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冰珏心下思忖了好多,最后才道:“苏二小姐究竟想干什么?”“干什么?”苏璃璃仰起头望着他道:我说的还还不够很清楚吗?宝宝想勾、引你。”言冰珏的脸色未变,眯了眯原本就因为刚某人的调、笑而泛红的眸子,向着苏璃璃一步步靠近了。脑子里想起的,却那纸条言冰珏的脸色未变,眯了眯本来就因为刚刚某人的调、笑而泛红的眸子,向着苏璃璃一步步靠近。。...

言冰珏心下思量了好多,最后才道:“苏二小姐到底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苏璃璃仰头看着他道: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宝宝想勾、引你。”

言冰珏的脸色未变,眯了眯本来就因为刚刚某人的调、笑而泛红的眸子,向着苏璃璃一步步靠近。

脑子里想到的,却是那纸条上的六个字。

宝宝想勾、引你!

这让他的唇角不住的抽动了起来,最后阴测测地笑了出来:“苏二小姐,这玩笑丝毫都不好笑。”

说着便也抬起了手,将苏璃璃额前被风吹散的两绺发丝轻轻的拨到她耳后,然后又低头,在她的眼睫毛处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当即退后。

苏璃璃被他弄得一愣一愣的,有点反应不过来,在他靠近的那一瞬间,她的脑子都是蒙的,更不用说任何想法了,还有他竟然……他竟然对她的睫毛——吹气!

吹气?

吹气?

吹气?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的……难道是重活一世,连他的性情都大变了?变成一个整日里花街柳巷的老混蛋了?

这这这……

这可不行!

上辈子的那没出口的三个字自己还等着呢!他怎么能够变成这样?

还有,还有最重要的,他若是真的成了自己最看不起的那副模样,那当今太子不就……

太子从小和他关系就不错,他若是变成这样都不管,那么这个国家是不是完了!

不行!

她必须要将这个家伙的坏毛病改过来。

若是她没有记错,这两年他刚被当今太子给认可。

所以,若是他之前就那样了,那么太子也不可能再认他做好兄弟了。

还有,如果他真的没有什么本事,整日里花天酒地,那么那个老皇帝也绝对不会答应他那个无礼的要求,让他继续以世子的身份住在将军府。

这是给了一巴掌,就给个甜枣。

当政者惯用的手段罢了。

所以他应该是今年才刚刚学坏的,那自己还是有把握将他拉回正轨的,绝对不能让他在那条越来越肮脏的路上越走越深。

想到这些,苏璃璃看向言冰珏的目光,不免就带上了一抹同情。

看向他的眼神,就如同是在看一个智障的儿童一般,那关怀的眼神充满了怜爱。

言冰珏感觉到她那诡异的不正常的眼神后,说了一句“苏二小姐要是没事,本世子就离开了。”

还好苏璃璃反应的快,慌忙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

“你干什么?”言冰珏回头,有些恼怒地看向她。

“我……我可以给你看病啊!你不是身体不好吗?枣仁,太子参,鸡蛋,草菇、食盐、黄酒、葱、姜汁、食用油,这些搭配起来,正好治你的病哦!但是得长期服用,等我有机会,去将军府帮你做药膳,你……”

言冰玦被她这话弄得一愣,当即脸色一变,他的身体,也只有他和逸晨知道,平时就是怕泄露,所以买药也是很谨慎,有时候怕被察觉,而且那太子参基本上是有价无市的东西,根本买不到。

她是怎么知道的?

苏璃璃看到他的眼神,才反应过来这一点,自己刚刚也是急切了,不过自己的外祖父就是太医,这还是难不倒自己的。

“你不要忘了我的外祖父,那可是很厉害的,我可是得到我外祖父的真传的。”

“是吗?”

言冰珏自然是不信的,这镇国侯府二小姐,是个什么人,他还是听说过的,若说她会医术,还不如说母猪会上树。

“你看我信吗?苏二小姐,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记住,今晚之事,不许有第四个人知道,否则,我不会客气。”

言冰珏说完,便当即翻身离开,没有等苏璃璃的只言片语。

苏璃璃:“……”

看着对方离开,苏璃璃笑的很是开心。

“小……小姐,你刚刚那是真的揉了言世子的脸啊!”

卿香捧着自己的小脸,有些迷惘的看着前方早已经暗下来,只能看到稀疏星子的天空,就像一只唐老鸭般。

看到她这样,苏璃璃一笑:“怎么了?他的脸不能揉吗?

你家小姐我还想把他压到床、上、揉、个够呢!哼!今天算是便宜了他呢!”

卿香已经快要被自家小姐这豪言壮语吓得要晕过去了:

“小姐,怎么说,你也是堂堂的镇国侯府嫡小姐,这种话以后绝对不可以说,想法也不许有。”

苏璃璃讶异地转头,用手掐住了她的一只耳朵,当然是假掐,她自然知道卿香这是在关心自己,假斥道:

“呦!你个小妮子,竟然管起你家小姐来了,月钱不想要了,嗯?”

卿香当即将自己的耳朵从苏璃璃的魔爪里救出来,假装揉着道:

“小姐,你知道人家是什么意思嘛!人家也是关心你嘛!”

苏璃璃嗤笑了一声,便准备打发了卿香,要回屋睡觉。

可是一转身,一道亮光在自己眼里闪了一下。

根据前世的记忆,苏璃璃笑了一声,这个时候,估计是苏嫣儿正在会她的情郎了。

哦,不对,是程瑶君将她当成自己的另一半,而苏嫣儿,只不过是利用罢了。

也真是可惜了程瑶君。

就在与湘院隔了三个院子的镇国侯府偏僻角落,一般人是很少来这里的,这里放着一些杂物,或是倒一些垃圾。

此时那里站着一个身穿紫衣长袍,腰束紫玉腰带的长发男子,头上用玉冠束发,并无其他装饰。

他的脸色虽然不是特别好,但是也并不是病态的不好,只是心情似乎有些紧张。

提着灯走过来的是苏嫣儿的侍女梦儿,走在她身侧偏后的正是苏嫣儿。

苏嫣儿一身光鲜打扮,晚上的妆容也是丝毫不输白天。

她原本是不想来的,但是她也在怕啊!

她怕她若是总不和她见面,他的心里慢慢就会对自己有隔阂,到最后这个踏板就不肯听她的话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还是来见一面,让她对自己念念不忘。

她走到程瑶君面前,看着他,有些厌恶的眼里,诉说着种种的不符合年纪的算计。

程瑶君看到她这样,有些难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世子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