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算间接地的跟欧清玥撕开了脸,想当年她们是惟一明白欧清玥在家里过的好的人,作为朋友她将欧清玥父亲的公司详细介绍给哥哥。虽然牧禹琛万般不不情愿虽然但是甩乐点底下的公司跟他合作,但是她竟然不明白感恩一切就罢了,竟然还敢害她,那就如此那就谁都别想不好过。她虽然牧禹琛百般不情愿但是还是甩乐点底下的公司跟他合作,可是她居然不知道感恩就罢了,居然还敢害她,既然如此那就谁都别想好过。。...

这也算是间接的跟欧清玥撕破了脸,想当初她们是唯一知道欧清玥在家过的不好的人,作为朋友她将欧清玥父亲的公司介绍给哥哥。

虽然牧禹琛百般不情愿但是还是甩乐点底下的公司跟他合作,可是她居然不知道感恩就罢了,居然还敢害她,既然如此那就谁都别想好过。

她踩着高跟鞋走在阳光普照的街道上,做了一件高兴的事情总算是叫她沉重的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还记得出门的时候牧禹琛看她的那个奇怪的眼神,想一想很想笑又很想哭,若若这个小名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叫过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她还跟周婶说将衣帽间里那些廉价的白裙子都丢掉的时候,牧禹琛还以为她又在玩什么奇怪的把戏。

她站在一家婚纱店的门口叹了一口气,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小若若,这已经是我第二次见你的时候你在叹气了!”

牧心吟朝旁边看过去,只见她旁边的马路上停着一辆车,面对着她的车窗摇下来,司谨言靠着椅背歪着头看着她。

牧心吟看了看街面看了看他:“谨言哥哥,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司谨言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句:“路过啊,好巧啊!”

在前面充当司机的纪淮翻了一个白眼,什么路过,明明就是已经跟了她很久了,这次在看见这个小姑娘她已经不像上次那样狼狈了。

素净的一张脸上洗干净了透露着稚嫩和青春,他默默的啊了一声想起来了,他在他们总裁的手机和办公桌上看见过这个小姑娘的照片。

想不出来一向狠戾的司大总裁居然还有这么怂的时候,连自己喜欢的小姑娘都不敢追。

滴滴滴,她设置的时间闹钟响了起来,她看着司谨言微微一笑:“正好,谨言哥哥送我回家吧!”

司谨言看着她蹦蹦跳跳的打开车门手一紧将她揽进怀里:“小若若,你是不是忘记你以前看见我是什么样子的了!”

牧心吟从他的怀里坐起来关上门撩了一下头发:“不记得了!”

司谨言看着他的小动作低低沉沉的笑出声,舌头抵了抵后槽牙,这可是你自己撞上来的第二次了。

要是叫牧心吟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她肯定会说就是我自己撞上来的,所以你可要抓好了呀。

看着司谨言送牧心吟回来,牧禹琛怎么看怎么觉得惊悚,他看着司谨言盯着牧心吟的背影一眨不眨的样子朝他晃晃手:“你魔怔了,看什么呢!你怎么遇见她的?”

司谨言很想不理他,但是想想牧心吟:“偶遇,正好送她回来。”

他上下看了牧禹琛一眼:“你是哥哥吧,不要欺负她!”说完扭头就走了。

留下牧禹琛一个人站在原地一头雾水,什么,欺负谁,谁欺负她?

他郁闷的门都没有敲就冲进了牧心吟的房间,正好看见牧心吟的电脑开着,上面的页面好像是高考成绩查询表。

而牧心吟这个时候正站在窗边不知道是接谁的电话,虽然语气听上去很平静,但是牧禹琛就是能从里面听出来冷意。

他想了一下按照桌面上的卡片输入了她的准考证号,随着页面的刷新,高考分数出现在他眼前。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数字,总算是明白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她现在这么胡闹却一直没有被赶出去的原因了吧。

牧心吟挂上电话看着牧禹琛正看着她的电脑发呆,凑过去一看分数“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

牧禹琛被叫的耳边一震条件反射的捂住耳朵,牧心吟睁大了眼睛举起双手抱住了他:“哥哥,我考上了,我考上了!”

牧禹琛看着她的分数五味杂陈,这个分数什么好的大学考不上,为什么要跟着那几个人去个三流大学呢。

他扒拉下她挂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你看看你自己的分数,想想你报的那个学校值不值得!”

牧心吟转学校和专业的事情还没有告诉他,也没准备告诉他,她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不后悔,我特别特别的感谢老师相信了我,尊重了我的决定。”

牧禹琛失望的看了她一眼:“希望你不要后悔!”

欧清玥被打了一顿现在窝在房间里,看着电脑画面上的分数报告哈哈的笑出了声,兰特高中的办事效率真是快啊。

就这一会的功夫所有人的高考成绩大家就都知道了,想到牧心吟报考的学校她总算是心里有了点安慰。

牧心吟坐在桌前看着自己的分数线哼着歌,想象着通知书来的那天学校的发布栏,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们几个人看见她的志愿的时候那副脸色了。

就在她想着笑出声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苏娜:“喂,苏娜!”

苏娜在那边沉默了一下:“心吟,分数出来了,按照我们几个人的猜测,我们的学校是完全可以上的。只是,只是你”

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牧心吟知道她是以什么意思,但凡她在成绩出来前打这个电话她心里都会好受一点,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她还接她的电话也不过是以为上一世她没有跟着他们算计过她,但是也只能到这里了,她知道一切却从来不告诉她,现在想来其实跟那些人一样可恶。

“苏娜,就到这里吧,你打来这个电话说这些话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呢!”

苏娜感觉到了她的疏远:“心吟,你什么意思,当时我们说的时候你也是同意了这件事情的!”

牧心吟打断她:“可是你明明就知道以我的成绩来说,其实是可以上一所一流的大学的不是吗?”

苏娜沉默了半晌挂断了电话,是了,她都知道的,但是却自私的默认了这一切,明明知道对她多么的不公平却从未开过口。

牧心吟看着手上的手机自嘲的笑了一下,最后看了一眼电脑上的分数毫不犹豫的将手机里他们所有人的电话删除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娇软美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