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心吟坐在司谨言的车上望着窗外的景色百感交集,虽然司谨言在这里她要不然哭出的话当然会问怎么一回事的,因为肯定要忍住。司谨言坐在一侧翘着腿手撑着头眼睛都不眨的望着他,纪淮从后视镜勉强能看见了他的样子,默默的疯狂吐槽他的老板此刻的样子很像是个痴汉。牧心吟司谨言坐在一侧翘着腿手撑着头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纪淮从后视镜勉强能看见他的样子,默默吐槽他的老板此刻的样子很像是个痴汉。。...

牧心吟坐在司谨言的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百感交集,但是司谨言在这里她要是哭出来的话肯定会问怎么回事的,所以一定要忍住。

司谨言坐在一侧翘着腿手撑着头眼睛都不眨的看着他,纪淮从后视镜勉强能看见他的样子,默默吐槽他的老板此刻的样子很像是个痴汉。

牧心吟身上白色的衣裙挨着司谨言的西装,黑白撞色连在一起就像他们天生就该这样一样。

司谨言猛地靠过去两只手撑在玻璃上,头挨在牧心吟的耳边:“小若若,你还没告诉我你要去哪!”

牧心吟被耳边的声音烫到了,转过身对着纪淮说了句:“麻烦你纪秘书,送我去兰特高中!”

司谨言眉毛一挑:“你是怎么知道他姓纪的?”

糟糕,她一紧张忘记了她现在应该是不认识纪淮的:“我,我是听苏姨说的!”

司谨言半信半疑的看着她:“是吗?”

牧心吟敛下心神手忙脚乱的将他推开:“谨言哥哥你离我远一点,不要靠的这么近!”

司谨言顺势往后一靠:“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丑死了,去学校干什么?”

牧心吟低着头:“去改志愿!”

司谨言眉毛一跳:“改志愿,怎么,不跟着你的小伙伴们一起去哪所三流的大学了!”

牧心吟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谨言哥哥,你怎么知道我报的哪所学校!”

司谨言脸色一变:“哼,还不是听我妈说的!”

说话的功夫学校已经到了,王老师正站在学校门口等她,她打开车门对着司谨言说:“等我一下,很快就回来了。”说完就像一只小蝴蝶一样跑向那个老师。

看着她身上的衣服司谨言烦躁的捏了一下眉心,小妮子话一说就跑了,就像吃准了他会乖乖等着一样。

纪淮看着他这个样子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老板,我们走.....吗?”

司谨言一眼瞪过去:“走什么走,没听见她说等一会吗!”

牧心吟跑到她的班主任王老师的面前:“王老师,对不起等这么久,我刚刚才从机场赶过来!”

王老师伸出手向下压了一下摇摇头:“只要你想通了什么都好,我刚开始就说你的成绩这么好上A大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还好现在还来得及,快点快点!”

当初报志愿的时候收到她的志愿书差点没有气的背过气去,他苦口婆心的劝了好久都没有效果,联系她父母又说管不住。

牧心吟听到父母说不想管她的时候心里一酸,这些事情不怪别人,都怪她自己,怪她自己眼瞎才把一直为自己着想的家人推的越来越远。

王老师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说了一句:“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牺牲自己的未来,不值得!”

牧心吟听在耳里使劲点点头:“恩,我知道的老师,所以我还是想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王老师为她打开电脑走到一边为了下一届的学生准备教案:“你看吧,我之前跟你说的你可以考虑考虑!”

牧心吟坐在电脑前看着页面上满屏的字符思绪一瞬间飘远,想到前一世那些无力反驳被诬陷的日子,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A大的法学院。

牧心吟看着修改成功几个字吐出一口气:“王老师,我改好了!”

王老师拿着笔看了一眼诧异:“你想做一名律师?”

牧心吟点点头:“是的,我希望自己以后有能力为那些没有能力的人伸张正义。”

王老师欣慰的点点头:“希望在暑假有幸能接到你的电话来给我报喜!”

跟王老师道别以后牧心吟脚步轻盈的走在学校的林间小道上,看着校门口长着的那颗百年槐树她轻轻笑了一下,既然老天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会使劲的抓住,不浪费一点一滴的时间。

司谨言坐在车上透着车窗看着站在树下的牧心吟突然出声:“纪淮,你说我把她娶回家好不好!,她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她每次看见我的时候都特别的像一只小仓鼠。”

纪淮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干笑了一声:“呵呵,总裁长得如此英俊潇洒小姑娘肯定都喜欢!”

司谨言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嘁了一声:“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肤浅!”

纪淮:???这不是你要听的吗?

牧心吟深吸了一口槐树的香气走向还等在那里的车,她就知道司谨言一定会等着她的。

牧家,牧妈妈正跟儿子坐在一起,牧妈妈是不是担心的朝着门外看两眼,她的儿子也就是牧心吟的哥哥看着他妈的样子:“看什么呀妈,她不在外面跟那个男人哭的死去活来是不会回来的!”

牧妈妈叹气:“她走就走,你骂她干什么,要是把她气出个好歹怎么办?”

牧禹琛嘁了一声:“她会生气?我都怀疑她现在心里有没有我们,幸好她马上就要离开家去大学了,不然我们都会被气死!”

话音刚落,大门滴的一声开了,牧禹琛的这番话一字不落的全部被牧心吟听进了耳朵里。

牧禹琛朝天翻了个白眼,牧妈妈站起来看了她一眼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牧心吟看着他们两个好好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眼角一红,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的妈妈心酸极了,很想上前抱住她好好道歉,告诉她自己知道错了。

牧禹琛看着她脸上的妆也没了,手也紧紧的握在一起,好像身体还在颤抖咻的一下冲过去挡在牧妈妈面前厉声说道:“你想干什么,不要在家里发疯啊!”

牧心吟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眼怀戒备的神情心里一痛,然后低下头沉默的往楼上走去。

没关系,她告诉自己没关系,她回来了,还有时间会阻止和改变会发生的一切,到时候他们就会知道她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了。

还有那个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想偷看她却总被她抓包,被抓包以后还义正严词教育她,却已经自己偷偷耳朵变的红通通的司谨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娇软美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