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城,温家别墅。俞安晚被被软禁了,别说出来温家大门,就算出这个主卧室都没可能会。她出门时见了多年看不见的学长,结果却被俞放心那个小贱人给谋算了,阴差阳错的让温津在酒店内把俞安暖抓了一个正着。她作出解释过,但是是所以不当心被酒店提供服务生把果汁倒到身上了,俞安晚被软禁了,别说出温家大门,就算是出这个主卧室都没可能。。...

丰城,温家别墅。

俞安晚被软禁了,别说出温家大门,就算是出这个主卧室都没可能。

她出门见了多年不见的学长,结果却被俞安心那个小贱人给算计了,阴差阳错的让温津在酒店内把俞安暖抓了一个正着。

她解释过,不过就是因为不小心被酒店服务生把果汁倒到身上了,所以才会去学长的房间处理。但温津不信,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是厌恶的。

俞安晚知道,温津想离婚,但碍于温老太爷,温津不敢提及,不能光明正大的把他的白月光带到台面上,自然就对她这个霸占温太太位置的人极为的不满。温津从来没爱过自己,但她却爱温津入骨。若不爱,当年就不会费劲手段的要和温津结婚。

而现在,俞安晚看着自己手中的验孕棒,再看着今日微博的头条,那是温津亲自到机场接她的画面,媒体在温津的默许下,是用温太太来形容她。

而这个她,才温津的挚爱,是温津的心里的白月光。

俞安晚嗤笑一声,这画面,成了压垮俞安晚最后的稻草。

温津不是要离婚吗?她成全他!温津敢公然给自己难堪,她就能敢送温津上头条!

沉了沉,俞安暖没迟疑拿起手机,拨打了温津的电话,知道温津不会接。俞安晚也不介意。

很快,俞安晚重新发了消息:【温津,我要离婚。】

消息发出去,俞安晚就没再理会,站起身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而这一则消息发出去不到1小时。温津的助理就来了,把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递给了俞安晚。

俞安晚似笑非笑的翻了翻。全都是对自己的不平等条约。但是俞安晚不介意,快速的签字还给温津助理。

助理都有些意外。俞安晚答应的太快了。但是助理没多说,很快就起身离开。俞安晚看着助理离开的方向,倒是面无表情的。

狗男人,离婚都能这么敷衍。

俞安晚低敛下的眸光里,闪过一丝的狠戾。她最见不惯的就是温津的淡定。这张脸,她会狠狠撕裂。以前她有多求着温津,现在她就要让温津多求着自己!

……

两天后——

“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俞安晚给我找出来。”温津咬牙切齿,阴沉的开口的。

“是。”助理大气不敢喘。

全丰城的人都没想到俞安晚竟然能做这么放肆的事情。她出轨了一个奇丑无比的男人。还大大方方的把他们的床照发给了媒体,公开了她和温津离婚的消息,理由是温津不行。

温津这辈子没被这么羞辱过。而这样的羞辱竟然是俞安晚给的。那个对自己毕恭毕敬,从来不敢反抗的小女人。离婚还狠狠的摆了自己一道,颜面全无。

加上温津和俞安晚结婚3年,他们没任何孩子,无疑又更确定了俞安晚的爆料。

温津脸色铁青,他就不信俞安晚插翅能飞,只要找到他,他会毫不犹豫的弄死俞安晚。

结果,任凭温津掘地三尺。俞安晚就这么硬生生的从丰城消失了。360度无死角的找不到。就好像丰城从来没这么一个人一样。

……

7个月后。

温津却意外的接到电话。电话是丰城里水县警察局打来的,让温津去认领一具女尸,还有一个早产的婴儿。

温津第一个想到的是俞安晚。

4个小时后,温津看见了一个泡到发白的女尸,还有一个极为虚弱的婴儿。

温津冷笑出声,他怎么都没想到,让他掘地三尺找不到的女人,现在竟然变成了一具溺水死亡的尸体,还给自己丢下一个早产儿。

这个敢公然羞辱自己的女人,凭什么?

温津下令彻查,做了亲子鉴定和女尸的DNA检测,亲子鉴定的结果,俞安晚留下的孩子,确确实实是温津的,而女尸的DNA鉴定却在无人知道的时候,被人侵入系统,篡改了。

递给温津的报告里,这具女尸就是俞安晚。

“俞安晚,我让你死了都不安心。”温津说的阴狠无比。

……

——

6年后——

丰城国际机场。

一个穿着绿色碎花裙的女人出现在人群里,扎着丸子头,脚下踩着一双小白鞋。肤如凝脂,天鹅颈性感好看,巴掌大的小脸称着精致的五官,任谁都挪不开眼。

在她微微俯身的时候,深V的设计,让春光若隐若现,性感的要命。

“妈咪,走光了。”一个肉乎乎的小手挡了一下俞安晚的胸口。

俞安晚轻刮了一下俞小宝的鼻尖:“不会。”

俞小宝噢了声,也没说什么。她比谁都了解俞安晚,情愿走光,也要美,这没有任何道理可以讲的。

“妈咪,我们回来是找爹地的吗?”俞小宝仰头问着俞安晚。

俞安晚安静了下,说的面无表情的:“你没爹地,你是妈咪一个人生的。”

俞小宝有些困惑。她的手托着自己和俞安晚一模一样的脸,完全不理解。没爹地,妈咪怎么生的出呢?

忽然,俞小宝的脑袋就被人敲了一下,她疼的哇的哭出声:“哥,你干嘛打我。”

“妈咪雌雄同体。不要问了。上车。”俞大宝牵起俞小宝的手,没给她再说话的机会。

俞安晚:“……”

她怎么就雌雄同体了?但是说到自己的儿子,俞安晚还是有些怕的。明明才6岁,但偏偏气势惊人。俞大宝看着你说话的时候,你能硬生生被盯出一个洞,这种强势的基因,一看就是狗男人那遗传来的。

差评。

俞安晚扁扁嘴,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俞安晚的眼神定了定,这么巧?这是谁啊?可不就是狗男人温津。真是好久不见了!

要是让俞家的人和温津知道自己还活着,还诈尸了,刺激么?

俞安晚笑的有些坏,这种感觉,可真的太可了,而俞安晚这一次回来就一个目的,要回自己的大儿子,还要把六年前的账,都彻底的清算一下。

“妈咪?你还不上车吗?”俞小宝有些不耐烦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离婚后,妈咪A爆全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