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又乖又好看的妹妹坐在身边,楚长乐就撑着胳膊始终盯。“你干什么呢。”楚长安送完杨维新回家去,就看见弟弟坐在炕沿上傻盯着楚迎雪,这个很陌生的妹妹双手抱着膝盖,眨巴眨巴着眼回首楚长乐。“二哥,妹妹她上次说不想回家去了,你别给他们陆家回信了。她现在的丧失记“你干什么呢。”。...

看着又乖又漂亮的妹妹坐在身边,楚长乐就撑着胳膊一直盯。

“你干什么呢。”

楚长安送完杨维新回来,就看到弟弟坐在炕沿上傻盯着楚迎雪,这个陌生的妹妹双手抱着膝盖,眨巴着眼回望楚长乐。

“二哥,妹妹她刚才说不想回去了,你别给他们陆家写信了。她现在失去记忆,外面的环境对她太危险了。我们以后好好做活,一定能把妹妹养好的。”

楚长乐的手扣着床单,为楚迎雪说话。

楚迎雪也紧张的看着楚长安。

这个人看起来可不太好骗。

谁知楚长安只是看了楚迎雪一眼,淡淡道:“随便。”

“谢谢二哥!”

楚迎雪笑起来,眼睛弯弯亮亮。

这声又甜又脆的二哥把楚长安叫的胸口一震,他可能是听楚云云叫惯了,怎么从来没觉得被妹妹叫二哥能这么好听呢?!

“我不要求你做什么,你不要惹祸就行了。”

楚长安看向楚迎雪。

“我会看好妹妹的!”楚迎雪还没发话,楚长乐拍了拍胸脯保证。

楚长安不轻不重看了眼蠢弟弟,深呼了一口气。

“我下午还要上工,楚长乐你有空拿点地瓜去沈衡家里,谢谢他的救命之恩。”

“沈衡?”楚迎雪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好像想起了什么。

这是富豪排行榜上的名字!!!

“嗯,现在这个天气人家从海里把妹妹救上来,是该好好感谢一下衡哥。”

“我跟三哥一起去吧。”

楚迎雪上辈子大小算是个富二代,但家里的资产比起沈衡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

仔细想想,她曾经看到过一篇沈衡的采访,印象里确实上面写过沈衡出身一个华东沿海地带的小渔村!

算算年岁,现在的沈衡大概二十出头,被楚长乐称作“衡哥”也没错了。

楚迎雪差不多确定这个沈衡以后就是那个飞黄腾达的沈衡,这个大腿必须抱!

就算不是,他救了自己的命,楚迎雪当面道谢也没什么不对。

“不行,你现在还虚弱着呢,外面的风大,出去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楚长乐站起来,否决了楚迎雪的话。

“我觉得自己应该当面向他道谢。”

这可是她跟大富豪最接近的一次!

“日后你养好了再去。”

楚长安并不是像楚长乐那样,还带着哄她的语气,直接像是下达命令。

“好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楚迎雪只好答应。

心里却想着,等楚长安上工,她就央着楚长乐带她去。

楚长乐耳根子可软多了。

楚长安没想到楚迎雪这么听话。

原来甚至不能听完他说一句囫囵话的坏脾气野猫,突然转变成一只温顺的兔子。

中午的时候楚长乐给楚迎雪拿来了一个鸡蛋和玉米饼,楚迎雪不知道两兄弟在厨房吃的什么。

楚长乐终于是鼓起勇气摸了摸这个新妹妹的脑袋:“吃完就睡一觉吧。”

“嗯。”

楚长乐的手掌很大,小心翼翼地在楚迎雪头上拍了两下,见楚迎雪没拒绝,高兴地不行。

“那我出去了,你好好休息。”

楚长乐走到门口还冲楚迎雪摇摇手拜拜。

“好,谢谢三哥。”

楚迎雪眯眼笑,送了楚长乐,看着手里的玉米饼发呆。

这……

楚迎雪没见过这么粗的玉米饼,掉下来的碴子又大又硬,就像是能喇坏嗓子似的。

尝试咬了一口,又干又柴,不过有一股很浓郁的玉米香,比楚迎雪想象中的好一点。

填饱了肚子,楚迎雪躺在麦糠填充的枕头上,听着里面稀里哗啦的声音,沉沉睡了过去。

再醒来天竟然已经微微暗下来了。

楚迎雪这才发觉她睡了一下午。

“三哥!”

楚迎雪穿上鞋子出了房门,发现楚长乐不在家。

楚迎雪本以为能说服楚长乐让他带自己去见见大佬,谁知道她竟然直接睡过去了!

打量了一下这个破败的院子,几乎什么都没有,但楚迎雪只好苦中作乐地想这里至少很整洁、很宽敞。

“嘭、嘭、嘭!”

门被敲响,楚迎雪以为是楚长乐回来。

她走到门口,将门内的木栓打开,看到外面站着一个长脸尖下巴的妇人。

“请问您是?”

楚迎雪见这个妇人脸上带着笑,礼貌地询问了她的身份。

“哎呀,迎雪你怎么连二婶都不认识了!”

金杏英见楚迎雪对自己客气,脸上的笑更大了,没等楚迎雪发话,自己挤了进来,在院子中磨盘旁边坐下。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竟然跳海了。车道山前必有路,谁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机遇呢?”

楚迎雪听到金杏英自称二婶,心里有了数。

二叔不仁,这个二婶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

“二婶,你来做什么的?”

楚迎雪站在金杏英一步远的位置上,看着金杏英,脑子里盘算着她的意图。

“哎哟,二婶当然是来看看你的。可怜你在城里锦衣玉食这么多年,竟然来这么个小渔村受罪。”

金杏英没听出楚迎雪话中的冷淡,说着要伸手拍拍楚迎雪,却被楚迎雪躲开。

“谢谢二婶的关心,我现在身子虚,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回房休息了,二婶您回去吧。”

楚迎雪从小接受的淑女教育,即使看出金杏英神态中的假惺惺,也没翻出白眼来。

“别着急,别着急,二婶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金杏英一把抓住楚迎雪的手腕,这下楚迎雪没躲开,常年务农的妇人手劲极大,楚迎雪吃痛,甩了两下还没甩开。

“你放开我!有话说就是了!”

楚迎雪的秀眉蹙起,金杏英还是自以为热情地笑着,但到底松开了手:“当然是好事!你想不想继续享福?不呆在这个破地方了?”

“你什么意思?”

楚迎雪揉着手腕,看着金杏英。

“你真是个有福气的,前几年阴差阳错在城里当了那么些年大小姐,现在虽然又回来了,但是呀,”金杏英眉毛一挑,“镇上罐头厂厂长的儿子看上你啦!”

“罐头厂厂长?”

现在的罐头厂大多是国营,但是私人工厂出现之后,很快就把这些厂打得片甲不留。

“是呀!”

金杏英以为楚迎雪很满意,喜形于色:“他们家庭条件不如你原来在的家里,但怎么说也在镇上生活,衣服尽穿,粮尽吃,关键是他们家就一个儿子,到时候接班是一定的!”

“妹妹!”

楚长乐正好回了家,进来就听到金杏英在给楚迎雪说罐头厂厂长儿子的亲事。

这件事金杏英昨天就告诉了他和二哥,那家人条件确实不错,但是楚长乐去镇上打听了一下,才听说那家儿子是个好色坯子,外面不知道养了多少个小的,甚至连儿子都生了。但因为这些女人都不干净,没有一个能进家门的。

他今天早上前脚刚去回绝了金杏英,后脚就听说妹妹跳了海,忙晕了头。谁知道下午金杏英竟然直接找到家里来,正好还只有楚迎雪一个人在家。

楚长乐害怕楚迎雪被金杏英说动了心,想要嫁到镇上。

那家人不是良配,楚迎雪嫁过去那不是直接给人当后妈!

“长乐,你回来了?”金杏英看到楚长乐,脸就拉了下来,“我在跟你妹妹说她的婚事,跟你没什么关系。”

“我妹妹的婚事怎么跟我没关系?”

“人家是城里来的,眼界宽的很,婚事用得着你一个土包子指手画脚?”

金杏英知道楚迎雪自从来了之后就大闹特闹,心里打定主意楚迎雪不会听楚长乐的话,对楚迎雪又夸又捧,还顺带踩楚长乐两脚。

“这件事我听我哥的。”

楚迎雪看出楚长乐对这门婚事的不乐意,轻飘飘看了金杏英一眼:“我刚来这里什么都不懂,我听我哥的。”

金杏英绿豆大的眼睛差点瞪出来,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楚长乐听完立刻咧嘴笑了。

“这事我跟二哥都不同意!快走快走,二婶,家里穷,就不留你吃饭了!”

楚长乐走过去跟楚迎雪并肩站着,眉眼间满是得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年代假千金又娇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