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边,一丝皎洁在幽暗中如此放肆,你可爱的的容颜,窃走我的视线,寂寞孤独都在此刻战胜。——言冰珏。一片落叶悄悄地飘到面前,一阵思恋在暖风中迅速蔓延,和你眼神交接,胜于万语千言,幸福和快乐也就已不再遥远的。——苏璃璃。云国昭阳五十二年,春。镇国侯府。湘院——言冰珏。。...

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天边,一丝皎洁在黑暗中撒野,你可爱的容颜,偷走我的视线,寂寞都在此刻终结。

——言冰珏。

一片落叶悄悄飘到面前,一阵思念在暖风中蔓延,和你眼神交接,胜过万语千言,幸福也就不再遥远。

——苏璃璃。

云国昭阳五十三年,春。

镇国侯府。

湘院里,寒梅还在迎着雪花傲然绽放,一阵阵的幽香传送到屋子里。

湘院。

上好的雕花镂空妆镜,用颗颗珍珠和浅色丝绦装饰,华美却不失典雅。

此时的铜镜中,一张如芙蓉出水的面容呈现在里面。

看着镜中的自己,苏璃璃满眼的怀念和欣喜。

如秋水的眸,如弯月的眉,如樱桃的口,都在向她证明,她回来了。

她苏璃璃回来了。

卿香边给自家小姐梳头,边感叹道:“小姐,你好美,即使不打扮,也是一等一的美女。”

苏璃璃伸手将卿香给自己梳头的手拽了下来,卿香疑惑。

苏璃璃看着她的手腕,那里白皙的没有任何伤痕。

但是上辈子,这里曾被苏嫣儿亲自用匕首划开,一滴滴的血滴下来,滴到了监牢的地上。

而自己就只能在一旁看着,扑打着牢门,哭求着他们放自己过去,或是为卿香包扎伤口,可是……

她们只是嘲笑的看着自己,丝毫不顾及卿香那瘦弱的身体。

他们要卿香冤枉自己和言冰珏想要谋朝篡位,这样一来,苏嫣儿就可以不用背负谋朝篡位的名声了。

可是这个傻丫头,到身上的最后一滴血流尽了,身子瘫软的倒在了血泊当中,也没有吐出一个对自己不好的字。

她看着她的手腕,有点想哭:“卿香,你这里……痛吗?”

卿香感觉奇怪,看向苏璃璃:“不痛啊!小姐,你怎么了?”

苏璃璃抽了口气,放开她的手,装作刚刚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没事,你梳吧!卿香,你记住,这辈子,你有什么想要的,都要和我说,不要委屈了自己。”

苏嫣儿,对于这些,你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对了,听说二叔他们昨天就进府了。

你拿着这袋银子去找一个叫王麻子的人,把这个交给他,就说,我有事要让他帮忙。

到时候,他只需随传随到即可,事情办成了,另有赏钱。”

苏璃璃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原来的自己真是太弱了,刚刚想了点事,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看着自家小姐向着床上走去,卿香忙道:“小姐,可是村头的那个癞皮狗王麻子?小姐找他干什么?”

“你不用管,只需要拿钱让他听话即可,我想,那种人,应该是见钱眼开的吧!

这锭银子,够他挥霍两天了。还有,保护好自己哈。”

苏璃璃说完就转身去床上躺着了。

休息了一会儿,觉得有了点精神,想着该去给那苏嫣儿上点眼药了。

否则,这镇国侯府,没有了这两位的精彩大戏,她还真觉得空落落的。

想着便起身穿了件藕荷色织金广袖的蜀锦,虽已入春,但还是该保暖的时节。

刚走出湘院门口,就碰到了似乎早就等在那里的秦晔了。

秦晔看到自己被怼个正着,当即想要转身离开。

“阿晔。”苏璃璃瞬间出声喊住了他。

秦晔站在那里,脸色臭烘烘地看着她。

秦晔是舅舅的儿子,外祖父和舅舅都是御医,却因为当年用药不慎,害了人,被判了死刑。

当时娘亲已经嫁给了爹爹,故而并没有被牵连,而秦晔只是个三岁小娃,被特赦,从此就住在镇国侯府。

只是从前自己一味的相信苏嫣儿,而秦晔和自己说的许多话自己都是不相信,所以两人的关系弄得很僵。

此时看到他,心里有种蓬勃而出的亲近感,想要伸手去摸摸他的头。

但是毕竟自己也是姐姐,也得拿出点当姐姐的样子,忍着心里的想法道:

“阿晔又是来教训我的了?”

秦晔瞥了一眼苏璃璃,见她今日却是打扮的和平时不一样。

头上虽无繁复点缀,但是那双平发髻上,竟然插着平时根本难得一见的紫玉流苏步摇。

身上穿着的,也不再是自己之前见到的毫无特色的上青下蓝,如同是乡下的小妞一样。

反而今日她的身上,穿上了一件藕荷色织金广绣蜀锦,脚上穿着金线勾勒的云海金燕鞋。

整个人看起来,犹如是画中的仙女。

让他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两人虽然是表姐表弟,也是同岁,但是苏璃璃的月份要比秦晔大,所以便当了表姐。

秦晔皱了皱眉,心里想着他不是来和她生气的,才道:

“你还知道教训?你是不是又要去见那个苏嫣儿,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你……”

苏璃璃眼睛眯了眯:“阿晔一见到我,就对我说别人的名字,到底是怕我忘了呢,还是怕我去见呢?”

她心里其实是既想笑又想哭的。

想笑是因为自己终于又听到了从他嘴里出来的唠叨。

想哭是因为……

她还能见到他……

为了不失态,她快速的走了两步,背对着他。

“你……”

抢在某人发火前,苏璃璃忙道:“好了,我答应你,我以后都听你的,我绝对不会再听苏嫣儿的话了,你也不许骂我了,听到没有?”

秦晔皱眉,看着她似乎要把她看穿似的:“真的?”

语气里的不信别提多明显了。

“爱信不信。”她说了一句便要走,却忽然想起了什么,站在那里背对着秦晔道了一声,“谢了啊!”

苏璃璃来到了苏嫣儿的嫣然居,果然没有听到里面有第二个人的声音。

“二小姐,我们小姐已经休息了。”

守在门口的梦儿道,平时的二小姐,从来不来三小姐的屋子,除非是三小姐让她来的,今日……

苏璃璃并没有非要进去的意思,看到小丫头这般紧张,打趣道:

“怎么?我来你这么紧张?难道妹妹在里面做什么我不能知道的事情?”

梦儿当即摆手道:“没有没有,二小姐,我们小姐只是在休息。”

苏璃璃自然知道她在里面干嘛,也懒得拆穿,将一张纸条递给了丫头:“把这交给你们小姐。”

梦儿看着苏璃璃就这样离开,有些讶异,但是很快便走进屋里,将手里的纸条递给了苏嫣儿:“小姐,这是刚刚二小姐要我转交小姐的。”

此时的苏嫣儿正在写信,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况且刚刚见到的苏佳彤,这不是抢自己的风头吗?

不找点事情做简直会憋死的。

听到梦儿说话,当即发了脾气:“闭嘴,没看到我在写信吗?”

手一抬便将梦儿手里的纸条扫落在地了。

苏嫣儿眼角瞟到一个“君”字,就在梦儿拾起来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她便着急地将之抢了过来。

——苏佳彤来之前,去见了程瑶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成世子的心尖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