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慕吟初的姗姗来迟,慕老夫人十分非常不满。特别她那一身绿色的行头,太过意略有指,明晃晃地再次提醒着众人,家门出了什么样的丑事。打慕吟初一屋里,慕老夫人就铁青了一张脸,眼神说不出的锋利。慕吟初全当没瞅见,瞥了眼老夫人身旁站着的云姨娘,又看了眼左右两尤其她那一身绿色的行头,过于意有所指,明晃晃地提醒着众人,家门出了什么样的丑事。。...

对于慕吟初的姗姗来迟,慕老夫人非常不满。

尤其她那一身绿色的行头,过于意有所指,明晃晃地提醒着众人,家门出了什么样的丑事。

打慕吟初一进屋,慕老夫人就阴沉了一张脸,眼神说不出的锐利。

慕吟初只当没瞧见,瞥了眼老夫人身旁站着的云姨娘,又看了眼左右两侧分别坐着的二夫人李氏,三夫人王氏,二小姐慕清影,四小姐慕南雪。

这么多人,准备会审吗?

慕吟初玩味一笑,福身行礼,“吟初见过祖母。”

“听说你昨儿一宿未归?”慕老夫人冷声质问。

“祖母消息灵通。”

众人没想到她会坦然承认,脸上都或多或少流露出诧异。

慕老夫人沉着脸,“你一侯府贵女,彻夜不归,这成何体统?若是传出去,坏了名声,该如何向忠勇侯府交代?!”

“名声有什么打紧的呢?”慕吟初笑着,笑意不达眼底,“我那使尽下作的手段勾搭未来姐夫恬不知耻的三妹妹,已然臭名远扬,不也照样风风光光地嫁进了忠勇侯府?”

转眸看向云姨娘,笑问,“姨娘你说是也不是?”

云姨娘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你!”慕老夫人被噎得脸色黑青,“你简直……那是你妹妹!她虽行事有几分不妥,但你们毕竟是姐妹,不说相互帮衬着也不该让你如此谩骂记恨!

你堂堂侯府嫡女,将来是要嫁入忠勇侯府当主母的人!丁点容人的气度都没有!你这是善妒!是大忌讳!”

“善妒?呵呵!”

慕吟初笑意盈盈,眼神却不含丝毫温度,“我堂堂侯府嫡女,将来是要三媒六聘堂堂正正嫁给人做正妻的,我会嫉妒一个使尽下作的手段才能谋得一个小妾身份的庶女?祖母未免看轻了我!”

老夫人脸色难看,“不嫉妒,那你为什么容不下雨柔?”

“我没有容不下,我是觉得恶心,万分恶心。”

慕吟初笑着,讥讽的眼神看向云姨娘。

“我母亲去世得早,父亲担心继母薄待我和哥哥,所以不肯续弦。这些年,姨娘伺候父亲,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三个月前,父亲还特地跟我提过,要提了姨娘做正妻,我没有反对。”

云姨娘面上先是一喜,紧接着流露出忐忑不安。

慕吟初唇角的笑意加深,“姨娘本来有机会做正妻,慕雨柔也有机会做嫡女,只可惜……侯府嫡女又怎能嫁予人做妾?我们荣安侯府丢不起那个人!所以,姨娘你,往后只能是妾!”

云姨娘怔怔地看着慕吟初,神色恍惚,一瞬间面如死灰,手扶住椅背,才能堪堪站稳。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慕吟初满意一笑,再度看向慕老夫人,“我昨儿确实一宿未归,至于去哪儿了,实不该祖母过问。

待父亲回府,若父亲问起,我自当会向他交代。

以后没什么大事,就不要唤我过来了。”

慕吟初敛了笑,瞥了在场的众人一眼,冷嗤了一声,摇着团扇,翩然离去。

裙摆轻盈飘逸,行走间,一步一生莲。

“放肆!”慕老夫人阴沉着脸,血气翻腾,手重重地拍在椅子扶手上,被气得浑身发抖,“简直太放肆了!反了反了!反了天了!”

在场除了神色恍惚的云姨娘,其余人全都一脸惊愕,不可置信。

这是那个人人都道温柔贤良,端庄知礼,好脾气的慕家大小姐?

同一个府里生活十几年,竟是全都看走了眼。

……

出了正院,慕吟初脚步轻快。

回屋之后,卸了妆容和一身装束,继续补眠。

她昨夜睡得并不好。

本以为能够很快睡去,闭眼却全都是昨夜的事。

初醒时慌乱,如今只剩下愤怒。

她被人给侵犯了,那个侵犯她的狗男人还跑掉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去调查清楚,昨天夜里出现在普陀寺外菩提树下的男人,我要知道他的身份姓名年龄,长得丑就埋了,长得好看就留着!”

空气波动,隐卫离去。

慕吟初心头怒火难消。

那个狗男人,最好长得好看一些,不然,她不仅埋了他,还要刨了他家祖坟!

就算长得好看也是个下流的无耻败类,她一定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

普陀寺。

姬煌宇迟疑着,离开了大雄宝殿,不知不觉,行至菩提树下,他眉头微拧,神色有几分恍惚。

站立许久,沉默着,往山下去。

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衣发渐湿,周身染了寒意。

头顶上方多了一把油纸伞。

顾谨谦衣冠楚楚,走在姬煌宇身旁,笑得蔫坏,“皇舅,您看,换了那么多座寺庙,都说您尘缘未了,可见,您注定属于这尘世,超脱不了。”

“昨晚的事,你干的?”姬煌宇沉声问。

顾谨谦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看不出他有生气的迹象,这才说道,“确切的说,小的只是参与了给您送姑娘这个环节。

计划是太后娘娘定的,药是闻云庭下的,姑娘是荀南旭找来的,小的只负责把姑娘送过来,结果……”

没用上!

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昨儿那姑娘……”

姬煌宇冷脸,“闭嘴!”

顾谨谦干笑,一脸讪讪。

好吧,他闭嘴,他只是想问问那姑娘漂不漂亮。

昨儿,他路上遇到点事儿,晚了一步,到的时候,这位爷已经跟人颠鸾倒凤了。

他也不敢靠近。

今儿一早,就见一绿色的身影急匆匆下山。

他让人去追了,结果那姑娘跑太快,没追上。

若是个丑八怪,还侥幸怀了龙种……

顾谨谦只觉得脖子凉飕飕的,偷偷瞧了眼冷着脸的姬煌宇,犹豫再三,“那个,昨儿出了点意外,小的带来的姑娘没派上用场。”

一句话,成功让冷着脸的姬煌宇表情皲裂,脸色一点点往下沉,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

顾谨谦打了个寒颤,心突突地跳,忽然撒腿就跑。

嘤嘤~

他要去找长公主救命!

他也只是奉命行事啊!

谁让皇帝陛下都二十六岁高龄了,不近女色呢!

逼急了还想出家!

为了皇嗣,只能出损招了!

他也不想出意外啊!

姬煌宇眉峰紧蹙,刚毅的面庞如覆上千年寒霜,浑身散发着蚀骨凉意。

漆黑幽深的凤眸死死地盯着远去的顾谨谦,眸底是狂风暴雨般的怒,眸光冷冽锋利如刀。

这一方天地,气息冷得骇人,细雨都好似凝结成冰。

忽的,十几个黑衣人出现,二话不说,直接冲着姬煌宇挥刀。

姬煌宇剑眉倒竖,抽出腰间的软剑,沉着脸迎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退婚后我被皇帝宠成了妖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