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清玥目瞪口呆的望着她装傻充愣的样子:“偏偏是你自己那天说的,你怎么还不否认了!”望着欧清玥这个样子牧心吟只想傻乐,要说季宇的头号脑残帮手真的是她不假了,汉民都是带着激将法干脆是硬磨硬泡。牧心吟装出惊诧的捂着嘴:“但是前段时间因为我拿钱真的是太牧心吟故作诧异的捂住嘴:“可是最近因为我用钱真的是太厉害了,爸爸妈妈打电话告诉了家里所有的亲戚,不许我替任何要求的。”。...

欧清玥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装傻的样子:“明明就是你自己那天说的,你怎么还不承认了!”

看着欧清玥这个样子牧心吟只想傻笑,要说季宇的头号脑残帮手真的是她不假了,回回都是带着激将法要么就是软磨硬泡。

牧心吟故作诧异的捂住嘴:“可是最近因为我用钱真的是太厉害了,爸爸妈妈打电话告诉了家里所有的亲戚,不许我替任何要求的。”

“而且”她故作委屈的说:“季宇出门的话他父母怎么可能不给钱他呢,再说了一个大男人在外面有什么需要照顾的,刚才不是你说他就是去过个暑假吗?”

“过个暑假能花的了多少钱啊!我记得季宇一向都很节约的!”

欧清玥:“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要闹的很像是生离死别一样哭哭啼啼的,而不是说你不应该打这个电话!”

牧心吟眨巴眨巴眼:“可是我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我现在不高兴了不想打这个电话!”

欧清玥看着她的样子:“你怎么可以这样?”

牧心吟翻了一个白眼:“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我自己的电话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不成?”

苏娜他们几个站在旁边看着眼看事情不受控制连忙上前拉开他们:“算了算了,不要这个样子,大家都是朋友!”

牧心吟甩开苏娜的手:“大家都是朋友,你们这么心疼季宇怎么不自己凑点路费给他,你们四个人加起来就算一个人拿出一点也能拿出个上十万吧。”

“怎么,出去过个暑假要花很多钱吗?是朋友一天到晚只看着我,我是提款机吗?”

她现在才没有什么闲工夫一直在这件事情上纠结,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嗤笑了一声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了,至于站在那里的季宇她连看都没有看。

欧清玥看着一溜烟跑掉的牧心吟狠狠的跺了一下脚,季宇脸色一时间很难看,跟在她后面追了出去。

牧心吟一边走一边在想,好在虽然她整个高中都在围着他转但是学业没有落下,只不过高考报志愿的时候为了他不仅选了一个三流的大学不说,还选了一个自己完全不懂的金融专业。

她现在马上回去把志愿改掉所有的一切都还来得及,机场人来人往,有不少人满眼好奇的看着这个穿着白裙子披散着头发低着头往外冲的女孩。

牧心吟低头找着班主任的电话,一个没注意跟人撞到了一起。

纪淮看着这个女人一头撞进他们老板的怀里,吓得魂都快掉了,连忙就想上前把她拉出来。

谁知道他的老板居然伸出一只手掐住这个女孩的腰将她圈进了怀里。

牧心吟也被撞的一懵,本想错开来道歉的时候腰上突然多出一只手,还把自己往他怀里一扯,鼻尖传来熟悉的气息,这是。

她抬起头看见一张低着头嘴角勾起,敛着眼睑看着她的脸,司,司谨言。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他见面,刚才在卫生间里胡乱擦了一把脸,现在脸上肯定很难看。

司谨言看着牧心吟这张一会迷茫一会难看的脸嗤笑出声:“若若,要好好看路啊!”

若若是她的小名,从他的嘴里喊出来听在耳朵里缱绻缠绵。

住在大院里的人都知道司谨言本人跟他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像,因为他上学的时候就比一般人狠戾,可是你看见他的时候他又永远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散漫样子。

不知道多少人被他的这张脸骗了去,如果是没见过司谨言报复季宇的样子她到现在也会以为司谨言是一个散漫,不问世事的上班机器。

也不会知道原来他心里一直有她,只能怪他装的太像了,每次出门看见她的时候都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这一世,这一世,她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手也开始下意识的拽紧面前的人的衣领。

纪淮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姑娘是真不怕死啊,不过他看着这张略显苍白的小脸怎么就这么的熟悉呢!

司谨言握住她冰凉的抓紧自己衣领的小手:“若若,你在想什么,匆匆忙忙的从里面跑出来是要去哪里?”

他尽量的放轻自己的声音,以前这个小姑娘看见他躲的比谁都快,这会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离自己这么近居然没推开自己。

他贪婪的看着眼前这张苍白的小脸将眼底的欲望狠狠的压住,这小脑袋肯定以为自己是不小心撞上来的吧。

他也是刚出机场准备回去,就看见她扬着一张小脸急匆匆的往外跑,他咬了咬牙将手里的行李箱推给纪淮就朝着牧心吟走过去,等到距离差不多的时候站在她前面等她撞过来。

牧心吟听见他的话回过神:“谨言哥哥是要回去还是要走?”

她看见了司谨言身后推着行李箱的纪淮,司谨言侧了一个身挡住她看向纪淮的视线:“刚回来,准备回家!”

牧心吟眼睛一亮往前一蹭:“谨言哥哥顺便送我一程吧!”

她突然往前把司谨言吓了一跳,看着她焦急的表情手下意识的一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

司谨言心里嘀咕,不对呀,这小妮子以前看见他的时候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怎么今儿个不仅不躲这被困在怀里半天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牧心吟心里很激动,司谨言现在也还年轻,一切都还来得及,一切都还能在错的更离谱之前全都改正过来。

季宇跟在她身后跑了出来,正好看见她上了司谨言的车,虽然他不认识那辆车,可是他认识司谨言那长脸,而且以前也总是听牧心吟说过这个人。

欧清玥他们跟在季宇身后跑了出来,欧清玥看着那辆车开走脸色难看极了:“季宇,我就说你不应该对她太好,现在好了吧,就是因为你平常对她太温柔了!”

听见欧清玥的话季宇抓紧了手里的行李箱脸一沉:“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娇软美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