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好不容易不愿意回宫了。”姬若华眸中有了笑意,压在心中的大石落下来。“皇舅这是选择放弃剃度出家了?”顾谨谦笑得蔫坏,挤眉弄眼,“是因为昨天那位姑娘吗?那姑娘很好看?”姬煌宇眸色一沉,“来人!把顾谨谦……”“我错了。”顾谨谦忙躲姬世华身后,笑得献媚。姬世姬若华眸中有了笑意,压在心中的大石落下。。...

“皇帝总算愿意回宫了。”

姬若华眸中有了笑意,压在心中的大石落下。

“皇舅这是放弃出家了?”顾谨谦笑得蔫坏,挤眉弄眼,“是因为昨晚那位姑娘吗?那姑娘很漂亮?”

姬煌宇眸色一沉,“来人!把顾谨谦……”

“我错了。”顾谨谦忙躲姬世华身后,笑得讨好。

姬世华有些无奈,“谨谦被我惯坏了,让皇上见笑了。”

姬煌宇凤眸幽深,沉着脸,“皇姐该管管了!没大没小的!”

“我省得的!母后惦记你,我这就安排人送你回宫!”

……

姬世华让人安排了马车,又调了四十人的护卫队,让顾长安和顾谨谦亲自护送姬煌宇回宫。

一行人刚出大门,就见一个衣衫破旧约莫七八岁的小童跑了来。

小童眸子明亮,昂着头,眼珠滴溜溜的转,目光在一群贵人身上来回,“顾谨谦在吗?有人让我把信交给一个叫做顾谨谦的人。”

“信?什么信?”

顾谨谦带着疑惑,从人群中走向小童。

小童先确认了一遍他叫顾谨谦,才把信递给他,“那个人说,让顾谨谦把信转交给他府中的客人。”

小童认真地说完,转身跑了。

顾谨谦拿着信,当看清信封上的字的时候,愣了一瞬,眼神变得古怪。

菩提树下,狗男人?

是说的皇帝陛下吗?

狗男人亲启,是让他把信交给皇帝陛下亲启的意思吗?

这是昨晚那女子写来的信?

“怎么回事?”姬世华沉声问。

“儿子也想知道怎么回事。”顾谨谦笑着,朝着姬煌宇走去,眼神暧昧,“皇舅,这是某位姑娘送给你的情书哦!”

“无聊!”姬煌宇冷冷道。

“真的是给你的!”

顾谨谦把信递上,特地让他看到信封上的字,“呐!您自己看看吧!”

菩提树下,狗男人亲启!

姬煌宇脸瞬间就黑了,即使没有指名道姓,他也知道骂的是他!

呵!

好大的胆子!

“皇舅,快拆开来看看,看人姑娘写了啥。”顾谨谦催促,他好奇得紧。

“扔了!”

姬煌宇黑沉着一张脸,径自往马车走去。

顾谨谦乐呵呵地跟上,“皇舅,您要不看,我就直接拆开了,要是那姑娘写了什么旁人不能看的,那……”

“拿来!”

姬煌宇寒着脸,伸出了手。

顾谨谦嘿嘿笑,贱不呲呲的把信给递上。

姬煌宇一看到狗男人亲启五个大字就怒火中烧,“你把信拆开!”

顾谨谦:……

狗男人亲启诶,他拆信他不就是狗男人?

在皇帝凌厉的眼神逼视下,默默拆信,狗就狗吧,他好奇信里头写了啥。

拆了之后,双手恭敬地递给姬煌宇,笑嘻嘻的,“您老亲启!”

姬煌宇冷着脸接过信,打开一看,眉头死死地拧成一个川字,写的什么玩意儿?

全是药名,还备注了用量,怎么看都是一张药方。

给他送张药方做什么?

“去把府医叫来!问问这药方是做什么用的!”

姬煌宇冷着脸,将药方扔给顾谨谦。

顾谨谦疑惑的看了信,看来看去确实是张药方,忙让人去叫府医。

等了不大会儿,府医匆匆前来。

顾谨谦直接将药方递给了他,“你看看这药方是做什么用的?”

府医接过,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回二少爷,这是一张补肾的药方!”

补肾?

顾谨谦僵化了,僵硬地扭头看向姬煌宇。

姬煌宇也僵化了,不过片刻,一张脸黑沉如锅底,浑身冒寒气,气笑了,“呵~”

先是骂他狗男人,又明晃晃地暗讽他不行,呵!

那女人……

呵!

顾谨谦神色一言难尽,看着姬煌宇欲言又止,他皇舅这些年不近女色,是因为身体不好?

这得赶紧禀报太后,早知道,早治疗。

“去查!把那个女人找到!”

“皇舅,那姑娘长什么模样?有什么比较明显的特征?”顾谨谦问得小心。

姬煌宇仔细回想,懊恼的发现,怎么也想不起那女子长什么模样。

当时天将亮未亮,他清醒之后,以为那女子是太后安排的,恼火于自己被算计,忍着踹她一脚的冲动,随意瞥了眼就走了。

根本没太看清模样。

后来想着把一个衣衫不整的姑娘扔下不妥,中途折返,却不料那女子已经不见了。

不知道是自己走了,还是被歹人带走了。

以至于他去找方丈剃度的时候,心神不宁。

“皇舅……”顾谨谦久等不到姬煌宇的话,忍不住出声。

“那女子……”姬煌宇语气沉沉,他隐约记得,那女子身上有股药香味,指甲锋利,牙齿也锋利……

“那女子身上有药香味,又会写药方,估摸着,家里行医的。”

“长相呢?”顾谨谦问。

姬煌宇板着脸,“没看清!”

顾谨谦:……

复杂的眼神看着姬煌宇,摇头叹气,“唉!怪道人家骂你,真的挺狗的!

把人吃干抹净跑掉就算了,还连人姑娘什么模样都没看清,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话说得义正言辞,完全没有自己参与了算计皇帝的觉悟。

姬煌宇眸危险地眯起,眼神冷得像冰渣子。

顾谨谦浑身一抖,忙自打嘴巴,“臭嘴!说错话了!千错万错,都是太后娘娘的错!皇舅跟小的一样,都是无辜的!”

姬煌宇眸光冷若寒潭,沉着脸,低沉而又缓慢地呼出一口气,这是他外甥,亲外甥……

“朕决定……把靖王府端容郡主许配给你!”

顾谨谦傻眼了,紧接着跳脚,“我不要!”

姬煌宇皮笑肉不笑,眼神凉凉,“你要!不要也得要!”

“我不要!皇舅我错了,真错了!”顾谨谦可怜兮兮的,就差跪下了,“端容那个泼妇……嘤嘤~皇舅,你开玩笑的吧?”

“君无戏言!”

顾谨谦瘪着嘴,委屈巴巴的,“皇舅,要不您还是出家吧?小的亲自送您去普陀寺好不好?护国寺也行。”

姬煌宇冷着脸,“你就等着娶端容吧!”

顾谨谦求助的目光看向姬世华,“娘……”

姬世华嫌弃地撇开了脸,自己作的!

顾谨谦绝望了,正准备继续求情,忽然心口刺痛了一下,眉头紧拧,手下意识捂住心口,躬身,一脸痛苦……

“府……府医……”

话还没说完整,就一头往地上栽去。

姬煌宇下意识去扶他,扶住顾谨谦的同时,心口忽然一阵刺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退婚后我被皇帝宠成了妖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