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凝婠,干脆进来,或是被送走。”战寒爵又在浴室里催着。叶凝婠一一咬牙,推门而入。但是进来的那一刻她但是闭上眼睛,省得看见很容易长针眼的怪东西。“啊。”突如其来的热水朝她喷回来,叶凝婠尖叫声一声,严禁已将眼睛睁开眼睛。还好,没看见长针眼的怪东西,他腰叶凝婠一咬牙,推门而入。。...

“叶凝婠,要么进来,或者被送走。”战寒爵又在浴室里催促。

叶凝婠一咬牙,推门而入。

不过进去的那一刻她还是闭上眼睛,免得看到容易长针眼的怪东西。

“啊。”

突如其来的热水朝她喷过来,叶凝婠尖叫一声,不得已将眼睛睁开。

还好,没看到长针眼的怪东西,他腰间已经围了一条浴巾,露着结实的八块腹肌,遮住了重要部位。

不过手里却拿着花洒,而且花洒还在不停地喷水,正对着她。

叶凝婠赶紧躲开,连忙问:“你怎么了?花洒怎么了?”

“花洒坏了,你过来帮我把花洒的开关关上。我看不到,找不到位置。”战寒爵拿着花洒,脸色略微有些阴沉。

或许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战寒爵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叶凝婠赶紧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绕了一下走过去,帮他把花洒上的开关关上。

开关一关,花洒就不再喷水了。

战寒爵松了口气,又伸手去扶旁边的墙壁。

不过刚好叶凝婠站在一旁,他一手按在叶凝婠脸上。一抓,脸上贴着的仿生人皮翘起角。

“别挡着我。”战寒爵语气冰冷。

叶凝婠让开地方,还不知道自己脸上的变化,看他走出浴室也跟着出去。

战寒爵从容地去衣柜里拿出睡衣,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叶凝婠说:“怎么,还要看我换衣服?”

“当然不是。”叶凝婠立刻转过身。

“既然如此,”战寒爵下令,“还不赶紧去浴室洗澡,一会过来给我暖床。”

叶凝婠:“……”

居然让她给他暖床?

当他自己是皇帝吗?

可惜,大清早就亡了。

她也懒得跟这种喜怒无常的人计较,先去洗澡再说,一会他若是真的敢对她怎么样,那也就别怪她不客气。

这样一想,叶凝婠也就从容地走进浴室,结果一照浴室的镜子才发现她脸上的仿生人皮翘起来了。

她赶紧用手按了按,不由得蹙眉暗想,什么时候翘起来的?

对,刚才战寒爵朝她脸上抓了一把,当时她没有在意,难不成就是那一下?

如果是的话,刚才花洒坏的事,也有可能是假的,是他故意趁机试探她。

越想越可疑,叶凝婠干脆将脸上的仿生人皮揭掉。

她倒是要看看,对方到底是真瞎还是骗人。

洗完澡,叶凝婠就这样走出去。

此刻的她两边的脸颊一样的光滑白皙,眉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脸上还带着刚刚沐浴过后的水雾,如出水芙蓉一般令人沉醉。

她径直地走到战寒爵面前,紧盯着他的眼睛,想分辨他眼眸中的变化。

不过可惜,战寒爵的眼眸深沉如潭,根本看不出任何变化。

“我以前在乡下学过医术,我给你把把脉,说不定能有办法治好你的眼睛。”叶凝婠开口,作势要往他手上搭脉。

不过却被战寒爵迅速躲开,低沉着声音说:“既然你会医术,还是先想办法把自己的脸治好,免得让我们战家蒙羞。”

“我的脸不是很好?”叶凝婠故意问。

战寒爵伸手就去摸她的脸,叶凝婠立刻躲开。

“既然是好的,为什么不敢让我摸。”战寒爵低沉反问。

叶凝婠咬唇,手底下摸出一根银针。突然靠近战寒爵,似乎作势要亲吻他。

战寒爵感受到热气袭来,微微蹙眉,不由得往后倾斜,低声呵斥:“你靠过来做什么?”

“洞房花烛夜,当然是尽战太太该尽的责任。”叶凝婠声音妩媚。

战寒爵冷着脸道:“不用,滚开。”

“这可不行,战老太太知道了一定会生气。”

叶凝婠欺身上前,伸出手去摸他的脸。

不过,趁他惊慌失措之际,趁机一针扎在他的风池穴,看着他两眼一闭倒在床上微微勾唇。

“你不让我把脉我偏把,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眼瞎是真是假。”

叶凝婠冷哼一声,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悔婚后,她成了帝国大佬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