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时的清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虽然牧心吟却一点儿感觉都也没,她面无表情的飘在半空中望着自己的身体倒在污秽的墙边,偶尔会会从她的脚边跑过去的两只黑黝黝的老鼠。她死了,这是她刚才行为意识到的事情,本来昨天她也像一如往常一样上班,虽然因为听到了季宇和温亦柔订她死了,这是她刚刚才意识到的事情,原本今天她也像往常一样上班,但是因为听见了季宇和温亦柔订婚的消息一时震惊忘记了自己的脸吓到客人被提前下班。。...

夜晚的清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但是牧心吟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她面无表情的飘在半空中看着自己的身体倒在肮脏的墙边,偶尔还会从她的脚边跑过去两只黑黝黝的老鼠。

她死了,这是她刚刚才意识到的事情,原本今天她也像往常一样上班,但是因为听见了季宇和温亦柔订婚的消息一时震惊忘记了自己的脸吓到客人被提前下班。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平时视她不见的几个小混混今天也想冒犯她,她苟延残喘的身体终于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嘴中蜿蜒流下的鲜血吓跑了他们几个。

也宣告了她的死亡,她叹了一口气总算是解脱了,可是灵魂却被捆住了。

第二天被人发现报警以后,警察一时之间没有发现她的任何文件只好将她暂时带回去。

她在这个空荡荡白花花的房间里等了好几天迎来了一个意外的人,是她从小长到大的邻居哥哥司谨言,但是他在她二十岁那年就出国了。

她震惊的看着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司谨言在掀开她身上白布确认是她的时候,颤抖着跪在了地上。

尸体放了好几天已经有了一点气味,加上她的脸被毁容现在更是惨不忍睹,但是司谨言却珍视的将她抱进了怀里离开了这个地方。

牧心吟跟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将她火化却没有下葬,而是把她的骨灰带回了家里。

她看着他查到了自己的死因,查到了自己这些年的遭遇,然后开始了疯狂的报复,牧心吟从来不知道原来司谨言还有这一面。

然后终于在某一天的早晨在办公室里咳出了鲜血,谁知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在牧心吟以为他会去看看医生的时候他却淡定的擦去了嘴角。

然后加快了蚕食季宇公司的脚步,外人都说他天资聪颖,眼神毒辣,待人真诚,但是偏偏就是对季氏赶尽杀绝。

只有牧心吟看得见,他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岁就已经开始白发了,终于他的目的达到了,季氏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宣告破产。

温亦柔不堪忍受季宇的脾气离他而去,而季宇则在一天早上跳海自尽,司谨言在听到季宇身亡的那天夜晚,抱着牧心吟的骨灰盒再也没有醒过来。

一直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她终于在这个时候崩溃了,她想尽了一些办法想触碰到他,可是她碰不到他,碰不到一切。

干涸许久的眼眶湿润了,她朝天无声的大吼了一声,如果有机会重来一世,她一定不会在走上这条路,她看着司谨言紧闭的双眼和牢牢抱着她骨灰盒的双手,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等到她再睁眼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抬起头摸了一把脸,眼前清晰的镜子和脸上柔软的触感叫她呆住了。

她看见了什么,她出现在了哪里?耳边传来滴嘟,尊敬的旅客。

她不停的眨巴着眼睛四处看了一下,好像是飞机场的洗手间里,眼前镜子里的脸一片模糊但是是好的,没有破相的那种,身上穿着一件小白裙。

她颤抖着手从手边熟悉的包里拿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打开,看着显示的日期她的脑袋嗡的一声蒙在了原地。

所以,这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去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是吗?

哈哈哈,她站在原地笑出了声,经过的人看见她的样子都吓了一跳,纷纷绕开了路,牧心吟扶着洗手台又哭又笑引起了等在外面朋友的注意。

欧清玥和苏娜走进来就看见她胸前湿淋淋的站在洗手台边又哭又笑的样子,欧清玥:“这是疯了吗?”

苏娜瞪了她一眼走过去拉住牧心吟:“心吟,心吟你还好吧,季宇他只是出国一个暑假而已,你,你不要太难过了!”

“就是啊!”欧清玥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至于吗?”

听见欧清玥的声音牧心吟嗖的扭过头去恶狠狠的看着她,欧清玥被她吓了一跳:“你,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我又没说错!”

牧心吟握紧了手收回了看着她的眼神,欧清玥,她的好闺蜜,为了一己之私将她送到季宇床上的好闺蜜,出事了还美曰其名的说什么你不是喜欢他吗,正好给你个机会。

想到这里她突然间记起来,今天是季宇出国的时间,也就是志愿修改的最后一天,她打开水龙头扑散了两下把脸擦干净,露出来一张素净的小脸,她晃了晃神掐了自己一把。

推开门快步走了出去,正好跟过来喊她们的封屹封圻撞到一起,季宇就紧跟在他们的身后,看见牧心吟还伸出手好像是想拉她一把的样子。

牧心吟再一次看见这个男人只想生吞活剥了他,想到上一世的事情下意识躲开了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也是愤恨不已,季宇疑惑的看着她柔声问到:“怎么了心吟,你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就是这样,永远都是一副这样的语气,这么的温柔,就像能包揽她所有的任性和胡闹,想她堂堂牧家大小姐居然还会中这样的招数简直可笑。

她咬紧了牙示意自己放松,现在还不是时候,既然重来一次怎么能就这样轻易的放过他呢,绝不!

她使劲掐了自己一下露出一个轻笑了一声:“没什么,祝你旅途愉快!”

欧清玥这个时候赶出来看着她奇奇怪怪的:“你在这里装什么傻充什么愣啊!你不是说他去巴黎的话你会跟自己那边的亲戚打个电话照顾他的吗?”

牧心吟头一歪:“照顾,他这么大个人需要照顾吗?”她刚从卫生间出来,胸前的衣服湿淋淋的却没一个人问一下,居然还在担心这种问题。

对了,这件事情还是她提的呢,季宇出国前不停的说什么出国以后人生地不熟的,手里又没什么钱,牧心吟一听就马上拍胸脯保证自己那边有亲戚,吃喝住不用花钱,走的时候还假模假样的拿走了她的一张卡。

但是现在嘛,她要是在犯贱她就是个狗!想屁吃去吧渣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偏执大佬的娇软美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