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刻章。赵斯斯理所当然的休掉摄政王,过程本应坚辛才是,未曾想那位府尹大人上会楼,下去就给她印上章呈。赵斯斯留摄政王一份,自己收一份,细细地叠着,收起来那刻手指无意识轻轻一顿,往前就真的再无瓜葛。也不知道怎就红了眼,心底酸涩蒙潮。也好像全京城都知赵斯斯理所当然的休掉摄政王,过程本该艰辛才是,不曾想那位府尹大人上会楼,下来就给她印上章呈。。...

有了刻章。

赵斯斯理所当然的休掉摄政王,过程本该艰辛才是,不曾想那位府尹大人上会楼,下来就给她印上章呈。

赵斯斯留摄政王一份,自己收一份,细细叠着,收起那刻手指无意识微微一顿,往后就真的再无瓜葛。

也不知怎就红了眼,心底酸涩蒙潮。

也似乎全京城都知道她休掉摄政王,也似乎全京城都知道相府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摄政王的。

也没人敢说什么苟且污秽的,甚至还夸赞天作之合。

那谁啊,那是堂堂摄政王,摄政王的第一个子嗣,岂敢置喙半分。

赵斯斯没有再回摄政王府,站在空无人烟的一座府邸前。

高门顶端悬着楠木的匾额,上面端正磅礴的大字——赵将军府

赵斯斯一步一步迈上石阶,慢慢推开门。

就再也空无一人,风起,萧条的草屑吹过。

也许阴天的缘故,格外阴沉。

很久很久以前的四角凉亭下,总会种满阿娘喜欢的秋菊,阿娘抱着她在膝上,细细为她挽发。

她生了病,兄长不曾让任何人插手,总会守在榻边一小勺一小勺地喂她喝药。

“斯斯总是如此娇弱,受点风就着风寒,若是出阁,这哪家公子娇养得起你。”

“我明年才及笄。”

兄长总会弹她的额头,轻轻笑:“德性。”

想不下去了,不知觉红了眼圈。

随即,身后的门被打开又轻轻关上,赵斯斯调整好心绪,照旧面不改色。

柳无双来到她身侧:“这几日都不能出城,九督府兵权易主,京城将士正调度中这几日谁都不可出城,我们暂且住在将军府。”

赵斯斯微微疑惑:“九督府兵权不是一直在顾敬尧手中吗?”

柳无双细细回禀:“摄政王说身体虚弱,便上交九督府兵权,内阁六部议事政权同样交给圣上,那些人始终都跟惯了摄政王,忽然易主多少混乱些。”

赵斯斯就笑:“果真失忆昏了头。”

当年先皇驾崩,当今圣上登基全靠幼弟顾敬尧扶持上位,顾敬尧便获封摄政王。

而后顾敬尧接连搞垮盘根错节的大世族,打压各地藩王收揽大权。

仅仅三年,西楚国彻底撤藩削爵,举国政权兵力归顾敬尧所有。

可不就他顾敬尧独揽大权,一步一个脚印立在皇权之颠,事事也深得民心,但凡议事圣上都不曾反驳顾敬尧半分。

如今竟主动上交那人人可望而不可求的举国兵权?

赵斯斯也没再想,一个失忆的疯子罢了。

祠堂里,赵斯斯点香,齐礼跪拜。

柳无双再看她,轻问:“你不觉得怪异吗,相府小姐事一出,摄政王当日就突然….”

赵斯斯慢慢插好香,手碰向案台,落了细细的灰,只给三个字:“挺脏的。”

这一夜的赵府,烛火通明,却是万般寂静无声。

赵斯斯跪在灵位前,垫着蒲团,便只有一张小桌,认真梳理朝堂之上所有暗踪错结的党派。

柳无双不曾离开过赵斯斯半步,这几日一直陪着她,大理寺少卿日日都来叫柳无双回家。

“夫人,要不收留收留我?我可以看家护院的。”

“夫人…夫人…”

柳无双关门上锁,转身握紧赵斯斯的手:“不理他,你最重要。”

即便如此,赵斯斯还是看到柳无双眉眼间的温情与喜悦。

原来,有夫君惦记有夫君疼是这般模样。

-

接连十日,京城的混乱这才平息,也不知乱什么,有什么可乱的,无非就是摄政王兵权上交。

这日,赵斯斯出府采办些置品,往后赵府只能是她的去处。

秋日的风总是时不时起,天阴沉沉的黑得也快。

赵斯斯不急回府,抱在一摞花和纸盒寻了一处馄炖摊。

“来一碗馄炖。”

小厮麻利地擦着桌子:“好嘞、姑娘稍坐片刻。”

赵斯斯对好筷箸,便支着脸静等,耳畔,一声叹笑,那人同样点一碗馄炖。

长街的小巷静悄悄,总是时不时发出那人探茶抿茶的声音。

隔得近,给赵斯斯的感觉很不舒服,那人总在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

赵斯斯偏头,迎上那人的目光。

“林某见过…王妃。”

是丞相府大房的长公子,林沂筠。

林画的堂兄。

她倒是有印象,此人前年拿武科副榜,官职傍身。

林沂筠正含笑看着自己,赵斯斯扯了扯嘴角,但见馄炖端上来,草草填了肚子。

林沂筠一口未动,起身过来:“还是林某帮王妃付吧,王妃行动诸多不便。”

赵斯斯不曾理会丢下碎银,抱着锦盒离开,她虽同顾敬尧和离,但赵家还不至于拿不出银子的地步。

走得匆忙,买的花束掉落地上,赵斯斯正欲弯下腰,林沂筠已经悄然捡起。

但见夜色黑,赵斯斯不多做纠缠,单手接过花束:“多谢林大人。”

林沂筠交还她捧花,索性抢过她怀里的锦盒抱在怀里:“夜色深,我们倒也顺路。”

夜半三更的,赵斯斯抢回来:“大人,这不妥。”

手就这么空了,林沂筠怔愣住,转身打量赵斯斯一眼,她小脸微白,自带一种病态的柔媚。

紫色锦缎外罩了层薄金纱,走路也是不快不慢,便是纤细有致的身段让人瞧着随时可欺,明明就是赵斯斯。

这就是柔弱可欺的赵斯斯,可方才她抢走的时候明明很有力气,是骄傲的。

林沂筠总觉得自己感受错了,定是这样的,赵二小姐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王妃一人独来独往的,这夜深人静的,赵府同相府走的是一处方向。”

听声,赵斯斯随意道:“天子脚下,夜里有禁军巡逻。”

林沂筠看着角落里稀疏的动静:“林某说的是耗子。”

赵斯斯一下子停住:“不是,在哪儿呢。”

林沂筠手一指,指着黑暗的角落:“你看,那不是吗。”

赵斯斯不作停留,抱着锦盒就跑,她不是怕耗子只是不想跟那人走一处。

她跑得快,松松垮垮的簪子脱离发鬓,乌发如丝绸般四散开来。

林沂筠站在明灯下,在想,赵家小姐未嫁与摄政王前,京城都传赵家小姐在满是五粗大汗军营长大,颇受十万将士的万千宠爱,怕是摘星星摘月亮亦可捧来给她,便也养出了赵家小姐这般仙姿软骨,媚态万千的姿色。

还有一点,柔弱到看似任人可欺。

林沂筠也是第一次敢正眼近距离打量赵斯斯,以往她是摄政王妃,岂敢明目张胆觊觎。

不过,和离了…

摄政王不爱赵斯斯,爱的是他的堂妹林画。

抱的东西太多,赵斯斯跑不动了,林沂筠自她身后弯腰捡花束还有她发上的簪子。

林沂筠走到她跟前递给她:“诺,跑什么呢。”

赵斯斯后退两步,没接:“就不要了。”

“吁———”

驾六马的马车在他们二人面前急刹停下,赵斯斯才发现正站在道路中间挡了路。

林沂筠拉着她的手臂护到一旁,一时间赵斯斯也没发现。

一只修长矜贵的手撩开马车锦帘,赵斯斯看过去,脚步直接钉在原地,朦胧中只感觉到马车上那人一阵冰凉。

哪怕穿着锦衣,赵斯斯仍能察觉到提前入冬般的冷。

林沂筠一下子松开手,连忙拱礼道:“见过摄政王——”

顾敬尧一身黑金色长袍,手边敛着卷宗,目光自始自终落在赵斯斯身上,落在她手臂锦衣的皱褶上,那里是别人碰过的痕迹。

这一刻的顾敬尧,长眸逼视中渐渐泛着锐光,毫无生气的暗沉,再转眼,低沉冷漠的声音响起:“上来。”

赵斯斯也只是平静地同他对视,大抵有数十日未见,他还是他,高高在上的摄政王。

上来?

赵斯斯越发想笑,只道:“臣女家中便在附近,不劳烦摄政王。”

转身离开,笔直瘦弱的身影渐渐离去,秋风乍起,乱了她那头散乱的乌发,极为柔顺的掀起两缕融在风中。

顾敬尧攥紧手中的卷宗,一时间沉不下心思,不想再开口说什么。

顾敬尧在想,她是到底同那男子玩到什么程度,玩到簪子都没有一根的程度?

林沂筠还在保持埋头拱礼的姿势,紧着声音道:“无意扰了殿下尊驾,还请殿下恕罪。”

顾敬尧薄唇紧抿着不作声。

马车就此呆在长街这处很久,摄政王不说话,陈安也不敢擅自作主驾马车,只得弯下腰站在马车边。

摄政王生气了,很生气很不开心。

反正,连同林沂筠也走不了,是长久的万籁俱静,令人肺腑一片发冷。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