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渊溪两岸的梨花都开了,在暖阳的映照下,朵朵梨花洁白无瑕。树下,一只白糯糯的狐狸幼崽冒着鼻涕泡,身子蜷成一团,呼呼大睡,微风吹过,阵阵梨花飘飘扬扬,一朵顽皮的梨花,正好落在它的鼻尖。阿嚏!阿嚏!鼻子痒,小狐狸打了好几个喷嚏,睡意全无。幼崽树下,一只白糯糯的狐狸幼崽冒着鼻涕泡,身子蜷成一团,呼呼大睡,微风吹过,阵阵梨花飘落,一朵调皮的梨花,正好落在它的鼻尖。。...

春季,渊溪两岸的梨花都开了,在暖阳的照耀下,朵朵梨花洁白无瑕。

树下,一只白糯糯的狐狸幼崽冒着鼻涕泡,身子蜷成一团,呼呼大睡,微风吹过,阵阵梨花飘落,一朵调皮的梨花,正好落在它的鼻尖。

阿嚏!阿嚏!鼻子发痒,小狐狸打了好几个喷嚏,睡意全无。

幼崽瞪着湿漉漉的眼睛,震惊的盯着四周,低头查看自身,顿时僵在原地。

良久,云汐月依旧不愿承认,自己不再是人的事实,迈着不受大脑控制的四条腿,跌跌撞撞向溪边走去。

绒毛白的发亮,三角形耳朵,杏仁眼,椭圆的瞳孔,略尖的嘴,粉嫩的鼻尖……

是狐狸?啊……啊!怎么会这样?

昨晚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怎么醒来就成了狐狸幼崽,这——还能变回去吗?

噗通!咕嘟咕嘟!

一只黑爪按住小狐狸圆润的脑袋,云汐月呛了几口溪水,四爪奋力胡乱翻腾,才挣脱魔爪。

湿哒哒的脑袋转向身后,一只除了绒毛是黑色以外,其他都与自己一样的小狐崽,满眼坏笑的盯着自己。

“汐月,你怎么不躲开呀?”

谁在叫我,云汐月环顾四周,并未见到外人,眼前的黑狐狸,反而因为自己甩的水滴,往后退了几步。

“莫不是呛傻了?连亲哥都不认识!”云汐凌尾巴尖有节律敲打草地,对着傻愣愣的妹妹说道。

“你……你会说话?”

“废话,快跟我回窝,又呆又傻又好骗,小心被猎人捉走,剥皮卖毛!”

‘剥皮卖毛’四字,犹如平地一声雷,小白狐打了个冷颤,四爪并用,跌跌撞撞跟随小黑狐,来到山腰处的小洞中。

通过途中的交谈,云汐月意识到这不是原先的世界,小白狐魂魄残缺,自幼痴傻,父母去外界寻找良药,让身为哥哥的云汐凌,在家照看妹妹。

小黑狐用爪子将一大碟红樱桃推到小白狐面前,“饿了吧,哥哥专门给你留的!”

肚子咕咕叫了几声,望着鲜艳欲滴的红樱桃,忍不住开吃,世界上没有美食解决不了的事情,此为云汐月的人生信条。

不一会,碟中只剩一堆樱桃梗,鲜红的汁液将小白狐嘴边的绒毛染成了红色,云汐月看着眼神幽幽盯着自己的小黑狐,问道:

“抱歉,我不该吃完,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

小黑狐耳尖微旋,眯着杏仁眼,上下打量小白狐,回想一路来它的表现,极其肯定的道:

“你恢复神智了,对吗?”

“嗯,是!”

一道黄光闪过,小黑狐瞬间变为玄衣美男子,云汐月愣住了,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捅了捅僵在原地的小白狐,轻笑一声,道:

“是不是被美貌震惊了,等你化为人形,哥哥送你一份大礼,呵呵!”

“怎么才能化为人形呢?哥哥快教教我!”

云汐凌漂亮的狐狸眼,滴溜溜的转,对着单纯又好骗的小白狐说道:

“灵狐一族,要找到命定之人,二者结下不可解的缘分,才能化为人形,你还只是个狐崽,离化形远着呢!”

“哦,好吧!”

说完,小白狐垂着耳朵,趴在蚕丝被上,脑中不断思索如何加快变形计划。

接连几天,小白狐缠着云汐凌,问东问西,八句不离化形一事,向来自由惯了的小黑狐,十分想念原先痴傻但极其安静的妹妹,最终决定走老路子。

狐狸洞外,云汐月好奇的盯着地上五枚碧绿石子,玄衣美男抓起石子,抛向空中,不断施法念咒,一炷香后,砰砰!砰砰砰!石子落在地上。

“妹妹,根据刚才的演算,你的命定之人是梨溪村的容夫子,与其朝夕相处,不日便会化成人形。”

“哥哥,你真厉害,我这就去找容夫子,化形之后,便回来找你。”

望着小白狐飞奔而去的残影,云汐凌邪魅一笑,容瑾言,本公子给你送了份大礼,日后可要好好谢谢我。

——

梨溪村,浑身脏兮兮的小白狐躲在草垛中,颤抖着狐身,疯狂吐槽熊孩子,明明长得粉糯可爱,下起手来却一点都不含糊,要不是跑得快,小命非得交在他们手里不可。

深夜,草垛旁,探出一颗圆润的脑袋,见村民皆已吹烛安睡,小白狐放轻脚步,向村尾走去。

纸糊的窗户,在昏黄的烛光下,映出书生挑灯夜读的身影,云汐月前爪趴在栅栏上,后腿一蹬,噗通,翻倒在地面上。

容瑾言听到院子里的动静,放下书籍,披上外衣,来到院子里,便见一只脏兮兮的小狐狸,在地上胡乱打滚,幽幽地扫视周围,未见异常之处。

“小狐狸,我家可没有好吃的,去别家看看吧!”

云汐月瞪着湿漉漉的杏仁眼,盯着容夫子白皙的尖下巴,听说其要赶自己走,连忙上前,趴在他的脚边,将脑袋放在他的脚面上。

小脏狐萌哒哒的动作和表情,让容瑾言想将它收养,可家徒四壁的自己,养不活它。

弯腰起身,伴着皎洁的月光,抱着小狐狸来到山脚,轻轻地将它放下,道:

“小狐狸,山林才是你的家,切莫再下山,村子里顽童多……”

容夫子的唠叨,好似催眠剂,令云汐月昏昏欲睡,见话语仍未有停止的趋势,小白狐甩甩尾巴,转身跑向山林。

灰白的身影,很快被灌木丛掩过,容瑾言掸了掸袖子上的泥土,轻笑一声,转身走向村落。

接连几日,云汐月故技重施,可每次容夫子都温柔地抱着小白狐,将其带到山脚。

见此法不行,云汐月决定执行‘美救英雄’计划,特邀出场嘉宾为梨山风狼家族。

提前摸好容夫子行踪,待一声黄鹂鸟叫声响起后,三只英姿风发风狼,从灌木丛后跳到容瑾言身前。

容瑾言眼神犀利,盯着身前三只龇牙咧嘴,前爪不停挠地的风狼,轻微晃动衣袖,三枚锃亮的飞镖,在袖口若隐若现,正想射杀之际,灰白色残影闪过,小脏狐挡在他身前。

按照之前计划,三狼与白狐对立,互相大吼。

小白狐率先出击,伸爪朝风狼眼睛挠去,头狼闪躲不及,眼睛受伤,发出哀嚎,紧闭的右眼,眼角流出鲜红色血液。

其它两狼见状,纷纷亮爪开战,小白狐凭借矫捷的身姿,占领绝对性优势,这场战斗以三狼夹尾而逃结束,云汐月摇头晃脑,面露讨好,走向容夫子脚边。

右爪不断扒拉他的棉布裤脚,发出甜腻腻的呦呦叫声,容瑾言回过神,收起袖中飞镖,对着不停撒娇的小脏狐,道:

“小狐狸如此厉害,定能在山林中过得很好,我亦放心了!”

不理会僵在原地的小脏狐,容瑾言理了理背篓,走向山林深处。

“小狐狸,醒醒,容夫子都走远了。”三只风狼回到原地,来讨要报酬。

施法变出一小袋红樱桃,云汐月蔫蔫道:“哼,美救英雄计划扑街了,各位有新点子吗?”

头狼眨着两双大眼睛,道:“嘿嘿,美人计不行,你可以试一下苦肉计,画本里,书生不都心软嘛!”

灵光乍现,小白狐邪魅一笑,俊美的容书生,你逃不出本狐妖的手爪心。

云月汐是行动派,想到什么,就立刻去做,转身飞奔离去。

接下来几日,小白狐趴在村口的大榕树上,盯着树下玩闹的孩童,暗自记下容夫子出行路线和时间,杏仁眼嘚瑟地眨了眨,苦肉计即将开始。

这日,容瑾言完成每日的教书工作,抱着一沓书籍,回梨溪村,路过村口时,看见一群孩童,围成一个圆圈,不时拿着木棍,捅向圈内。

呜呜!呦呦!动物惨叫声,传到容瑾言耳中。

这声音是?

容瑾言急忙呵声制止顽童,孩童见来人是新搬来的夫子,笑着做出鬼脸,成群地跑回村落。

“不是很厉害吗?风狼都不怕,还怕几个不识字的顽童!”

他将眼睛湿润,绒毛坍塌,神情萎靡的小狐狸放到腿上细细查看,发现无外伤后,将其轻轻放到地上。

“小狐狸,我自己都快没饭吃,养不活你的,快些回山林吧,那里才是你的家。”

云汐月抬起右爪,佯装受伤,一瘸一拐走到容夫子脚边,杏仁眼满是哀求,不停用眼尾扫向右爪。

容瑾言微蹙眉头,指腹摸索狐狸爪子,未发觉有何不妥之处,暗叹一声,抱着小脏狐,缓缓走向——山林!

“小狐狸,不是我不愿意收养你,只是跟着我,并不会快乐,快些进山林吧,找到同类,好好生活。”

说完,容瑾言转身离开。

呜呜呜!呜呜呜!呆坐许久的小白狐哭了起来,眼泪顺着眼角,弄湿了绒毛,鼻涕泡都出来了,云汐月是真的崩溃了。

在容夫子看来,狐狸回归山林便是回家,可自己是人啊,真正的家是在另一个世界,谁想浑身脏兮兮,我也想去洗澡,可初来时被水呛的场面历历在目,我想吃炸鸡、烧烤、椒盐蘑菇,不想天天啃树上的酸果子……

“小狐狸,别哭了,我带你回家还不行吗?”磁性的声音,自脑袋上方响起。

从前爪中抬起头,打了个哭嗝,吹破了个鼻涕泡,愣愣的盯着似谪仙般的容夫子,在异世,自己真的有家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当清冷夫子养了只小萌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