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然抹去了嘴角的那一丝血腥,捂着被打得发肿的脸颊,面色冷凝的说:“昨天是你们给我灌酒,又是你们把我送过去的的,的话说弄错,那是你们弄错,跟我有什么关系?”“小贱人,还敢犟嘴?看我不被打死你!”苏若云勃发大怒,再一次冲过去的,将简然踹踹倒在地上接着从旁边的墙面上,拿下一条又粗又可怕的马鞭,对着简然狠狠的抽打着。。...

简然抹掉了嘴角的那一丝血腥,捂着被打的红肿的脸颊,面色冷凝的说:

“昨晚是你们给我灌酒,又是你们把我送过去的,如果说弄错,那也是你们弄错,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贱人,还敢顶嘴?看我不打死你!”苏若云勃然大怒,再一次冲过去,将简然一脚踢倒在地上。

接着从旁边的墙面上,拿下一条又粗又可怕的马鞭,对着简然狠狠的抽打着。

一边打,她一边恶毒的骂着:“忘恩负义的小贱人,我允许你跟你那个不知廉耻的小三妈活着,就已经算是慈悲心肠。

你竟然敢蹬鼻子上脸,跟我在这儿叽叽歪歪。哼!今天我就要打死你!”

不过,简然此刻是不会让她继续打的,她艰难的爬起来,一把扼住了苏若云的手腕。

一字一顿的说:“你打我骂我糟蹋我都可以忍着,但是我妈妈那边的手术费,你们答应了的,必须给!

今天再不做手术,她就要死了!”

“她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呵呵,对,你提醒我了,还有林素妍那个贱人!”苏若云抽出手腕,眸子里闪过一抹阴鸷。

紧接着,就看她掏出手机,拨通医院的电话,冷声道:“对,是我,现在立刻把那个贱女人扔出医院!”

说完,继续对着简然挥鞭子。

简然的衣服都被她抽的破了,一道道伤痕,跟着昨晚暧昧过的痕迹叠加在一起。

真是有些触目惊心。

可是苏若云一点都不心疼,她只要想到是简然让他们丢了那么大的项目。

就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爸,请你别让她把我妈妈赶出医院,请你救救我妈妈,好吗?”简然被打的几乎要站不起来了,她只能看着简友恒。

只能带着最后一丝的希冀,求这个男人还有一丝丝的良心,可怜可怜她那个被这男人毁了一生的母亲。

可是,简友恒看都不看她,只是上来拉着苏若云的胳膊说:“老婆啊,别打了,你手都该疼了。

而且一会儿如沁的同学要来。看家里有这样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孩子,丢人!”

这时,那边沙发上一直在看戏的苏如沁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抱着胳膊走过来。

用一种鄙夷轻蔑的姿态,冷笑着扫了简然一眼,慢悠悠的说:“是啊,妈咪,你别打了。

快把她扔出去吧,咱们家的地毯都被她弄脏了,我同学来会笑话的!”

见宝贝女儿这样说,苏若云这才收起鞭子,对那边的佣人打手势,咬牙切齿的说:“把她跟她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

还有联系她那个大学,直接给她办退学!她这种小贱人不配拥有好的教育!”

一直到被他们扔出去,简然都没有机会再开口要钱。

门外,狂风大作,雨水冷漠无情,噼里啪啦的不停的往人身上砸。

简然被扔在了别墅大门外面的行车道上,全身都湿透了。

鞭子抽打过的伤口,被雨水蛰的生疼。

可是她并没有哭,她艰难的爬起来,颤巍巍的朝着那扇大门伸手。

钱!

她妈妈镇定需要手术费救命!

“啧,都这样了,还赖着不走啊,你真让我恶心!”撑着伞出来接同学的苏如沁看简然又站起来了,眸底闪过了一抹嫌恶。

紧接着抬起脚,狠狠的踹向简然的小腹。

然后,就听到一声巨响,简然的身体被一辆车子撞得抛了出去。

“天啊,撞上人了……这……会死吧!”

雨水剪辑的世界中,简然看到苏如沁嘲讽淡漠的表情,还有其他人麻木不仁的动作。

艰难的眨了眨眼睛,就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夫人怀里的小包子竟是亿万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