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5章 祖母

顾青俄而日未曾睡个好觉,身子本就疲倦得紧,早先若也不是有肯定要见母亲一面的念头撑着,怕是早已疲乏了,这时哭过一场,又因意识到自己复活了而松了口气,自然而然再挡忍不住睡意,迅速就沉沉睡了过去的。秦氏见此也安了心。自打在清凉寺弄翻了香炉,欢姐儿就始终睡秦氏见状也安了心。。...

顾盼成欢

推荐指数:10分

《顾盼成欢》在线阅读

顾青未几日不曾睡个好觉,身子本就疲惫得紧,先前若不是有一定要见母亲一面的念头撑着,只怕早就困乏了,这时哭过一场,又因意识到自己重生了而松了一口气,自然再挡不住睡意,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秦氏见状也安了心。

自打在清凉寺打翻了香炉,欢姐儿就一直睡不安稳,如今看着倒是睡得极为香甜,想是自己在菩萨跟前的赔罪奏效了。

因顾青未睡着了不好挪动,秦氏便将她安置在罗汉床上,又仔细替她掖了被角,这才起身准备去外间再询问秋岚一番。

不曾想,才站起来,就觉衣角处传来一阵牵扯,却是顾青未睡着了都紧紧揪住秦氏的衣角不放。

因女儿这无意识间流露的依赖而心里微微一揪,看着顾青未那仍显红肿的双眼,秦氏无奈之下只能脱下外衣,到了外间才吩咐身边侍候的丫鬟去怡华院取件衣裳来。

坐在外间椅子上,秦氏将未明居其他小丫鬟都打发下去,只留下秋岚。

“将七姑娘醒来之后的事都说上一遍。”

秦氏亲自过问,秋岚自然不敢隐瞒,条理分明的将顾青未这一天的表现都叙述一番,“……旁的奴婢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瞧着姑娘较往常要更端凝一些,愈发与大夫人相像了。”

秦氏听了便有些与有荣焉的感觉,她娇养的女儿自然是不会差的,就是与那金尊玉贵的公主郡主比起来也不会堕了声势。

然后倒也放下了从回来就提着的心。

只要欢姐儿没事,偶尔撒撒娇掉掉眼泪也是无妨的。

秦氏主持这偌大顾氏祖宅的中馈,向来是极为忙碌的,既然放下心来,也没在未明居多呆,只又嘱咐了秋岚好生照料顾青未,便回了怡华院。

顾青未感觉好久没这般舒坦的睡上一觉了。

人上了年纪觉就浅,稍微有个什么响动就再睡不着,再加上几十年的岁月里总有些折磨人的病痛,到顾青未五十之后,睡个好觉都成了奢侈的事。

所以这一夜好眠醒来,顾青未只觉神清气爽,整个人都似轻松了许多。

正要扬声唤自己身边的梅兰竹菊四个大丫头进来服侍梳洗,入眼所及的茜红帐子让顾青未蓦地想起来先前之事。

对了,她重生了,现在是四十几年前,她还在清河顾氏,没有梅兰竹菊,只有自小伴着她一起长大的秋岚。

顾青未眼中的迷茫迅速换上清明。

拥着与帐子同色的锦被,趁着天气好刚晒过的锦被上仿佛还能闻到阳光的味道。

顾青未杏眼一眯,便是一个大大的笑容。

像顽童般抱着被子滚了一圈,又用脸颊蹭了蹭用柔软锦缎做成的被面,顾青未心里是满满的幸福感。

她不再是隐忍的定国公夫人,只是顾家七姑娘。

重生了啊,真好。

“秋岚!“她扬声唤道,语气轻快让听的人都跟着高兴起来。

秋岚早就在外候着了,听顾青未房里有动静,连忙领着几个小丫鬟进屋,与她并排的,还有另外一个与她同样装扮年龄相当的丫鬟。

这是顾青未身边另外一个大丫鬟画屏。

让小丫鬟把热水面巾放下,画屏拧了面巾服侍着顾青未净手净面。

都是惯常做的事,画屏动作十分利落,声音也干脆爽利,“姑娘的梦魇之症可算是好了,想来是大夫人的诚心感动了菩萨……”

画屏昨天告假回去看生病的弟弟了,所以并未侍候在顾青未跟前,今天一早回来却也从秋岚那里得知了顾青未哭那一场。

这时刻意不提顾青未的失态,只谈大夫人的诚心,自然是为了逗顾青未开心。

顾青未也确实开心。

她嫁入定国公府四十年都未见过娘家至亲,虽然与国公府里的婆婆相处得还不错,但她的婆婆安平长公主生长于相对来说亲情淡漠的皇家,自然不会与儿媳过多亲近。

后来又与宁致远形同陌路,顾青未一直是将定国公府当作一个暂居地看待的。

如今回到幼时,顾青未才深觉这才该是家的感觉。

既然魇症已经好了,顾青未决定去给祖母请安。

吩咐秋岚给自己梳个符合年纪又讨喜的双螺髻,又在发间点缀几支珠钗,莹润的珍珠衬着一张略带些婴儿肥的白净小脸,并不显得寡淡,再加上月白的十二幅湘裙,便更显玉雪可爱。

打理好一切,顾青未领着秋岚与画屏往顾家老夫人刘氏的延寿堂而去。

虽然天色尚早,但延寿堂里已经有不少人在走动,才进了院子,隔着团花的门帘,顾青未就已经听到里面传来的说笑声,想是已经有婶婶和姐妹先于她到了祖母这里。

在屋外候着的是老太太身边的两个二等丫鬟翡翠和珊瑚,两人都是有眼力见儿的,不等顾青未走近,便高高打起门帘,“七姑娘来了。”

顾青未跨进正堂。

老太太刘氏坐在上首,围着老太太坐了几位衣着华贵的少妇,以及几名年岁相差不大的族中姐妹。

见顾青未进来,里面说笑声一顿,然后又重新热闹起来。

“哟,欢姐儿这魇症可算是好了,否则二婶这心里可是过意不去。”

最先开口的是顾青未的二婶,顾家二夫人林氏。

顾青未跟着她去了一次清凉寺,回来就得了魇症,为此老太太可没少明里暗里埋怨她没照顾好小辈,林氏又是个直性子,语气当然算不上好听。

顾青未抿唇一笑,“二婶这是哪里话,应该是侄女向二婶赔不是才是,若不是侄女顽皮也不会有这回事,倒是叫二婶跟着侄女受累了。”

正堂里又是一静,所有人都有些诧异地看向顾青未。

顾青未知道这是为何,她少时虽然被母亲教导成合格的大家闺秀,却是个受不得委屈的性子,若放在以前,顶撞长辈她是不会的,但肯定少不了绵里藏针的刺林氏几句。

但换了如今,在国公府里隐忍了四十年,她又有什么委屈是忍不下的,更何况这件事林氏本也不欠她的。

顾青未正面带着微笑让众人打量,上首戴了宝蓝色抹额,着大红如意纹褙子,面容慈蔼的刘氏满意的点点头,向着顾青未招了招手,“欢姐儿这是大好了,快到祖母这里来,让祖母好好瞧瞧。”

第二更,求收求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顾盼成欢”,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