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宇是在大学通知书寄送到家的前晚上送到家的,送到家后就直接给牧心吟打了个电话。牧心吟望着这个深深地记在脑海里的号码真想把手机丢回去,这个狗男人在国外始终也没跟她取得联系是想等着自己取得联系他吧,只可惜人算倒不如天算她也没取得联系他因为该到心急的时候了。季宇望着手牧心吟看着这个深深记在脑海里的号码真想把手机丢出去,这个狗男人在国外一直没有跟她联系是想等着自己联系他吧,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她没有联系他所以该到着急的时候了。。...

季宇是在大学通知书寄到家的前一天到家的,到家之后就直接给牧心吟打了个电话。

牧心吟看着这个深深记在脑海里的号码真想把手机丢出去,这个狗男人在国外一直没有跟她联系是想等着自己联系他吧,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她没有联系他所以该到着急的时候了。

季宇看着手中的手机皱起了眉头,牧心吟那个女人怎么没有接电话,他看向眼前的几个人:“最近她是怎么回事?”

欧清玥噼里啪啦像竹筒子倒豆一样:“你看见没有看见没有,她现在居然都对我们这个样子了,前几天还拿着账单去我家叫我还钱,让我爸给我好一顿打。”

说完还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完全不提牧心吟是为什么去她家。封屹一听连忙走过来拉住她上看下看很是焦急:“伤到哪里没有?”

欧清玥摸摸手臂:“没有!”

封屹看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心吟怎么回事,大家好歹也是朋友,就因为你出国那天清玥没帮她说话吗?”

“她怎么还是这么的嚣张跋扈,还把脾气发到我们身上来了!”

季宇捏紧了手中的手机:“明天就是通知书到的时候,她今天不接电话,明天不接电话,除非她在家躲一辈子,否则我迟早能找到她。”

牧心吟冷笑着看着手上的手机,不要着急,所有的一切明天才正式开始呢。

第二天录取通知书陆续的送到了各家,有人欢喜有人忧,牧禹琛拿到手上的时候看着这个白色的信封拆都不想拆,只是朝着楼上大喊了一声:“牧心吟,下来拿你的快递!”

牧心吟答应了一声啪嗒啪嗒的穿着拖鞋跑下来,拿起随手丢在桌面上的信封撕拉开。

牧妈妈跟牧禹琛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偷偷的看她手里的信件,只见她从白色的信封里抽出来一个烫金的,看上去厚厚的手册。

牧妈妈偷偷问牧禹琛:“现在这样学校的通知书都做的这么精致了?”

牧禹琛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牧心吟看着蓝色封面上录取通知书几个大字颤抖着打开了它,顺着书页的翻开一个立体的缩小版大学校门出现在她眼前。

牧禹琛察觉出了不对劲冲过来一把将通知书从她的手上抽出来,看着上面印着的校徽震惊的看了牧心吟一眼递给牧妈妈:“妈,妈,她可能是”

怎么形容,脑子突然转过弯来了,牧妈妈看儿子突然这么激动也是半信半疑的接过来,这拿到手里一看嘴巴动了动没说出来话,只是眼神激动的看着牧心吟。

牧心吟现在那个心情才叫好,她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妈妈,哥哥你们在家好好欣赏吧!我现在要出个门,晚上回来吃饭哦!”

牧禹琛喊住她:“你干什么去?”

牧心吟望着落地窗外的大好的太阳吐出一口浊气:“当然是去打脸呀。”这样好的时候怎么能错过呢。

学校官网的更新速度很快,录取通知也已经一个个的出现在了上面,把办公室的电话接都接不过来,王老师自从进来这个办公室脸上的笑就没停下来过。

相比较之下季宇他们几个人的脸色就不是很好看了,她们几个人收到通知以后本来还在想怎么去学校前能联系上牧心吟。

没想到欧清玥直接就在群里发了一张学校官网上公布的学校录取名单,在第一列赫然挂着牧心吟的名字。

季宇一会坐一会站最后指了一下苏娜:“苏娜,你给心吟打个电话,让她出来!”

苏娜犹豫了一会:“啊,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把她约出来!”

欧清玥瞪了她一眼:“有什么约不出来的,她这突然之间是怎么回事,就算以后不跟我们在一起玩了是不是也要有个交代什么的。”

“不跟你们在一起玩就不跟你们在一起玩,需要给你什么交代?”随着熟悉的声音传来,季宇他们几个就看见大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天蓝色长裙,披着一头长卷发,带着墨镜踩着高跟鞋的女人走到了他们面前。

苏娜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结巴了一下:“心,心吟!”

牧心吟取下墨镜拎在手里看着他们微微一笑:“好久不见啊各位!”

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风姿绰约的牧心吟:“心,心吟,你!”

牧心吟手拿着墨镜敲打着手心“怎么,不认识我?不是说有事情想找我吗?我来了,说吧!”

季宇回过神来努力的板起脸不赞成的看着她:“心吟,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还有你的录取通知是什么回事?这些天你一直没有跟我们联系,还故意去清玥家里诬陷她是干什么?”

牧心吟咬着墨镜边看着他:“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她站在那里看着这一桌子的人,欧清玥自从她出现就用恶狠狠的目光看着她,苏娜则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封屹和封圻也是一副面色不虞的样子。

牧心吟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这就是她所谓交了几年的朋友,真是可笑至极。

她叹了一口气:“第一,我喜欢穿成这个样子,并且以后都会这么穿。第二,我的成绩足以上A大,我为什么不去?第三,欧清玥这件事情我不解释,没什么好解释的!”

本来她还想做做委屈先把季宇哄好,但是想想凭什么呀,再说了她还要去撩那个闷骚的司谨言呢,要是被看见了还误会怎么办。

要报仇以后多的是机会和办法,为什么要委屈自己。

欧清玥被她这番话惊到了,她瘪着嘴委委屈屈的拉着封屹的袖子看着他,封屹拍拍她的手示意她别着急:“心吟,我们不是想怪你,别的事情先不说。”

“我们大家也算是朋友,清玥平常对你也不错,你为什么就突然去她家做那些事情?”

牧心吟冷哼了一声:“做什么事情,她敢说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本来我想给她留点颜面,但是既然你们非要知道,等你们听清楚了以后可千万要坐稳一点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娇软美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