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地主一锤定音,娶也崔家姑娘。崔老二两口子刚进正院,还没反应时回来,给白芷说了门亲事?冯地主家长子?能看中自己家白芷?沈氏一个趔趄滑倒在地,别人不明白,她但是一清二楚,冯地主家长子,三十也才,自小短路的脑袋,那是个傻子!年的娶过一门亲,那媳崔老二两口子刚进正院,还没反应过来,给白芷说了门亲事?冯地主家长子?能看上自己家白芷?。...

冯地主一锤定音,娶也崔家姑娘。

崔老二两口子刚进正院,还没反应过来,给白芷说了门亲事?冯地主家长子?能看上自己家白芷?

沈氏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别人不知道,她可是一清二楚,冯地主家长子,二十出头,从小烧坏的脑袋,那就是个傻子!

年前娶过一门亲,那媳妇可是自己村的,活生生被那傻子打死的。

冯地主家长子,不仅是个傻子,发起疯来六亲不认,把人往死里打。

“不!不行!我家白芷不嫁傻子!”

“娘,是傻子呀。”崔老二愣愣的恍神……

李婆子眼神闪躲,没想到老二家的知道底细,蛮横道:

“家里我说了算,这事就这么定了。人家要是个好样的,还能轮得着你白芷那死丫头。”

沈氏跪在地上,“相公,你快跟爹娘求情,不能害了白芷。

那冯地主家儿子是个傻子,年前才打死头一个媳妇,你想让我们家白芷去死吗?”

看着崔老二也明白过来,李婆子拿起条子往沈氏身上招唤:

“作死呀,谁害那死丫头,好不容易替她张罗的好人家。

冯地主家回话的可说了,三日后来接人,接人当天连着彩礼金一道送来。

好好的喜事,被你这个丧气的婆娘搅和的,坏事的东西!

谁说不嫁,我做主了嫁过去!白捡的好事,瞎惨和。”

崔老二一听让闰女去死,噗一声跪下不停的磕头:“爹,娘,你们就放过白芷吧,别让白芷去死。”

崔大强看着眼神松动的爹,想着娘说的一百六十两彩礼,还了一百五十两还有余,也跟着噗一声跪下:

“二弟呀,你大哥的命就指着你救,大哥从小护着你,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崔山子白了一眼,从小护着?仗着爹和娘亲喜爱,从小欺负二哥。

看着二哥头都磕出血,略有余心不忍,正想出言劝阻,赵氏拉了拉衣角,家里可没有一百六七两银子出。

李婆子窝火憋气,一手拉起老大:

“老大,你好歹是个读书人,跪老二,他怎么受得起!这事,我作主就定下了。”

崔白芷跑出来也跟着跪下,怯怯弱弱:“大伯欠的银子,为什么拿我来做赌账还。水绣、水丽不能嫁吗?”

李婆子大叫,水绣可是她心头好,冲过去揪起头发,啪啪两巴掌,边打边骂道:“死丫头,你能跟水绣比?水绣将来是要嫁秀才。”

水绣原本冷眼看着奶奶骂二叔一家,眼见着白芷那死丫头扯上自己,狠狠的瞪着跪在地上的白芷,死丫头敢攀扯我身上,待会儿收拾你。

崔白芷捂着半边红肿的脸,五根手指印清晰可见,有手指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她愿意干活,干多少活都行,可不想死,不想嫁傻子。

过年跟娘回姥姥家,听的一清二楚,嫁过去会没命的,大喊着:“爹、娘,我不要嫁傻子。”

沈氏看着白芷半边脸肿起,一脸痛楚,这是自己的闰女,从身上掉下的肉,活生生的人!如果…如果明嫁过去,人都沒了…

打死了!打死了!像个魔咒般重重压在沈氏周身。

瞬间!沈氏气都喘不上来,脸色发白,不知那来的勇气,拉起白芷边跑边喊:

“不嫁,我不同意,谁也不能拉我们白芷去。”

话毕,一溜烟儿的,人都不见了。

李婆子看着远去的二房母女,整个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又大骂:

“反了,反了!作死的,这个家我还能作主,没一点规距。不孝的东西!”

赵氏看着二嫂离去,也扯了下崔山子,回自己屋,三房可不凑这热闹。

正院里,只剩下坐一边的崔大强,还有跪在地上的崔田柱。

崔大强把李婆子拉一边,发了几回挚言,百般哄着,许诺着遥不可期的事由。

求着李婆子把这件事解决了,还搬出宏才在县学可不能讲人看不起,宏才可是个读书的好苗子;

要是知道他爹被赌场的人打残了,还如何考取功名。

李婆子不断的点头认同,宏才可是自己的宝贝孙儿,谁敢影响宝贝孙儿考学,这不是要她的命。

嫁!那死丫头一定要嫁!

李婆子挤出满脸眼泪,哭着把崔田柱扶起来,语重心长的说:

“老二,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也是娘的心头肉呀。

人家冯地主家娶的是媳妇,死了一个,那能还在死一个?

就指着新娶的媳妇给他家长子传宗接代呢,一堆的丫环奴仆看着,是享着福的命。

往后里,你跟着二房两个小的,不都跟着白芷一块吃香喝辣的。

你放心,娘还能害你不成,你是娘的亲儿子,那白芷也是娘的新孙女,娘一直把你放在心上,这是有了好事才记着你家。”

崔田柱呐呐道:“娘真的不会死人?不是害白芷?”

崔大强一旁哄道:“二弟,你信大哥,主要是人家看上了白芷勤快,是个能生养的。

我们家水绣不行呀,太小了,还不能生养。不然,我就把水绣给过去,人家不收呀。

大哥以后还得指着白芷,让白芷帮衬着家里。”

崔老汉在一旁冷眼看着老婆子和老大哄着傻乎乎的二儿子,内心有许些挣扎。

一大家总得有个能出头的,老二指不上,老大虽说这次犯了事,可往后还得指着老大,指着老大家宏才考取功名。

老三家的就一门心思在岳家。

只能老二多担待些。

崔田柱就在众人劝说中晕乎乎的答应了。

他自己也闹不明白,刚刚哭天抢地的说是坏事,怎么这会儿一家人都说是好事,个个笑脸迎人的。

崔田柱回到二房,看着哭成一堆的沈氏和白芷:

“孩子她娘,你放心,娘不会骗我们。

嫁出去也好,不愁吃不愁穿。人就是傻了点,但是有丫环奴仆看着,害不了白芷。”

沈氏痛心无比!

自己家相公一向奉婆母的话为圣旨,落个什么东西,准上交给婆母,日常里赚些铜板,一个也落不到自己手上。

这又是被婆母给哄了去,自己怎么这么命苦,一脸凄苦的喊道:

“你糊了心呀,他前一任娶的就是我们村的,打的身上没一块好肉,活生生打死的!我们不嫁,谁愿意嫁谁嫁。”

崔田柱急辩道:“可是,那冯地主家好几个商铺,百多亩良田,白芷肯定能享着福。

在说,娘说一定要嫁,刚刚,我……我也已经答应了……”

悲痛欲绝的白芷听着父亲的话语,一直如此,干不完的话,挨不完的打骂,失望和绝望不断叠加。

凄凄月光下。

正院和大房见事情有了稳妥的解决法子,还能攀上冯地主家,都放下心来,很快进入梦乡,做着美梦。

三房到是嘟嚷几句,略替二房抱不平。

只有二房,哀伤!悲痛!弥满屋子,一屋子辗转难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病弱权臣被悍妻喊去种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