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她默默的走下楼的样子牧禹琛不仅也没会觉得简单轻松,反倒心里更很沉重了。牧妈妈拍了一下牧禹琛的肩膀:“这,她昨天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宁静?”牧禹琛皱着眉头下楼跟牧妈妈交待:“妈你就在楼下切记上去,我去看一看怎么回事?”牧心吟回房间关上门门靠在门上听了一会牧妈妈拍了一下牧禹琛的肩膀:“这,她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

看着她默默走上楼的样子牧禹琛不但没有觉得轻松,反而心里更沉重了。

牧妈妈拍了一下牧禹琛的肩膀:“这,她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安静?”

牧禹琛皱着眉头上楼跟牧妈妈交代:“妈你就在楼下不要上来,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牧心吟回到房间关上门靠在门上听了一会,然后快速的找出自己的电脑,想了想觉得不安全最后还是在最底下的床头柜里找出一个带锁的笔记本。

她摊开笔记本将上一世发生的重要的事情和日期记下来,以免自己会忘记,不过要说道最近的一件事情,应该就会是在自己的志愿书回来的那天。

她专心致志的拿着笔将每件事情认真的写下来,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她将笔记本一压:“进来!”

牧禹琛推开门走进了看才看到她的脸上有哭过的痕迹,还有不知道什么原因干燥到已经起皮的嘴唇,有点疑惑她在那个叫季宇的男人面前不是时时刻刻都会保持完美才对。

怎么会云允许自己变成这个样子,还有她捂在身下的那个笔记本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以为又是记录了很多她跟季宇之间的过往瞄了一眼便不在看了。

牧心吟看他的目光在这本笔记本上打了一个转,心下一紧张:“哥哥你在看什么?你找我有什么事?”

牧禹琛双手抱胸的看着她:“我警告你,我不管你想干什么,我也不关心,但是你最好不要在到爸妈他们面前哭哭啼啼的威胁他们要绝食之类的。”

“不然,不用爸动手,我就整死他!”

牧心吟有点迷茫的看着他,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她突然想起,就在季宇出国的前两天他好像在她面前哭诉了一下。

变着法的告诉她父亲把在外的私生子接了回来准备跟他比比谁更适合继承公司,结果她听说了以后回来就缠着爸非要他跟季宇合作,不然就要绝食。

想起这件事情确实是自己做的牧心吟沉默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牧禹琛半信半疑的看了她一眼:“把衣服换了,脏死了!”

牧心吟低着头抿着嘴乖乖点头:“恩,知道了!”

牧禹琛眉头皱的更紧了:“你不要打什么别的鬼主意我告诉你,我绝对不可能答应!”

说完哐的关上了门,牧心吟现在哪还有什么别的鬼主意,她就是还不知道怎么面对牧禹琛,上一世就是因为自己以死相逼非要他出国帮季宇的忙。

结果在回来的那天机场发生了暴乱,他永远的留在了异国他乡,连遗体都被人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而自己那个时候在干什么呢,在哭着伤心的时候被季宇花言巧语的一哄居然还埋怨他没有将事情办好。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是该死,想到这里她握着笔的手都要把笔掰断了。

她收好笔记本将它压在抽屉的最下面,拿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停振动的手机,看着上面的名字直接把电话关了机。

她站在淋浴下将自己淋了一个通透,丢掉身上素净的衣服走进衣帽间。

“该死的!”欧清玥狠狠的跺了一下脚:“这个牧心吟怎么回事,刚才是不接电话,现在居然直接关机了!”

封圻和封屹站在街角:“你们怎么回事,刚才在卫生间的时候是不是跟她说什么了,看季宇刚才走的时候那个脸色!”

苏娜:“我们什么也没说,不是因为她又哭又笑的我们都不会进去!”

欧清玥冷哼了一下:“她最好这一个暑假都不要接电话,不然我肯定要好好教训她!”

封圻不赞成的看着她:“不接电话就不接电话,说不定是有什么事情呢!”

牧心吟确实有事情,她待在家里好几天都没有出门,将所以她送给欧清玥的礼物和借出去的钱一笔笔的算清楚。

在高考成绩下来的那一天来到了她们家,此时欧清玥正咬着牙在家里打扫卫生,她的继母和弟弟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嗑着瓜子。

她的继母将瓜子壳全部丢在低下:“你打扫快点行不行,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牧心吟坐车到的时候正好碰见欧清玥的父亲回来,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她走上前乖巧的喊了一声:“叔叔你好,我是清玥的好朋友,是来找她有点事情。”

欧时看着她的打扮非常高兴的带着她回了家,打开门正好看见欧清玥跪在地上拿着抹布在擦地。

看见牧心吟出现在家门口欧清玥赶紧站起来将手里的抹布丢到一边:“心,心吟你怎么来了!”

牧心吟微微一笑将手里的账单拿出来晃了晃:“清玥,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

欧清玥还以为她是来道歉的仰着头:“就在这说,没关系!”

牧心吟看着她的样子,她此时一定不知道这样子的自己看上去狼狈极了,他一点点将手里的账单抽出来:“这可是你叫我说的,千万别后悔哦!”

欧清玥看着她手里的东西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牧心吟将手里的账单全部放在门口的沙发上:“这是所有我送你的贵重礼物,其中包括你找我要的,我自己送的,还有你口头上说借我的钱。”

她装作苦恼的样子:“送你的礼物就算了,借的钱怎么办,最近我妈妈正在查的账单呢,我说是借给朋友了,她在找我要借条呢!”

听见她的话欧清玥脸色一变就想过来抢这些账单,可惜还没等到她拿到手站在门口的杜月就抢先拿了过去翻了起来,看着上面一笔笔的大额开支杜月气的丢到欧时的身上:“好啊,你的女儿交了有钱的朋友整天在外面吃香的喝辣的,买个东西一点不手软,我说怎么有段时间总是带新的首饰回来。”

“问她还骗我说是假的,怎么你借这些钱是想叫你爸爸给你还吗?”

欧时看着散落在地上账单上的数字怒气冲天一巴掌挥到欧清玥的脸上,打的她趴在了沙发上。

牧心吟当然知道没有借条是没办法叫她还钱的,但是那可不代表她没有办法。

她看着欧清玥:“清玥,我希望你能想办法把钱还给我,虽然没有借条,但是我想你还是认的对吧,不然我不保证会发生点什么你不愿意的事情。”

欧清玥捂着脸看着她:“明明就是你说了送给我的,你现在居然敢?”

欧时大吼了她一声:“闭嘴,你这个败家玩意!”

牧心吟握着手:“看来今日欧叔叔有家事需要处理,我就先走了,下次再见!”

说完不等他们的回应就出了欧家的门,身后的门缓缓的关上,隐约能听见传出来的打骂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娇软美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