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杏英不彻底死心,看向楚迎雪:“婚姻大事是女孩子一辈子的事情,你得自己好好的需要考虑。嫁去镇上可什么都好,你可没必要性在这受罪呀!”“我跟二婶没曾说什么话,二婶怎么这么为我著想?”“你这孩子!你归根结底是楚家人,二婶还能害了你?”金杏英掏出一副慈祥长辈“我跟二婶没说过什么话,二婶怎么这么为我着想?”。...

金杏英不死心,看向楚迎雪:“婚姻大事是女孩子一辈子的事情,你得自己好好考虑。嫁去镇上可什么都好,你可没必要在这遭罪呀!”

“我跟二婶没说过什么话,二婶怎么这么为我着想?”

“你这孩子!你归根结底是楚家人,二婶还能害了你?”金杏英拿出一副慈爱长辈的姿态。

楚迎雪笑笑,一脸天真无邪:“我跟哥哥是血亲,他更不能害我。”

楚长乐和楚迎雪并肩站着,眉眼相似,一看就是一家人。

金杏英顿了半天:“你……人家一个城里人能看上我们,就得抓紧机会,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谁为你好,你还看不出来吗?”

“二婶你快走吧,这天要黑了,二哥马上就回来了,我要收拾做饭了。”

楚迎雪收了笑容,淡淡地看着金杏英。

金杏英闻言,像是怕瘟神一样看了眼身后,想起楚长安那个蛇蝎一样的狗崽子,黑了脸。

“人家也是一表人才,家庭条件又好。你好好考虑!愿意了,就来二婶家找二婶。”

金杏英心道怎么也得把楚迎雪说动了,毕竟那边的一百块钱彩礼早已让她收入囊中。

“走走走,我妹妹的婚事不用二婶你来操心!”

金杏英还不遗余力地向楚迎雪推销,一边被楚长乐半推半赶关在了门外。

“妹妹,不是哥哥不让你去享福。那家我们打听过,儿子是个花花公子,你嫁过去会吃亏的。哥哥们以后会让你过上好日子,你现在还小,还不到结婚的年纪,知道吗?”

送走金杏英,楚长乐认真地看着楚迎雪道。

楚迎雪见楚长乐自己还是个不谙世事的纯情少年,还在这里苦口婆心的教自己,就很想笑。

“知道了三哥!”

楚迎雪的乖巧令楚长乐咧嘴直笑:“你想吃什么,我去做饭。”

虽然说楚迎雪刚才说要做饭,但是楚长乐没当真。

“那我陪着三哥。”

楚迎雪发现楚长乐一个特别有趣的地方,她只要叫一次三哥,楚长乐的笑就更深点。

“厨房里都是烟灰,可不比你们城里。”

虽然这么说,楚长乐没阻止楚迎雪进到厨房里。

厨房干净的可怕,不仅没有灰尘,除了一口锅一个碗柜,几乎什么都没有。

楚长乐从柴房把柴火抱进来,烧起了旺旺的灶火。

楚迎雪看到他从一个小袋子里舀出一勺玉米面,揉成一个小团贴在锅里成了饼,锅里放了一个鸡蛋,一盆地瓜,锅盖一盖。

这就……完了?

楚长乐看出楚迎雪的惊讶,挠挠头:“等过年大哥回来开支,我们去换点麦子面给你吃。还有,我师父答应我说明年就给我发工钱了,到时候哥都给你花。”

楚长乐给镇上的一个木匠当了五年学徒,管吃管住,就是没收入。这几天楚迎雪回来,才请假在家呆了两天,要不是楚迎雪跳海,他今天就回镇上了。

楚迎雪没说话。

这个家真是超乎想象的穷。

她还以为至少能吃上玉米饼和鸡蛋的,原来两个兄弟吃的只有地瓜!

不过现在这个时代,遍地是机遇,哪哪都是钱,只看你会不会捡。

楚长乐看着楚迎雪沉默了,心里也开始打鼓。

这下妹妹看到家里的条件,是不是后悔留下来了?

“三哥,”楚迎雪看向楚长乐,“你喜欢做木匠吗?”

楚长乐被楚迎雪问蒙了:“什么喜不喜欢的,学成便是个好差事罢了。”

楚长乐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当年拜师的时候头都磕破了。

但他的学徒生涯并不顺利,师父严苛,别家一般没出师的徒弟,师父也多多少少都会给点辛苦费,但是楚长乐给师父打了这么多年下手,一分钱也没捞着。

“那三哥你别去了吧!现在经济形势这么好,我们也出去做点小生意,赚的肯定比现在多!”

“傻妹妹,”楚长乐无奈地看着楚迎雪笑,“这里可不比大城市,生意没那么好做。不过你放心,哥哥们不会苦了你的。”

楚迎雪知道自己说这个,楚长乐肯定觉得不靠谱,但是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

楚长乐刚把火收了,迎接回家的却不是楚长安,而是应该在海上捕鱼的楚长平!

“长安!长安!你在家吗?”

家门外面十分嘈杂,大喊着长安。

楚长乐出去开门,暗黄的天色沉沉,他一眼就看到一群人里面被背着的楚长平。

“大哥!”

楚长乐见楚长平脸色煞白,四肢浮肿。

“快,搬回你家里去,你大哥不知道怎么晕在海滩上了,快点带他回去。”

楚长乐立刻接过大哥,将他背回了炕上。

“我去找大夫!”

楚长乐看着虚弱的大哥红了眼。

“已经有人去叫了,乐子,你呆在这!”

“你们家真是跟海犯冲。”

来的人看了眼一旁的楚迎雪,都摇了摇头。

他们的父亲死于海难,妹妹刚被人从海里捞上来,大哥又被在海滩上被浪泡着。

楚迎雪没有理会他们,上前查看了楚长平的情况。

楚长平看起来比两个弟弟都粗壮些,楚迎雪试探了楚长平的呼吸和脉搏,虽然虚弱,但都存在。

“三哥,你帮我捏开大哥的嘴。”

“啊?”

“快过来!”

楚迎雪跪坐在楚长平身边,一缕碎发显示着主人的焦急。

楚长乐捏开哥哥的嘴巴,楚迎雪看到了他嗓子眼的泥沙。

楚迎雪伸出手指将楚长平嘴里的泥沙全都扣了出来。

“呕……”

楚长平偏头一吐,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慢慢脸色也好了许多。

楚迎雪如释重负瘫坐在一边:“应该没事了,等杨叔过来再看看吧。”

楚长乐和其他人在一边都看呆了。

“妹妹,你怎么知道大哥嘴里有泥,呕出来就好了?”

楚长乐心里的石头也放了下来,

众人都竖着耳朵听。

“这是基本的落水急救知识。我去洗手。”

楚迎雪十分惊讶一群沿海的人竟然都不知道这回事。

楚长安听到消息回来的时候,楚长平刚刚转醒。

杨维新来看过,表示楚长平性命无碍,只是身体泡坏了,要在床上躺着休养,吃点好东西补补就好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