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氏前脚刚出门时,又走进去一个小姑娘,记忆中“大伯家水绣”!豆蔻年华的女孩胖乎乎的一脸婴儿肥,望着和苏叶通常高,身上六成新的细棉布裙衫,紧紧包裹着圆润饱满已抽长的少女身段,看起来婀娜绚丽多姿,亭亭玉立。苏叶在暗自做对比两个人的年龄差距,苏叶大她三岁,可这体格白芷在暗暗对比两个人的年龄差距,白芷大她三岁,可这体格,一个干瘪,一个丰满,一个黑瘦,一个细嫩…。...

沈氏前脚刚出门,又走进来一个小姑娘,记忆中“大伯家水绣”!

豆蔻年华的女孩胖乎乎的一脸婴儿肥,看着和白芷一般高,身上六成新的细棉布裙衫,包裹着圆润已抽条的少女身段,显得窈窕多姿,亭亭玉立。

白芷在暗暗对比两个人的年龄差距,白芷大她三岁,可这体格,一个干瘪,一个丰满,一个黑瘦,一个细嫩…

又是一把心酸泪………

记忆中水绣历来是个嘴甜爱拔尖的,自私又爱计较,总偷懒不干活,分到她手上的任务,总是哄着奶奶,又转到原身娘和原身手上。

此时,水绣眼神中的幸灾乐祸简直掩藏不住,又嫉恨的看着一床新衣赏、布料、被子,要是往日里,定要纳为已有。

可惜,还得她嫁给傻子才能还了爹欠的赌债,不踩几脚又不甘心,嘲笑道:

“我看你是故意假寻死,就是想得一些好嫁妆,你也配得这么些好东西。你要感谢我爹,才能让你得一门好亲事。

但是,你可别得意,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活过过年。”

“噗嗤~”极为突兀的笑声响起,白芷撩起耳边碎发,愉悦的说:“怎么,羡慕我丫环奴仆伺侯,可以衣不沾手,饭来伸手,还有大堆的金饰银饰戴着。

要不要我去找爷爷说下,水绣其实你想嫁给冯地主家长子。”

话毕,站起来,凑到水绣跟前,冷冷的说:“放心!你死了,我都会好好的活着!”

“你……你。”死丫头什么时候敢顶她的嘴,水绣活见鬼了般,“你敢骂我!”

水绣伦起巴掌扫过来,可是还没没碰到白芷半点,自己被白芷一脚踹在地上,“啪啪”,左右开弓两把巴掌落在水绣娇嫩的脸蛋上。

“痛……啊……”

瞧着嫩脸上印着两个手掌印,白芷眼里掠过一丝快意,低头看着水绣眼睛,如死神般说道:“你以往打我的,我都记着,这只是收回一点利息!”

白芷瞧了瞧瘦的一层皮包骨,布满伤痕,满手茧子的一双手,轻轻的划过水绣的细嫩脖子,“呵呵呵呵呵……”

水绣吓的全身发麻,那里还是那个卑微的白芷,此时就是历鬼,突然,“啊……你……”几声,落荒而逃。

不一会儿,咣当一声,李婆子一脚把门踢开,怒火冲天的骂道:“反了天了,死丫头,敢动手打人,那来给你的胆。过来给水绣下跪道歉,死丫头。”

水绣跟在后面,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放在鼻子下抽泣,到有几分我见犹怜的味道,只是眼里的算计藏都藏不住,看着奶奶破口大骂,唇角微勾,死丫头,敢打我!看治不死你!

原身的奶奶,痛苦的源点之一,稀疏的眉毛,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就像在瞪着你一样。厚厚的鼻梁配着薄嘴唇,极不美观,花白的头发到是一丝不乱的梳在脑后,绑了一个髻,插着一根银簪子,两边耳朵上也都戴着一只银晃晃的圆形耳环。

白芷眯着的目光透着几分冷意,乍然看去,威胁感十足,“奶奶,直管动手,你这一巴掌下去。我可不是去跳湖了,拿把剪子照样死,拿根绳子半夜吊在崔家大门口也照样是个死。

到时候抬去冯地主家的不知道是死人,还是活人了!”

李婆子颤颤巍巍指着白芷,牙根咬的咯咯作响,死了一回人都变了个样吗,敢顶嘴,敢打人,敢威胁……

“反了!反了!死丫头,你那来的胆子,我打死你个死丫头!”

白芷握住李婆子挥舞过来的手掌,眼里闪过戾气:“动则下跪打骂,你当你是天皇老子,说打就打,除非你打死我,但凡我有一口气在,看死的是谁!”

李婆子缩回手掌,吓得后退了几步,这那是白芷这个死丫头,果然是鬼上身:“老二!老二!人呢?这个死丫头,要反天了。”

崔田柱翁翁的声音响起:“娘,我在后头呢。”

李婆子怕了,到底是不敢自己动手,指着崔田柱:“你去,把这死丫头狠狠的教训一番。敢对我耍狠,眼里还有没有长辈!不知事的东西!”

看着白芷眼里没一点长辈的尊敬,顶着嘴,吓着人,崔田柱不满道:“白芷,你怎么说话的,看把你奶奶气的,快点跟你奶奶道歉。”

白芷面目冷凝,轻蔑道:“道歉,赁什么!”

瞧死丫头这神态,李婆子气得暴跳如雷:“作死呀,被个小丫头威胁我,老二你要是不教训她,你……你不孝呀,你可是娘心头肉,娘就靠你哪,你要分里外呀!儿呀!”

李婆子细长的眼睛飞刀一般的往白芷身上飚,仿佛要用眼神代替手打人似得。

崔田柱看着白芷一脸不屑,这个死丫头,还学会寻死,现在连奶奶都不恭训、不敬重,不知孝顺的丫头,“娘,你别着急,你缓缓,我教训她。”

原身家二房,一半痛苦的来源,都是这个拎不清里外的爹,纵得所有人不把二房当人看,几句话哄着找不着北,压着二房所有人像头老黄牛般,勤勤垦垦的干着最累的话,穿最差的衣,吃最差的饭。

崔田柱皮肤黝黑,黑瘦黑瘦,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活该!

这一刻,白芷一双清湛的眼眸,没有一丝感情,冷冰冰的,没有恨也没有愤怒,像是看着陌生人般,说道:

“人家闯下的祸,自己有儿有女的不去填烂账,只有像你这般没用的男人,上赶着,卖儿卖女。

人家护着自己家妻子儿女不受人欺负,你上赶着把妻子儿女的脸送上去给人家打。

人家一大家穿新衣、吃肉食。你这一家穿烂衣、吃水粥。

人家面色红润身体健壮,你这一家黑瘦病痛。

人家翘起大腿吃着零嘴指挥这指挥那,你这一家妻子儿女干不完的话。

我娘嫁给你,倒了八辈子霉。我跟弟弟们,有你这个爹,上辈子倒的大霉。

我们所有的不辛,都是因为你!

你敢打!你试试!我搅得你崔家没一丝安宁。”

崔田柱望着自己停在半空的手,怒意消散,内心如挠心挠肺的难受,都是因为自己?所以才让人看不起,都是自己没用,没有大哥会念书,没有三弟机灵,只有自己一把子力气。可是,爹和娘心里是有自己的,可是那个做子女不是得孝顺,得听父母的话……

崔田柱失魂落魄般往外走去。李婆子追上去,“老二,你别听那死丫头瞎说……”

水绣看着今天找不回场子,狠狠地剜了白芷一眼,这焖亏今儿她吃了,等着瞧,死丫头,改日必定还回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