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侯府,林茵获知了自己女儿被打,立即找到了了镇国侯苏奇。“大哥,我们刚到府里,本来我以为自此也可以幸福和快乐的生活了,却也没想起,来这里第三天,彤彤就被打了,呜呜呜,你肯定要替我们作主啊!”林茵哭得肝肠寸断,就犹如是一个女人般,准备好戏码上吊自杀打滚儿的一套“大哥,我们刚来府里,原本以为从此可以幸福的生活了,却没有想到,来这里第一天,彤彤就被打了,呜呜呜,你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

镇国侯府,苏莱得知了自己女儿被打,当即找到了镇国侯苏奇。

“大哥,我们刚来府里,原本以为从此可以幸福的生活了,却没有想到,来这里第一天,彤彤就被打了,呜呜呜,你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

苏莱哭得肝肠寸断,就如同是一个女人般,准备上演上吊打滚的一套。

此时的苏佳彤脸上被抽的大耳刮子,一片红肿,完全掩盖了之前的娇媚,衣服也是被撕扯的稀巴烂,但是好歹该遮住的地方,也还没有露出来。

而站在另外一边的苏嫣儿也是一顿凌乱,那头发如同是被母鸡下了蛋后又被狗撒了尿,然后被老鼠给打了洞,反正就是可以用一片狼藉来形容。

“爹,娘,不是的,是她,不要脸,是她……是她出去勾引男人,我……我看到了!”

现在苏嫣儿自然是不能讲实话了,只能随便撒一个谎,反正这件事又没有人知道。

而且这件事说出来,对苏佳彤的名声也不好,竟然刚进京就勾引男人,她是不会说的,所以,自己怎么说,就是自己的了。

苏佳彤气愤,她什么时候勾引男人了,今天自己本来还很高兴,想着以后自己就能在这京城有自己的地位了。

可是没有想到,被这个疯女人冤枉说自己勾引男人,这种罪名自己可担不起。

若是传出去,自己岂不是要被那些注重名声的家族给踩在泥地里了?

况且,自己还打算在京城嫁个世家公子,这种污蔑,自己实在不能忍受。

但是她本来就身体虚弱,那件事才过去不久,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争执。

更何况现在自己被打了一顿,正好可以不做声,反而会显得自己是受了委屈的那一方。

苏璃璃站在那里,笑得不达眼底,冷冷地看着苏佳彤。

哼!身体不好,那可不是什么本来就这样,而是她做了不知廉耻之事的后果,记得上一世,她还想要用那件事来冤枉大哥,呵呵。

她收敛了情绪,走上前道:“堂妹,你身子怎么样啊?之前就见你脸色苍白,怎么了?被打坏了吗?”

苏璃璃说着就要伸手摸她的脸。

苏佳彤瞬间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后退一步,捂住脸道:“堂姐说什么呢。我没事,我好的很,我脸色很好啊!哪有苍白?”

苏佳彤一瞬间的眼神变化,自然是瞒不过苏璃璃的双眼的。

此时苏佳彤的心里,应该是很慌乱吧!

她又装模作样地走到苏嫣儿身边,低头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道:

“妹妹,我是向着你的,不是我说啊!妹妹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你理应在她有所动作的时候再出手,你提前打她,不是打草惊蛇吗?

以后恐怕引不出她……对程公子下手了,我知道妹妹一直对程公子有好感,可是……哎!”

苏嫣儿狐疑的看了一眼苏璃璃,想想也是,苏璃璃这样的蠢货,金雪之事,一定是金雪自己的意思,而苏璃璃哪里是自己的对手。

当即抓住苏璃璃的衣袖,用同样的声音道:“二姐,我……我确实是喜欢程公子,你……你一定要帮我,不能让那个贱人坏了我的好事啊!”

苏璃璃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走到苏莱面前,安慰道:

“二叔,这都是小孩子之间的玩笑,就不要这样了,况且以后她们姐妹俩还要在府里相处,闹得太难看就不好了。”

“堂姐,你说什么呢?我……”苏佳彤自然是不愿意就这么算了的。

苏璃璃走到她的面前,跟她小声道:“堂妹,这件事是三妹做错了,我代她向堂妹道歉,堂妹就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与三妹计较了。

而且,三妹与这京城里的贵女都相熟,你如果和她关系处好了,以后可以让她带你出去的。

否则,我们作为闺阁女子,出去一趟是很不容易的,让三妹带你认识许多名门闺秀,那岂不是很好啊?堂妹说呢?”

苏佳彤想了想,忍了口气道:“那好吧!这次就不和她计较了。”

说着苏佳彤就走到了苏莱的身边,搂着他的胳膊道:

“爹,这件事是女儿不好,以后我和嫣儿姐姐还是好姐妹,爹,伯父,你们就不用操心了。”

回到湘院,苏璃璃也不进屋,只是坐在外面的桌旁,品着茶。

卿香站在她的身后:“小姐,你在干嘛?”

“等人。”

现在已经是戌时一刻了,那个家伙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不会的,那个家伙上辈子既然能够和那些人斗得你死我活,如果说这心眼没有跟上,自己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自己已经给他写了那种信,依他的多疑,一定会来的。

就在苏璃璃不知道用什么打发时间的时候,一阵劲风朝她拂来。

她再一抬眸,便见到一个身穿玄衣锦袍的男子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袖摆用银丝勾勒,袍摆处有着大大的一朵别样的花朵。

那花朵很美,但是活了两辈子的苏璃璃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花。

她上辈子问过他,可是他就是不说。

她觉得眼眶有些酸涩,脑子里无数画面掠过,开心的,难过的,生气的,欢喜的……

男子眉宇间透着一股子倔强和桀骜不驯,还有丝贵气压迫着自己。

言冰玦看到苏璃璃的第一眼,那漆黑的双眸颤了颤,这个女孩……

他在看到那封信的时候,觉得很是奇怪,自己十六年来没有和京城中人有过任何书信往来,所以便对那封特殊的信有了一种警惕,并且对上面的六个字,有了一点好奇。

便让逸晨循着踪迹寻到了这里,原来是镇国侯府家的小姐,难道他对当年之事……

就在苏璃璃准备开口的时候,对方竟然没有丝毫预兆地坐在了苏璃璃对面,用手指敲了敲面前空着的杯子,看了一眼苏璃璃。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苏璃璃想笑,上辈子这个家伙就是一副到哪里都如同是在自己府上一般的自在,除了那个地方……

苏璃璃看着他的眉眼,还是如同上辈子一样,一眼就让自己看中的样子。

看着苏璃璃并没有按着自己的意思给自己沏茶,反而是一直盯着自己,像是在看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

并没有和这般大小的小姑娘打过交道的世子大人,脸庞竟然被看的发了红,微微咳了一声,撇开脸道:“苏小姐,既然小姐有意见本世子,难道连杯茶水都没有?”

苏璃璃悠哉悠哉地喝着茶,并没有给他倒茶的意思。

言冰玦也不在乎什么脸红了,当即正脸看向苏璃璃:“那本世子不喝茶了,本世子只想知道,你那六个字是什么意思?你若是不说……”

苏璃璃装作害怕的样子,当即站起身向后退了两步:“世子要杀人吗?”

言冰玦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他的袍摆在夜风中荡起了一层层的波澜,犹如他此时的心境。

苏璃璃双眸眨了眨,月光在她的瞳孔中欢快地跳跃着。

她鼓起勇气,绕过石桌,走到了他的面前。

言冰珏当即站了起来。

在言冰玦想要后退之前,便当即伸手揉了揉他的脸,然后快速将手收回来,当做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都是他在做梦。

然后顾左右而言他道:“就是字面意思啊!宝宝想勾、引你。”

她说着,然后一只手戳上了脸颊,一副很是纳闷的样子道:“难道本宝宝不够美?”

那清亮的眸子,看着言冰珏,里面的波光在流转,环绕。

似乎是在笑,似乎是在诉说着一些美好的事情。

被这小姑娘刚上了手的脸,现在还感觉有两片温热熨烫在上面,让他的心慌慌地跳了两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世子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