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萱大张旗鼓、热热闹闹地从叶家正门嫁人。而叶凝婠则是被叶家,悄咪咪的从后门送上战家的婚车。战寒爵几次婚娶不顺利,战家怕闹得动静太大,再度引得祸端。因为,婚礼被取消,只接人过去的。叶家自然而然是也没意见,他们全力以赴准备好叶萱的婚礼,原本也没什么都也没给而叶凝婠则是被叶家,悄咪咪的从后门送上战家的婚车。。...

叶萱大张旗鼓、热热闹闹地从叶家正门出嫁。

而叶凝婠则是被叶家,悄咪咪的从后门送上战家的婚车。

战寒爵几次娶亲不顺,战家怕闹得动静太大,再次引来祸端。所以,婚礼取消,只接人过去。

叶家自然是没有意见,他们全力以赴准备叶萱的婚礼,本来也没什么都没有给叶凝婠准备,战家不办婚礼正合他们心意。

战家管家这会正跟主子低声禀报:“少爷,少奶奶接来了,不过,叶家给的人不对。”

“不对?”男人薄唇轻启,声音冷冽。

吴管家低头解释:“原本说好的是叶家二小姐,现在送来的是叶家三小姐。叶家解释当初并未指名道姓,叶二小姐已经嫁入林家,只能把叶三小姐送过来。”

“叶恒辉好大的胆子。”男人厉声冷斥。

他并不在乎嫁进来的人是谁,但是他却厌恶别人欺骗他。

吴管家吓得一颤,战战兢兢问:“少奶奶……怎么处置?”

男人站起来,身姿高大挺拔,一张脸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天生带着贵气,哪怕深邃的眼眸里黯淡无光,但也一点都不影响他睥睨天下的强大气势。

“退回去,准备收购叶氏集团的计划。”

敢欺骗他?他会让叶家知道欺骗他的下场。

“是。”吴管家点头。

“慢着。”

战老太太拄着拐杖走进来,给吴管家使了个眼色,让他退下。

“奶奶,您怎么来了?”战寒爵问。

战老太太说:“今天是你新媳妇进门的日子,我怎么能不来?我都听说了,也立刻找人给算过八字,你们命格般配,是多子多福的姻缘。新娘子不能退回去,既然错了,那就将错就错。”

“奶奶……”

“爵儿,你该为战家留个后了。”战老太太语气不容拒绝。

战寒爵垂着眼眸,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桌子上扣了扣,发出“嗒嗒嗒”的声响。

既没说同意,但是也没有拒绝。

战老太太知道他这是答应把叶凝婠留下,心满意足地离开。

叶凝婠在大厅里等候。

不过她知道,战家一定会留下她。

虽然时间紧迫,但她还是为留下做了一点小准备。

战老太太从多年前信佛,颇有些迷信,近些年还喜欢算八字。所以,她昨日连夜让人买通战老太太常用的算命先生,确保她今日被战家留下。

果然,没多久吴管家回来:“少爷请少奶奶过去。”[1]

叶凝婠点头,款步姗姗地跟他走进后院。

后院幽静阴沉,就连路灯都是昏昏惨惨,散发着昏暗地光亮。

穿过一条走廊,前方一扇拱门,像一张怪物的大嘴。仿佛一进去,就会被吞噬,万劫不复。

“少爷,少奶奶来了。”吴管家推开一扇暗红色的木门。

木门发出沉重地声响,似乎颇有些年头。

叶凝婠走进去,就看见男人伫立在床边,听到声音转过身。

不过很快冲吴管家挥手,让其离开。

吴管家转身出去,离开时还贴心地为他们将木门关上。

叶凝婠已经做好他又丑又老又眼盲的心理准备。

可是,当她看清楚战寒爵的模样,却惊呆了!

这男人是谁?

丰神俊朗、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只是站在那里,浑身上下散发着凌然的贵气。

“战寒爵?”

不怪她会惊讶,战寒爵是商业奇才,但是却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这十几年,他一直都很神秘。

可是结合十三年前车祸、大火和眼盲,又接二连三的丧妻,众人自然而然认为他是面目可憎、凶神恶煞的样子。

不然,怎么对得起“活阎王”这个称号?

“十三年前被送回乡下,昨日才被接回叶家的叶小姐。”战寒爵不动声色地说出她的来历。

叶凝婠秋水般的眸子闪了闪,对方这么快就将她的身世来历查的这么清楚。

“知道我为什么明知你是替代品,”战寒爵声音低沉,“甚至相貌丑陋、失去清白,却依旧将你留下?”

“不知。”叶凝婠默默回答。

“我双眼失明,并不在乎你的相貌如何。”战寒爵薄唇勾出一个冰冷的弧度,“叶家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你可以留在战家,但你需要尽好你战太太的职责。”

“战太太的职责?”叶凝婠眼眸微抬。

怪不得看他双眼无神,居然真是个瞎子。

这就好办多了,以后她做起事情就更加方便。

“过来,帮我脱衣服。”战寒爵命令。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悔婚后,她成了帝国大佬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