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恒发完火这才特别注意到颜莞卿,立刻缓了语气换了脸色慈祥道:“卿儿,怎么回来了?找为父有什么事?”任谁也看不出适才青筋沉闷发脾气的人是颜恒。颜莞卿随后福了福身,眼中饱含了儒慕之情望着颜恒,“给父亲请安,女儿听闻父亲动气,适才回来,还请父亲多保重身体。”颜莞卿先是福了福身,眼中充满了儒慕之情望着颜恒,“给父亲请安,女儿听闻父亲动怒,方才过来,还请父亲保重身体。”。...

颜恒发完火这才注意到颜莞卿,立马缓了语气换了脸色慈爱道:“卿儿,怎么过来了?找为父有事?”

任谁也看不出方才青筋突兀发火的人是颜恒。

颜莞卿先是福了福身,眼中充满了儒慕之情望着颜恒,“给父亲请安,女儿听闻父亲动怒,方才过来,还请父亲保重身体。”

随之吩咐道:“冬清,将我前日为父亲炒制的龙井泡盏茶来。”

冬清闻言立即福身前往茶水间。

对于颜莞卿的儒慕之情及孝心颜恒很是受用。

顿觉得长女果然是最关心他的,没白疼。

“卿儿果然长大了,都知道关心为父了。”颜恒欣慰道。

“父亲是女儿最最亲的人,有父亲,才有咱们侯府,才有女儿衣食无忧的安定,是父亲为女儿遮风挡雨,女儿自然最最关心父亲。”颜莞卿适当的娇嗔道。

适时,冬清端着黑漆描边茶盘出来。

“父亲吃茶,上次的龙井父亲说还差点火候,女儿这次在火候上费了一番功夫。”

颜莞卿星眸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一副乖学生的样子令颜恒不禁好笑心情愉悦。

“好好好!”颜恒朗声道,端起茶盏轻轻地刮了刮轻抿。

在颜莞卿期待的注视下,颜恒闭目静品茶水的润感,良久,“甚好!”

颜莞卿闻言顿时喜笑颜开,“父亲喜欢就好,一会儿我让冬清将剩余龙井给父亲送过去,喝没了,女儿再炒。”

颜恒点头满意道:“辛苦卿儿了。”,有孝心又听话的闺女哪个父亲会不喜欢呢?

于是,严恒很慈爱地抬手揉了揉颜莞卿的发顶。

有一瞬间颜莞卿差点躲开了,但最终低头笑的一片腼腆只是低垂的眼眸中一片淡漠有着不属于这个花季的沧桑······

“侯爷,大姑娘······”看着颜恒和颜莞卿一副父女情深的模样,夏姨娘顿觉膝盖更疼了,忍不住怯怯出声。

“父亲,夏姨娘这是?”颜莞卿故作不知问道。

其实,她本就是故意忽视夏姨娘这么久,想看看她能忍到几时?也让她多跪一会儿。

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这就沉不住气吗?

“哼,将本侯说的话记在心上,三天内,本侯要是见不到那个蠢货,连累了侯府到时候别怪本侯无情!”

颜恒绷紧了脸冲着夏姨娘冷声道。

又缓了语气继续道:“这事卿儿不用管,有空多去看看你母亲,她啊········算了,为父还有公务在身先去书房处理,早晚天气凉你身子骨弱要记得多披件衣裳。”语罢不多作停留抬脚离开。

提起长乐公主,颜恒有心想说点什么?但想起长乐公主的脾气颜恒就不想再说下去了。

“恭送父亲。”颜莞卿乖巧的目送着颜恒离去。

等着颜恒出了院门,颜莞卿这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跪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夏姨娘,眼中一片漠然。

夏姨娘还沉浸在颜恒的话语中,担心侯府受到牵连,她是侯府的贵妾她的三个孩儿也都姓颜,若是侯府不好了,那她与她三个孩儿自然也不会好,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怎愿意过粗茶淡饭的日子?夏姨娘心中有一瞬间的慌乱。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夏姨娘想起颜恒提到长乐公主瞬间如打了鸡血一般满血复活。

她怎么就忘了,侯府还有一尊大佛呢!

长乐公主可是当今皇上最为尊敬、疼爱的公主,皇上只有这么一个嫡亲皇姐自然极尽荣宠,只要能让长公主出面替弟弟求情,这一切的难题不都迎刃而解了吗?她真是急昏了头这都没想到。

可难的是,她只是一个妾室平日连长乐公主的面都见不到。

只因长乐公主从嫁入侯府后就从不轻易踏出她的清泠院,便是她们这些妾室想去请安也被长乐公主身边的女官挡回来,说是免了请安,侯爷也默认了。

以至于她们这些人见到长乐公主的面屈指可数。

若想让长乐公主帮忙,唯有长乐公主的宝贝闺女才行,侯府的嫡长女颜莞卿。

“大姑娘,大姑娘,你帮帮婢妾吧,婢妾实在是没办法了,大姑娘你和公主求求情,求公主殿下帮婢妾的弟弟向皇上求求情,皇上最是疼爱公主殿下了,若是由公主殿下开金口,婢妾的弟弟定能平安无事。”

夏姨娘跪着上前想要拉着颜莞卿的裙摆求情。

未等夏姨娘上前,冬清直接挡住了夏姨娘的去路,“夏姨娘请自重,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姑娘欺负了夏姨娘。”

夏姨娘心中恼怒,冬清这个小蹄子竟敢挡她路,令她无法接下来的苦情戏。

无法,夏姨娘只能怯怯起身。

“是婢妾鲁莽了。”夏姨娘顿了顿继续道:“还请大姑娘行行好,帮帮婢妾,帮帮婢妾的弟弟,哪怕是看在梨儿的份上。”

梨儿与大姑娘一直交好,不是同胞胜是同胞,有梨儿的情分在,不怕大姑娘不帮忙,夏姨娘暗自想着。

殊不知,颜莞卿在听到颜梨这个名字的时候,星眸中闪过一道厉光快得令人看不清。

颜莞卿言笑晏晏地走近夏姨娘,素手轻轻将夏姨娘脸颊上的一缕碎发拨到耳际边。

指尖上冰冷的触感仿佛毒蛇般冰凉令夏姨娘心尖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抬头却是瞧见颜莞卿如沐春风般的笑脸,只听颜莞卿轻声细语道:“姨娘放心,我这就去见母亲,夏家定然无事!”

夏姨娘闻言顿时大喜过望。

“多谢大姑娘,大姑娘真真是好人,婢妾感激不尽,便是梨儿也会念着大姑娘的好。”

夏姨娘只顾着欢喜却没听出颜莞卿特意咬重了“夏家定然无事!”

出了意馨院,冬清忍不住道:“此事非同小可,姑娘难道真要帮夏姨娘?”

若是公主知道了姑娘又为夏姨娘说话,只怕该不高兴了。

冬清想不明白,自家姑娘为何要应下这苦差事。

颜莞卿拍了拍冬清的手背,示意她安心。

“不会有事的,我更不会惹母亲不高兴。”颜莞卿目光幽深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侯府嫡女不为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