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凝绾耳根轻轻泛红,澄亮的眼眸微带尬尴。战太太的职责是帮他脱衣服?她来做战太太,又也不是做女佣。“怎么,你想被送回家去?”战寒爵冷冷问。叶凝绾立马走过去的,手脚手脚麻利地帮他解开我衬衣的第二颗扣子。战寒爵个子很高,左右一米八五以上。而叶凝绾则是很标准中战太太的职责就是帮他脱衣服?。...

叶凝绾耳根微微泛红,澄亮的眼眸略带尴尬。

战太太的职责就是帮他脱衣服?

她来做战太太,又不是做女佣。

“怎么,你想被送回去?”战寒爵冷冷问。

叶凝绾立刻走过去,手脚麻利地帮他解开衬衣的第二颗扣子。

战寒爵个子很高,大约一米八五以上。而叶凝绾则是很标准的女性身高,也就一米六八。

所以给他解扣子还是有些困难的,必须微微踮脚。

“脸上为什么带着面纱?”战寒爵看着她问。

叶凝婠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不过刚晃一下,就被战寒爵一把抓住。

叶凝婠心一慌,脚下不稳,立刻往前倾斜,投怀送抱地倒在他怀里。

女子独有的幽香气息传入战寒爵的鼻中,这股香味很奇特,而且还有些熟悉。

战寒爵蹙眉,不过还没等他闻够,叶凝婠就立刻挣扎着从他怀里起身。

“对不起。”

她的手还被他握在手中,她低声询问:“能不能先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战寒爵蹙眉。

叶凝婠也蹙眉,他一个瞎子怎么知道她带着面纱?又怎么知道她的手在他眼前晃动?

“你……看得见?”

“不要以为我眼睛看不到,就什么都不知道。”战寒爵靠近她,附在她耳边声音低沉地警告。

叶凝婠咬唇,他这个人还真是精明!

不过想想也是。

如果他没有超出普通人的卓越能力,又怎么凭一己之力,短时间内打造战家的商业帝国。

“同一个问题,我不想重复第三次。”

战寒爵的语气里已经略带不悦。

叶凝婠马上回答说:“我的脸因为车祸受伤,怕吓到别人。”

“正好,我眼盲看不见,在我这里就不必戴面纱了。”战寒爵松开她。

叶凝婠连忙揉了揉自己纤弱的手腕。

他的手劲可真大,抓了这么一会,手腕都被他抓红了,隐隐作痛。

“可是家里还有别人,我怕吓到他们。”叶凝婠十分懂事地说。

战寒爵冷冷道:“你是战太太,谁敢嫌弃你?”

叶凝婠在心里嗤之以鼻,我看你就是自己眼瞎怕别人嫌弃,才让我挡在你前面给你当挡箭牌。

不过她也没有跟他争执,低低地“嗯”了一声,轻轻地将面纱摘掉。

叶凝婠的双目极美,美目盼兮令人沉醉。

精巧的小鼻子挺直俏丽,完好的半张脸肌肤如雪,泛着莹润的光泽。唇不点而红,如清晨带着雨露的玫瑰花瓣,让人看了只想一亲芳泽。

这原本应该是一张极美的脸,只看半张脸,她美的令人窒息。

可惜,她的另外半张脸上却布满了狰狞的伤疤。

这些疤痕像是有很多年了,蜿蜒着布满了她的半张脸。就算另外半张脸再美,也无法消除对她这半张脸的恐惧厌恶。

她摘下面纱后,特意抬头看了看战寒爵,将整张脸印在他的瞳孔中。

不过战寒爵没有丝毫反应,眼眸波澜不惊。

叶凝婠只好继续给他脱衣服。

衬衣脱掉后,就开始脱裤子。

脱掉外裤,就只剩下内裤,叶凝婠尴尬了。

虽说她又不是没见过男人的身体,但是这样鲜活的……

“去浴室放水。”战寒爵冷声命令。

叶凝婠松了口气,连忙起身去浴室,把水放好后,又出来准备扶着他进去。

不过战寒爵不用她扶,自己就走进去了。

步伐坚定毫无迟疑,让叶凝婠都不禁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眼盲?

就算一个人眼盲多年,对周遭的事物十分熟悉,可是娴熟到他这种地步也是很困难的。

不行,她必须要找个机会试探试探他。

“叶凝婠,进来。”

浴室里突然又传来战寒爵的声音。

叶凝婠一颤,眉头轻蹙。

这时候叫她进去干什么?

她进战家只是想查当年父母车祸的真相,可不想真的做他媳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悔婚后,她成了帝国大佬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