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十二个字,让苏嫣儿的脸色大感愤怒的,立即将纸条盟约,脸上本来波澜不惊的样子一瞬间被被打破,变的阴狠无比。嘴里说着咒骂的话:“苏佳彤,原来是你想要和我抢程瑶君,哼!好你个贱人。”程瑶君是她能爬起来,被打倒苏璃璃,在镇国侯府支撑住脚跟的唯一的筹码。她是镇国嘴里说着咒骂的话:“苏佳彤,原来你想要和我抢程瑶君,哼!好你个贱人。”。...

短短十二个字,让苏嫣儿的脸色大为愤怒,当即将纸条撕毁,脸上原本平静的样子瞬间被打破,变得阴狠无比。

嘴里说着咒骂的话:“苏佳彤,原来你想要和我抢程瑶君,哼!好你个贱人。”

程瑶君是她能够翻身,打倒苏璃璃,在镇国侯府站稳脚跟的唯一的筹码。

她是镇国侯的养女,但始终都是寄人篱下的,有什么好东西,她能够得到的,苏璃璃就保证能得到。

凭什么,她是当年和镇国侯一起为云国出力的大将军之女,听说爹爹在临走前,将自己交给了镇国侯抚养。

可现在,自己什么都和苏璃璃一样,凭什么,自己爹当年是救了镇国侯一命的,他理应将自己奉为公主。

所以自己一直在找机会,将镇国侯府一举铲除,而长公主之子,程遥君就正是自己的踏板。

他不是喜欢自己吗?自己就正好利用他,等自己登上那个至尊之位了,自己可以将他一脚踢开。

而现在苏佳彤那个家伙竟敢对自己的猎物动手,那就不要怪自己对你出手了。

湘院。

“不好了!不好了!”

卿香犹如吃了炸药般,风风火火地跑到了湘院,进了屋子,对着还在休息的苏璃璃道:“小姐,你有没有听说,三小姐和堂小姐打起来了。”

苏璃璃猛地睁开眼,美眸流转间,动人心魄,她坐起来笑道:“这么快?”

她还以为得过两天苏嫣儿才会发作,没有想到,效果不错嘛!

“这么快?”卿香疑惑走过去,“小姐,难道我出去这段时间,你做了什么?”

苏璃璃收起笑容,认真道:“吩咐你做的事,做的怎么样了?”

“小姐放心,人已经找到了,他也答应,会听话的。”卿香傲气道。

“那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不过,这个东风还要再安排一下。走,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好戏。”

苏璃璃说着便走了出去。

卿香赶紧跟上。

飘雪居。

一刻钟前,身穿绿色长裙的柔弱女子坐在梳妆台前,对镜自照,用胭脂给自己脸上涂抹。

只是无论她用了多少胭脂,都没有办法掩盖她苍白的面容。

她愤怒地将桌上的胭脂盒向地上一扫,伺候她的奴婢当即跪地。

“这镇国侯府就这么穷吗?连点好胭脂都买不起,本小姐看你们是活腻了,你们竟然用坏胭脂欺负我。

我可是你们镇国侯府的堂小姐,我爹可是镇国侯的亲弟弟,你们照顾不好我,你们信不信,我让伯父将你们统统发卖。”

苏佳彤跟着父亲和兄长来到镇国侯府,是来享福的,而且刚来时和苏嫣儿聊了一次,觉得这个镇国侯府,明明就是他们的。

而他们只需要将伯父、伯母还有他们的儿女都杀了,哈哈!那他们就是这里的主人,以后,她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皇家儿郎、珠钗首饰任她挑选,那样的日子,才是自己该拥有的。

“苏佳彤,你给我出来。”

就在她做着春秋大梦的时候,忽然从门口传来了一声尖利的喊叫,听这声音,倒像是自己刚刚来之前去见过的苏嫣儿。

她怎么来了?

似乎还在生气?

苏佳彤走出屋子,看到院子里站着的,果然是自己刚来时见了的苏嫣儿。

只是此时苏嫣儿的脸色再也没有之前的和善。

她有些弄不清发生了什么,走过去道:“姐姐……”

“啪!”还没等她说完,便迎来了一巴掌。

接着便是一连串的谩骂:

“好你个苏佳彤,原本我还以为你就是个软弱的,想着带你走条好路,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你竟然勾引男人,你这个不要脸的!”

苏佳彤原本就被她一巴掌打蒙了,现在又听到她这样说,顿时不客气地伸手朝苏嫣儿打去:

“你骂谁不要脸,你骂谁勾引男人,你这个贱人,我打死你。”

“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两人扭在一起,不久便倒在地上,一会儿苏佳彤骑在苏嫣儿的身上扇巴掌,一会儿苏嫣儿打得苏佳彤连连喊救命。

可是这样的场景,就连她们身边的小丫鬟都不敢插手,生怕殃及池鱼,又怎么会有别人插手呢?

苏璃璃和卿香刚走过来,就看到了这幅泼妇骂街连挠脸的场景,当即用手遮住了眼睛:

“原本我也是好心的提醒一下,没有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啊!”

一旁的卿香:小姐,您心里怎么想的,以为说这话奴婢就相信啊!

奴婢看您还巴不得两人这样吧!看您的手虽然捂着眼,但是那食指和中指为何留那么大的缝隙啊!

不过那三小姐本来就不是个好的,自己从前和小姐也说过,小姐总是不相信。

那刚来的堂小姐看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起打死才好。

小姐到底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干了什么?

竟然能够引起这两位这么大的怒气,看来小姐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

“走吧!我有事交代你。”苏璃璃转身往湘院而走。

苏嫣儿,苏佳彤,你们上辈子欠我的,欠整个镇国侯府的,这辈子我要你们通通还回来。

“小姐有什么事交给奴婢?”有了第一次经验,卿香觉得真的不错,希望以后小姐可以多多给自己锻炼的机会。

屋子里,苏璃璃先是提笔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装进信封,然后看着卿香道:“卿香,你可知言冰珏是谁?”

“言……言冰珏?”卿香差点被小姐的话吓得晕过去。

“小姐,那可是将军府唯一的公子,也是将军府世子啊!深受皇上宠信,您怎么能直接叫他的名字啊?这若是……”

苏璃璃摇了摇头道:“唯一的公子?呵呵!卿香,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你想,既然将军大人和将军夫人都已经没在了,那皇上为何没有下令收回将军府,还让他一个将军府公子住着啊?”

卿香凝思,半天后摇了摇头,她确实不知道,按理说将军大人都已经没在了,而将军府世子也没有被皇帝封为大将军。

那将军府理应收回朝廷,为什么还让只是世子身份的言冰珏住着呢?那为什么皇帝不将他封为将军?

这确实是很奇怪。

“难道小姐知道里面的奥秘?和奴婢说说吧!”卿香笑着看向苏璃璃,眼里写满了求知欲。

“你这个小丫头。”苏璃璃用信封敲了敲她的头道:

“你认得将军府吗?不认识就让云岚去,将这封信交给那个言世子,或是他的贴身侍卫,哦,他的侍卫叫……

算了,你就记住不要让人发现即可。”

隔得有点远,她确实是忘了那个侍卫叫啥。

接过信的卿香有点懵,还有人叫算了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世子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