漓来到风瑾睿寝房的屋顶。

风瑾睿如今病情稍微稳定,为了不影响他休息,房中只有大夫一人在治疗。

楚千漓掀开房顶一片瓦砾,看到大夫施针的手势,立即皱起了眉。

庸医!如此施针,人是活了,功力却也要被他彻底毁掉!

她一跃而下,从身后将大夫打晕。

借着大夫的银针,换了一种手法。

手起针落,十几枚银针瞬间落在风瑾睿的穴道上。

“若是有一粒救心丹,心脉会好得更快。”

神奇的是,刚这么一想,她手里竟然真的出现了一粒救心丹。

楚千漓拿起救心丹闻了闻,果然没差,立即捏开风瑾睿的嘴,喂了下去。

“……妖女。”风瑾睿缓缓醒来,看到她,顿时一脸恨意。

“我救了你,你还叫我妖女?”

楚千漓冷冷哼了哼,“若不是需要你来证明我的清白,你以为我会来这里?”

风瑾睿瞪着她,满眼怒火,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浑身经脉,很痛!

可他知道,刚才,确实是这妖女救了自己!

楚千漓斜睨着他:“我没有给你下药,你见我之前,到底见过什么人?”

“我……”

风瑾睿的话还没说完,门外此时,却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很快,房门被推开,一群人快速闯入。

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冲了过来:“贱人,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又要害我睿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