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流进小白狐嘴里,铁腥味在口腔中四处游荡,云汐月加速分泌量唾沫,想被水异味,怎奈口水越流越多,且又流不回去,只得咽了一直这样。突然间几道红光闪过,云汐月惊讶的望着双爪——手,喜极而泣,哥哥果真没骗我,与命定之人朝夕相处,定会化成人形。白皙的手掌按到男忽然一道红光闪过,云汐月震惊的看着双爪——手,喜极而泣,哥哥果然没骗我,与命定之人朝夕相处,定会化为人形。。...

血液流进小白狐嘴里,铁腥味在口腔中游荡,云汐月加速分泌唾沫,想冲走异味,奈何口水越流越多,且又流不出去,只好咽了下去。

忽然一道红光闪过,云汐月震惊的看着双爪——手,喜极而泣,哥哥果然没骗我,与命定之人朝夕相处,定会化为人形。

白皙的手掌按住男子胸膛伤口,直至云汐凌的到来。

“妹妹,你竟然真的化为人形了?”

“哥哥,你终于来了,先别管那么多,救人要紧,容夫子流了好多血,我怕……”

云汐凌上前蹲下,暗自运转灵力,想当场了结此人性命,却被云汐月无意拦住。

她摇晃哥哥衣袖,瞪着湿漉漉的眼睛,焦急地问道:

“哥哥,你快救救他,他是个好人,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盯着傻妹妹嘴角的血迹,云汐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嘴角的血哪来的?”

“血?哦!未化形前,我用嘴来堵伤口,不小心沾到的。”

闻言,云汐凌心里咯噔一下,拽着妹妹手腕运转灵力,详细检查,……糟糕,果真如此,他急忙变出伤药,报复性扯开容瑾言胸口,将药粉狠狠地涂抹在伤口处。

随即掏出一颗蕴灵丹,粗鲁地喂给他,转身看向满眼担忧和关切的妹妹,“放心,死不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云汐月拍着胸口说道。

云汐凌给容瑾言包扎好,施法打开衣柜,为他换好衣服,将他扶到床榻。

看着傻妹妹似丫鬟般整理凌乱的衣服,恨铁不成钢怒道。

“你是尊贵的狐——妖,这些杂活无需插手,若我下次来再见你如此,小心你的耳朵。”

“今日他不是受伤了嘛,唉,人呢?”

云汐月暗自摇头,哥哥总是这样,离开时连个招呼都不打。

屋子收拾干净后,云汐月去厨房烧了些热水,用棉签沾点水,擦拭容夫子干到起皮的嘴唇。

伸手触碰他额头,还好没有发烧。

夜已很深,折腾许久的小狐狸也困了,趴在床榻边睡着了。

翌日晨时,床榻上虚弱的容瑾言醒来,脑袋昏昏地盯着床帐,捶了捶发懵的脑袋,昨日不是昏倒在门边,怎么就到了床上?

容瑾言坐了起来,转身双脚放下,脚心传来的温热触感让容瑾言微顿,低头,只见小白狐卧在鞋面上蜷成一团。

因遇刺而烦躁的情绪顿时消散,他宠溺地笑了笑,轻轻抱起小白狐将它放入被窝,为它盖好被子,起身查探四周。

顶级的伤药、包扎好的伤口、木盆里带血的衣物等。

昨晚房间里定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可恶,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真以为脱离家族他便毫无还手能力吗?

云汐月醒来时,太阳早已日照高头,从被窝里钻出来,一脸懵的盯着爪子,昨日不是变回人形了吗?

生无可恋跳下床,在院子找到坐在石桌前的容夫子。

“小狐狸,快过来,都中午了,饿坏了吧?”

闻言,小白狐跳上石桌,盯着对面依旧是酱油色的红薯,心里忍不住吐槽。

“夫子,蒸红薯不用放酱油!”

啪嗒!筷子掉落在石桌上,对着小白狐疑惑的眼神,容瑾言尴尬地笑了笑,暗自打量四周,想找到声音的源头。

“好奇怪,夫子再乱看什么,这里除了我和他,没有别人呀!”

声音再次传来,容瑾言确信,四周定有隐士高人的存在。

吃完饭,容瑾言开始清洗昨日的血衣,而小白狐就蹲在其脚边,看着谪仙般的夫子洗衣服。

“容夫子真贤惠,唉!我昨晚还设想化为人形后,第二日替他做家务报恩呢?”

化形?容瑾言震惊的将头转向身侧,满脸不可置信盯着小狐狸,一个大胆的想法,骤然出现。

“咦?夫子不好好洗衣服,盯着我干嘛,莫非被本狐狸的美貌折服了,嘻嘻嘻!”

哐当!捣衣棒槌掉到水里,在小狐狸关切的眼神下,容瑾言捡起棒槌,毫无灵魂地捶打衣物,内心不断反问,自己是不是患有癔症?

不然怎会听到狐狸的心声。

一整天,容瑾言都处在自我怀疑之中,可常年的探案经验让他摸清了规律,只要不和小白狐对视,清脆悦耳的女声便不会在脑海中响起。

今日,云汐月十分郁闷,夫子总是用狐疑的眼光盯着自己,也不主动抱自己,哪怕做足了撒娇耍赖姿态,他也只是笑一笑,径直走开,被人忽略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是夜,容夫子平躺在床上,呼吸平稳。

云汐月故技重施,跳到床榻,用尖嘴挑开被褥钻了进去,蠕动至他的锁骨处,发泄似的咬了一下肌肉紧实的胳膊,随即闭上眼睛,缓缓进入梦乡。

待小狐狸酣睡后,容瑾言睁开双眼,微微抬头,无奈地盯着被褥隆起的部位,被窝内温热的触感,让他想起了儿时之事。

那时哥哥健在,冬日天气冷,兄弟二人时常躺在一个被窝里互相取暖。

可却因为自己,哥哥丢了性命,想到此处,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抚摸小狐狸柔软的绒毛,得到些许安慰,无论它是狐是妖,可它的心是好的,比府里披着人皮的狼,好上千倍万倍。

这一夜,容瑾言睡得安稳,做了个美梦,梦中有母亲、有哥哥、有小狐狸,和自己一起快乐的生活在仙境里,梦到此处,俊美男子的嘴角,就没有平过。

云汐月就惨了,她梦到前世的周扒皮老板,自己因完不成业绩,被她大声呵斥,悲伤的情绪,积压到胸口,忍不住痛哭起来。

“小狐狸,醒一醒,是不是做噩梦了?”

幼崽哽咽哀鸣的声音,叫醒了容瑾言,见小狐狸一抽一抽的,连忙抚摸它后背,将它唤醒。

“我梦到有个人,一直骂我,好伤心,可我现在又想不起来她是谁,好气哦!”

“拍拍后背噩梦走开,小狐狸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永远陪着!”

夫子的话好似有魔力一般,悲伤的情绪迅速被抽走,小白狐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俊美男子修长的手指。

“小狐狸,男女有别,以后切莫再做出如此举动。”

“可我是狐狸呀,舔人不是很正常吗?”

脑海中响起的声音令人无法反驳,索性不再与装无辜的小狐狸对视,起身洗漱后,进了厨房。

转身之时,竟与门口探头探脑的小白狐,来了个对视。

“不要再放酱油了,太难吃了,土豆清蒸,蒸熟后碾压成泥,撒点盐粒和葱花,再浇上几滴小磨香油,拌匀即可。”

容瑾言幽幽地盯着橱柜上整齐摆放且未开封的调料,默默放下酱油,待土豆蒸熟后,按小狐狸的教程,做出色香味俱全的土豆泥。

云汐月震惊的盯着碗里的土豆泥,抬头见夫子专注面前美食,可嘴角的弧度暴露了他的心情,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厨房杀手竟然开窍了?

美食当前,一切烦恼皆靠后,不理夫子的反常,小白狐埋头,疯狂进食咸香口土豆泥。

于容瑾言而言,今日饭菜的味道与往常并无两样,味觉早已丧失,以往吃饭都是为了饱腹,今日却异常高兴。

吃完早饭,容瑾言在书房温书,明日要去学堂,课程先要备好。

砰!颜色、大小皆不一的水果,散落一地,原来记性不好的小狐狸,突然想起来被藏到床底的一布兜水果。

饭后来点水果,快活似神仙,她正悄悄从床底拖水果,没成想一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顿时眼神幽怨地盯着满地水果。

“小狐狸别伤心,我捡起来洗一洗就不脏了,一会便有酸甜可口的水果了。”

闻言,云汐月满眼放光的盯着夫子,心里想:“那快点,我好不容易采回来,给你改善伙食的,整日土豆和红薯,迟早把你吃瘦。”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容瑾言揉了揉小狐狸圆乎乎的脑袋,宠溺道:“善良的小狐狸啊,果子那么多,分我一颗可好啊?”

云汐月将一颗鲜红的大桃子,用爪子拨到前面,暗示这颗桃子送给他。

容瑾言轻笑一声,捡起地上散落的水果去了厨房。

不一会功夫,端着一盆切好的水果,回到屋内,见小狐狸站在书桌上,歪着脑袋,好奇的打量写有汉字的宣纸。

“是想学汉字吗?小狐狸这么聪明,苦下功夫定能学会,水果切好了,快来尝尝。”

小白狐耳朵疯狂转动,两眼放光,跳下书桌,漂亮的杏仁眼直勾勾的盯着——夫子的手指。

“不要担心,就是不小心切到了,一点都不疼。”

看了看指腹纱布上的血迹,又看了看盆里形状、大小皆不一的水果丁,与苦笑的夫子对视,心里想:

“所以土豆红薯洗净直接蒸的原因,竟是夫子不会用刀,伤口都流血了,一定很疼吧,血?啊,我想起来了,那晚变形前,我喝了你的血。”

容瑾言无奈地看着面前异常兴奋,疯狂蹦跶的小狐狸,暗想,如果我的血,是你化为人形的关键,我愿贡献出血液。

“好了,知道你看到水果很高兴,快别蹦跶了,再不过来,水果就被我吃光了。”

闻言,云汐月跳到他的面前,美滋滋享受投喂服务,尾巴摇得欢快,今晚定要验证一下刚才的猜想。

夜晚,容瑾言破天荒没有挑灯夜读,而是早早吹灭蜡烛,躺到床上放缓呼吸速度,静待小狐狸上钩。

微弱的月光下,小白狐嘴角微微上扬,耳尖捕捉到床榻上男子呼吸平稳缓慢,轻手轻脚跳到床上。

咦!今夜夫子的胳膊怎么放到被子外面了?

不管了,用牙齿咬掉指腹上包裹着的纱布,眼睛瞟向男子,见其未有动静,便张开口,开始执行计划。

一道红光闪过,纯白色的小奶狐瞬间变为呆萌可爱的女孩,伸出白皙细嫩的手,掐了掐大腿,嘶,真疼!

正准备蹑手蹑脚爬下去,一只紧实有力的胳膊却拦住了去路。

云汐月明亮的眼睛贼兮兮转了几圈,一个妙招在脑海中闪现。

拿起一缕秀发,放到容瑾言鼻尖来回轻轻拨动。

阿嚏!假装熟睡的容瑾言,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眯着的双眼缓慢睁开。

身姿曼妙的女孩在极度惊吓下,早已变为小狐狸,与睡眼朦胧且鼻子发痒的男人对视。

“不是我哦,小狐狸可乖了,绝不会做出打扰人睡眠的事情!”

“小狐狸,天气凉,快回布垫上去,不要像我一样,打喷嚏是伤寒的前兆。”

见夫子并未怀疑自己,云汐月跳下床,飞奔至布垫上,蜷成一团,心里默念看不见我。

容瑾言遂了小狐狸的愿,整理好被褥,缓缓进入梦乡。

清晨,醒来时被窝里没有温热的触感,让容瑾言微微失落。

收拾完一切后,向小狐狸许诺今日会早些回来,容瑾言抱着一沓书籍离开庭院。

“妹妹,不是已经化为人形了吗?怎么又变回来了?”

正懒洋洋躺在屋顶晒太阳的云汐月扭头看向玄衣美男。

“不知为何,变身时间无法固定,不过化形的前提是吸入容夫子血液。”

“哦,原来是这样啊!诺,这是木灵果,能增强灵力,快吃。”

在哥哥的催促下,云汐月将珍珠大小通透碧绿的果子吞入腹中,瞬间暖流涌向丹田,灵力不停运转。

啊,好困啊,小狐狸上下眼皮持续打架,最终合在一起。

云汐凌抱着沉睡的小狐狸进入屋内,将它轻轻放到床榻上,盖好被子,施法离开。

傍晚,容瑾言像往常一样,走在山间的小路时,忽然狂风骤起,一名男子提剑身影自远处不断闪现靠近。

“容瑾言,好久不见啊!”

把你的血抽完,留给妹妹,即解决了汐月化形难题,又报了血仇,多么完美的计划。

“是你?”

“哼,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狐妖的尊严,让云汐凌放弃使用法力,与容瑾言打斗,半个时辰后,二人虽已挂彩,但仍旧难分胜负。

鸣凤剑感受主人怒火,暗自施加咒法,一道暗含杀气的剑意向容瑾言袭来,凡人的力量根本敌不过妖术,剑意愈发逼近,母亲、哥哥、小狐狸的音容笑貌,不断闪现。

抱歉,小狐狸,今日是我食言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当清冷夫子养了只小萌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