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锐。”那个被称作冕爷的男人,并也没如江景轩所愿,跟他打招呼。不是轻蹙眉头,转头看了几眼身后跟随的钟锐,沉声喊了一句,接着就趁势走到沙发的另一头,坐了下去。被老板喊到名字的钟锐,立刻见状一步,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礼貌地浅笑,直接握着江景轩伸出手的那个被称为冕爷的男人,并没有如江景轩所愿,跟他握手。。...

“钟锐。”

那个被称为冕爷的男人,并没有如江景轩所愿,跟他握手。

而是轻蹙眉头,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钟锐,沉声喊了一句,然后就顺势走到沙发的另一头,坐了下来。

被老板喊到名字的钟锐,立马上前一步,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礼貌浅笑,直接握住江景轩伸出的右手,应声回答,“江少好,有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聊。”

被人无视甚至还让属下来跟自己握手的江景轩,看着时冕知那张酷冷桀骜的脸,他恨不得上去挥拳揍两下,以泄心中愤恨。

但他也知道,他打不过时冕知。

人人传言,云烟市人称“冕爷”的时冕知,是个让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的人物。

江景轩之所以今日来找时冕知,也是因为他的新晋白月光沈心怡,想要参演一部热火的电视剧拍摄。

而这部电视剧幕后的投资人,正是时冕知辖下的影视公司。

不得已,江景轩托了不少人际关系,这才有了跟时冕知相见的机会。

所以刚才时冕知这么对他,江景轩还真的,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少爷,正事要紧。”

看到江景轩被冷落,身为他助理的杜安,自然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再怎么说,他们江氏珠宝,在云烟市,也是数一数二有名的大企业。

他们少爷江景轩,那更是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人,现在被人这么侮辱的对待,要是江家的那些长辈知道,恐怕个个都会气的要找时冕知算账。

自然今日发生的这些事,他肯定是不会说出去的。

先不说他少爷会不会丢脸,就是这人称“冕爷”的时冕知,他也不敢轻易得罪的。

鉴于这些,杜安只好小声的安抚着江景轩,让他以大局为重。

江少爷的那位新晋女友,他是知道的。

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确实是比少爷从小一起长大的温家千金温之瑜强太多了!

对此,杜安也是站江景轩和沈心怡的。只是他也知道,沈心怡的家世有点低,是配不上他们家少爷的。

所以这次他陪着江景轩来找时冕知,就是为了给沈心怡找一个可以一炮而红的机会。

这样的话,以后沈心怡真的正大光明的站在江景轩身边,才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杜安觉得,他真是个尽忠尽职的好下属、好助理。

“冕爷,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跟您合作。”

江景轩的话,打断了杜安的臆想,他赶紧把手上拿着的资料合同,礼貌的递给了冕爷的助理钟锐,附带了还露出了一个他自以为很礼貌的微笑。

只是恍神片刻的杜安,没有听出来,他的江少爷刚才对冕爷的称呼,从“你”变成了“您”。

这其中的韵味,懂得都懂,就是杜安还没反应过来而已。

被称呼冕爷的男人,不是没有听到江景轩的话,但他依然冷漠淡然的坐在那,一动不动。

还是他最贴心的助理钟锐了解自家爷的性子,礼貌中带着疏离的回了一句,“江少,我们应该没有什么产业是跟江氏珠宝可以挂钩的吧?”

钟锐的话,直白又不客气。

他家爷涉猎的产业范围很广,其中自然不乏有跟珠宝行业有关的交际。

只是钟锐做了时冕知将近八年的助理,对于时冕知的一些私事,还是知道些许。

比如最隐匿的一点,时冕知跟江景轩,可能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同父异母那种。

这其中渊源,牵扯到上一辈人的隐私,有些钟锐也只是听别人捕风捉影的聊了几句,他本人肯定是不会多嘴好奇的。

毕竟,敢私底下议论他家爷的事,恐怕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钟锐还想多活几年。

如今看到这个跟自家爷有点关系的江少上门谈合作,钟锐的心自然是偏向他家冕爷的。

不管怎么说,他家冕爷没有成为江家的少爷,那肯定是江家的人德行有损,对不起他家冕爷。

面对着从小在江家娇生惯养长大的江景轩,钟锐自然没有好脸色。

如果不是怕坏了他家冕爷的事,钟锐此时已经冷脸送客了。

“呵呵,钟先生此言差矣。凡事都没有太绝对,是吧?刚才杜安给钟先生的资料,钟先生可以先看下。如果钟先生看完觉得有意向,我们再继续聊不是?”

知道自己再贴上去,时冕知也不会搭理自己,江景轩干脆就直接给了杜安一个眼神,让他跟钟锐聊了起来。

再怎么说,他也是江氏珠宝的大少爷。

多年的教育和素养,让江景轩骨子里也有着高人一等的傲气。

这股傲气在见到时冕知之后,被打击的七零八碎,溃不成军。

可面对钟锐,江景轩还是有自己的骄傲的。

时冕知不是不说话吗?那他也不开口。

反正两个人的助理都在,事情直接让两个助理去解决就行了。

如果不是因为沈心怡,江景轩说什么也不会来找时冕知的。

正在心里为自己的小算盘洋洋得意的江景轩,突然感觉到一股迫人的气势压了过来。

等他抬头想去看时,就发现刚才还坐在那不动如山的时冕知,突然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而且,在时冕知走到门口时,江景轩还听到了一句让人听了忍不住要气急败坏的话,“钟锐,什么人都来浪费我的时间,我看你是想去非洲替一下吴聪了。”

凉薄的丢下了这句话,时冕知迈着他那匀称修长的腿,离开了502包间。

包间门口,钟锐赶紧沉声补了一句,生怕时冕知把他调去非洲跟吴聪调换,“爷,我错了,我这就处理。”

等到时冕知的身影消失,钟锐这才转身,又回到了502包厢里。

刚才时冕知和钟锐两个人的对话,包间里的江景轩和杜安二人,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们虽然来之前,也听说过这位光听名字就能让人闻风丧胆的冕爷,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连江氏珠宝的大少爷的这个面子都不给。

自然,江景轩跟杜安两个人脸上的神色都不是很好看,尤其是江景轩。

自小就被人拍马屁讨好的江少爷,头一次遭遇冷眼相待不说,甚至还侮辱跟他见面是在浪费时间,这怎么能忍??

“钟先生,是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江景轩这话问的,咬牙切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退婚后我被反派大佬盯上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