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自己包间的时冕知,烦燥的扯开了领口的第二个衬衣纽扣,露着了他精瘦性感妩媚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胸膛。昨天见江景轩,时冕知多年未层有波动幅度的情绪,起了波澜。他我以为,只要你他做的够非常优秀,他也可以填平他母亲心中的一点遗憾。可明明,事实正好相反地。他从成年后,用了今天见江景轩,时冕知多年未层有波动的情绪,起了波澜。。...

回到自己包间的时冕知,烦躁的扯开了领口的第二个衬衣纽扣,露出了他精瘦性感的锁骨和若隐若现的胸膛。

今天见江景轩,时冕知多年未层有波动的情绪,起了波澜。

他以为,只要他做的够优秀,他可以抹平他母亲心中的遗憾。

可偏偏,事实刚好相反。

他从成年后,用了三年的时间,雷厉风行的整顿了云岩市地下的黑道,成了黑道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冕爷。

而后,他就白手起家,成了云烟市白道上年少有为的黄金钻石王老五。

他所创造的产业链,五花八门。

衣食住行,哪行都不缺,还包括影响娱乐圈风向的投资,他也有涉猎。

这也是江景轩为何来找他的原因。

他本来就看江家不顺眼,怎么可能还帮助江景轩去捧他那个虚伪的白月光。

对,关于江家的一切,时冕知都是知道的,包括从小跟江景轩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温之瑜。

据说,当初江温两家的长辈,还给江景轩和温之瑜这一辈定下了婚约。

只不过,现在的温之瑜在时冕知眼里,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而已。

随手脱掉修身的西装,时冕知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重新坐在沙发上,点开了他之前还未拒绝拉黑的好友申请。

本想把出去前没完成的举动做完,不知怎么得,时冕知看到好友申请里的那几句话,犹豫了片刻。

结果在他犹豫不决时,微信的提示音再一次响起。

同样,还是好友申请。

只不过这次的好友申请里,备注的内容换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奔放热烈。

【哥哥心情不好吗?我可以做哥哥最衷心的听众哦,哥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可以跟我讲哦~〃∀〃】

莫名的,时冕知感觉他刚才心中涌起的那股暴戾,有了消散的趋势。

视线扫回手机屏幕上,他性感完美的唇角勾起,修的干净整洁的指尖轻点,温之瑜的好友申请就通过。

至于温之瑜为什么又发了一次好友申请,自然是因为她刚才发了好友申请后,一直没有得到对方的同意。

然后系统又提醒她,她要攻略的江景轩,此刻心情正是不好的时候,所以她想了想,才又补了一次申请,加上了刚才的那些话。

阴差阳错,她的备注内容没有安抚到江景轩,反而让她加错的对象时冕知,对她起了一丢丢的兴趣。

仅仅一丢丢而已。

而且这兴趣里,是好说坏,还未可知。

毕竟,身为黑白两道的太子爷,时冕知的警惕性不是盖的。

在他刚刚见过江景轩心中不悦时,就来了这么一个“知心”的小妹妹加好友,说是巧合,时冕知是不会相信的。

再加上他的联系方式,除了跟他亲近的几个人有,其他人想要找他,都是首先要联系钟锐。

钟锐回了他后,他愿意见才会让钟锐去传达。

所以这个凭空出现添加他私人微信的人,还恰好踩到点上来安抚他,怎么看,都不会是一个意外。

时冕知向来信奉一点,没有目的的接近,都是有预谋的策划。

高端的猎手,往往都是以猎物的身份出现。

既然鱼儿想要上钩,那他这个执杆之人,怎可不满足她?

好久没有遇到有趣的事,如今有了新乐子,时冕知自然也想看看,这个加他的人,到底是谁。

——

还在上课的温之瑜,心里还在默默的吐槽着江景轩,忽然感觉压在书本下的手机震了下,她的脸上瞬间露出喜色。

眼神扫了下讲台上的老师和身旁的好闺蜜,见没有人注意自己,温之瑜这才偷偷拿出手机,解了锁后就看到,她的好友申请通过了!

她就知道,像江景轩这种脑子长一半的渣男,绝壁是见一个爱一个。

像她这个伪装过的小号添加都能通过,更别提那些上赶着朝他身上扑过去的狂蜂浪蝶。

越想温之瑜越气,她就想不明白,原主好歹也算是个富家大小姐,怎么就偏偏被江景轩这样的渣男给勾的要死要活的?

难道就因为江景轩那俊逸的皮囊?

如果不是她在自己的世界见多了各种各样的美男,说不定江景轩那种类型的男人,她多多少少也会有点兴趣。

可见惯了珍珠的温之瑜,怎么可能还会那么喜欢鱼目呢?

说起来,这江景轩也不是长得不好,只能说,他的外貌在温之瑜这里,十分的标准江景轩顶天了可以给个7分。

其中有一分,还是靠着他那家世背景堆砌出来的浮华和虚荣撑起的。

想到这,温之瑜忍不住轻“嗤”一声,心里骂骂咧咧的嘟囔了一句:要不是作者的亲儿子,江景轩怎么可能会有猪脚光环?

不管温之瑜怎么不以为意,她还是不得不老老实实的点开了她刚添加的好友对话框,准备打个招呼。

「说点什么好呢?」看着对方漆黑一片中只有一缕浅淡月光的头像,和简略的只有一个大写的“Z”的微信名,温之瑜头疼的心里念叨了一句。

江景轩这人看着装的人模狗样,这微信搞得却带着莫名的逼格,看的温之瑜忍不住又瘪了瘪嘴。

温之瑜想了想她以前看过的众多网恋金句,指尖飞快的手机屏幕上“哒哒”的敲出一句话,发了过去。

—小鱼宝宝:哥哥好。眨眼卖萌.GIF

—小鱼宝宝:我叫小鱼,哥哥叫什么呀?〃∀〃

想了太多,温之瑜发现,她这个母胎solo的宅女,哪里有什么网恋聊天的技巧,只好干巴巴的按部就班来。

只希望那个见色起意的江景轩,不要因为她这太过无聊的聊天对话,直接给她删除拉黑就好。

信息发过去后,就跟小石子投入大海般,激不起半点涟漪。

等到下课铃响起,温之瑜也没有收到对方的回信。

这样的结果,让温之瑜很是气馁。

想她好歹也是见识了各式各样的渣男茶女的新时代女性,怎么可能在一本书里就出师不利。

更何况,还是对一个花心浪荡的纸片人,她要是这都拿不下,回头说给她的好友听,怕不是要被笑掉了大牙。

想到这,温之瑜颓废的气势瞬间鼓起。

「微信不回,那我就给你打电话,看看你到底是在干什么!」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退婚后我被反派大佬盯上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