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好,时大小姐,老奴带您去您跟王爷的房间吧。”管家在前面领路,一刻钟后在一扇门前停了下去。管家见状将门房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请进。”时浅抬脚迈过门槛,呵,的话不说她这是喜房,她还真没看出。屋里的摆设全部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并且,管家在前面带路,一刻钟后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也好,时大小姐,老奴带您去您跟王爷的房间吧。”

管家在前面带路,一刻钟后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管家上前将门推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您请进。”

时浅抬脚迈过门槛,呵,如果不告诉她这是喜房,她还真没看出来。

屋里的摆设全部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而且,完全没有喜房该有的大红色,最起码的喜字都没有贴一个。

“时大小姐,您请坐,王爷稍晚些会过来。”

管家说完,就转身出了门。

等将门关上,管家不禁擦了擦额头,这新王妃气场是真的很强。

房间里只剩下时浅跟香儿两个人的时候,香儿再也没有顾忌。

“小姐,珏王简直欺人太甚,属下这就去给您出气。”

香儿气鼓鼓的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时浅却笑了,“稍安勿躁,本小姐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小姐,您是想好怎么惩治他们了。”

“他们只是奉命行事,本小姐即便要算账也要先跟独孤珏算。”

管家说独孤珏晚会过来,竟然是到了晚上亥时才过来。

时浅远远就听到了轮子碾压在地面上的声音。

果然过了一会,门被从外面推开。

管家和府卫将独孤珏送到房门口就自觉的退了出去。

独孤珏自己控制着轮椅绕过屏风,来到内间。

时浅正好望过来,两个人的眼神就在空中交汇了,独孤珏脸上的鬼面具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阴森可怖。

两个人对望一会,同时收回了视线。

独孤珏在离时浅一米远的地方,停下轮椅。

“拿着这个,离开王府,本王会对外宣布你已经死了。”独孤珏将一个包袱丢给时浅,冷冷的道。

时浅随手接过包袱,捏了捏里面的东西,然后扔到独孤珏脚下。

“不需要。”

独孤珏微微一愣,冷酷无情的道。

“不走那就只能死。”

时浅摇了摇修长白皙的手指,起身走到独孤珏身边,“不,我还有第三条路可走。”

“呵,不自量力,说说看。”

独孤珏自从残废了之后,就一直戴着鬼面具,谁也不知道他的脸是不是也跟着毁了。

但只要是看到他鬼面具的女子,无一不吓得花容失色,大喊乱叫,时浅是第一个见到他的鬼面具没有尖叫,见到他坐在轮椅上没有露出嫌弃表情的女子。

不过这又如何,他是不会容许任何人靠近他的,时浅也一样。

时浅微微俯低身子,看着独孤珏的鬼面具一字一顿的道。

“我们合作,我会治好你的腿,而你只需给我珏王妃的名分。”

独孤珏戴着面具,时浅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能猜出,他现在应该是在皱眉。

“本王凭什么相信你?”身为南国的战神王爷,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一个才见过一次面的人。

“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意。”

话落,时浅两指一错,只见银光一闪,细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疼痛从独孤珏的腿上传来。

这种久违的痛让独孤珏冰封的心突然活了过来。

时浅看不到独孤珏的反应,但是从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她知道,他心动了。

时浅缓缓拔出银针,细微的疼痛也跟着消失。

“现在相信了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替嫁医妃硬核宠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