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4章 成真

大夫人秦氏三十三五的模样,丹凤眼柳眉,望着既贵气又爽直,她穿着一件大红满地金的窄袖褙子,梳成高髻的乌发间斜插一支点翠凤钗。半抱着顾青未进了内室,在罗汉床上安坐好,秦氏丹凤眼一竖,怒声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侍侯姑娘的,竟叫姑娘受了这般受了委屈半抱着顾青未进了内室,在罗汉床上安坐好,秦氏凤眼一竖,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侍候姑娘的,竟叫姑娘受了这般委屈?”。...

顾盼成欢

推荐指数:10分

《顾盼成欢》在线阅读

大夫人秦氏三十四五的模样,凤眼柳眉,看着既贵气又爽利,她穿着一件大红遍地金的窄袖褙子,梳成高髻的乌发间斜插一支点翠凤钗。

半抱着顾青未进了内室,在罗汉床上安坐好,秦氏凤眼一竖,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侍候姑娘的,竟叫姑娘受了这般委屈?”

做了顾氏这么多年的宗妇,秦氏在下人之间的威信不言而喻,尤其这时心急顾青未的异状,周身的威严气势骇得未明居的丫鬟婆子们双腿一软,扑通扑通的跪倒在地。

也不怪秦氏如此发作。

秦氏虽是个宠女儿的,但在教导顾青未一事上,却是从来没有放松过,长时间下来,饶是顾青未性子并不十分贞静,却也将“端庄”二字深入骨髓,少有如此失态的时候。

再则,在顾氏这等规矩严格的家族,府里姑娘少爷可都是称主母为“母亲”,何曾有过“娘”这种亲昵随意的称呼。

在秦氏的记忆里,顾青未也只有少少的几次撒娇或受委屈的时候才唤过她“娘”。

看顾青未如今的样子,显然不是在与她撒娇,那可不就是受了委屈?

一思及自己不过离府半日,就有人趁自己不在欺辱她放在心尖尖儿上的欢姐儿,秦氏一时之间直气得面上发红,呼吸急促。

“欢姐儿,是不是你二婶又说什么酸话了?”秦氏面上带怒,声音却再温和不过。

饶是顾氏族中家风甚严,但上下嘴皮还有相碰的时候,顾氏后宅里自然也有龃龉,即使秦氏掌家多年向来公正,妯娌之间难免也会有不虞之事。

秦氏知晓二弟妹一向对她并不十分服气,再加上这次欢姐儿梦魇的事,顾老夫人心疼孙女,言辞之间对带了顾青未去清凉寺的顾二夫人林氏有些怨言,更让林氏觉得委屈。

秦氏倒也知道这件事确实怪不得林氏,当初顾青未跟着林氏一起去清凉寺也是她准了的,而且顾青未打翻菩萨跟前的香炉也与林氏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在顾老夫人面前她也没少为林氏说好话。

可林氏向来就是个心气儿高的,凡事都喜欢掐尖儿要强,更是自诩不比她这个顾氏宗妇差,对秦氏的示好不仅不觉得感激,反而觉得在秦氏面前失了颜面,竟是与秦氏怄起气来,来未明居探病时也没少与顾青未说些酸话。

正因为如此,见顾青未这般模样,秦氏才第一时间想到林氏头上去。

顾青未闻言哭声一顿。

记忆里似乎母亲与二婶为了这件事确实有过不愉快,好不容易做了这场梦,她才不要让母亲为了其他事劳神。

再则,她只是见到母亲太高兴了,本也不是为了旁的。

紧紧搂住秦氏,顾青未将头埋在母亲怀里摇了摇,连打了几个哭嗝,才闷声道:“母亲,女儿没事,就是见到母亲太高兴了。”

这话秦氏自是不信的。

她只不过离开了半日,怎么就值得欢姐儿这般喜极而泣了,但到底也歇了与林氏对峙的念头。

既然欢姐儿说没事,她也全当没事吧。

搂着顾青未又抱又拍了安抚了好半晌,见顾青未没再哭泣,只偶尔打个哭嗝,秦氏这才身子往后稍退了退,纤细素白的食指点上顾青未哭得红通通的秀气鼻头,“你个小猴头,没事演这么一出,可把母亲吓坏了,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母亲免了你过几日去荣庆堂学规矩。”

顾氏族中的女儿到了八、九岁上就会请了最懂规矩的宫嬷教导各种规矩,如今养在顾家的这位嬷嬷便是出自宫中,只不过却不是如今大周朝这个宫里,而是前朝宫里。

对于顾氏这种世代传家的大族来说,才在宫里坐了二十来年的大周朝皇室的规矩显然并不足以让他们高看一眼。

顾青未听秦氏这样说,便知道秦氏没把她的话当真。

不过她也没有解释,难道她还能与母亲说她的真实年龄足以给现在的母亲当娘吗?

四十载不见母亲,如今又是这副不到十岁的模样,顾青未对秦氏便格外的依恋,倚进秦氏怀里并紧紧搂着她的腰,顾青未撒娇道:“母亲,女儿才没那么多的心眼子。”

仍带着些许哭音的稚嫩声音听起来娇娇软软的,直叫秦氏一颗心都几乎要化了去。

“好好好,母亲的欢姐儿最是实诚不过的。”秦氏低声哄着。

母女之间的温情只让人看着便觉心生暖意。

而顾青未,激动欣喜过后,被秦氏抱在怀里却渐渐有了犹疑。

在见到秦氏之前,她一直只将这当作一场逼真些的梦境,想着只要见上母亲一眼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埋于母亲颈间的脸颊感受到的温热触感,母亲说话时呼出的微温的气息,流泪之后双眼肿胀酸涩的感觉,身下罗汉床边沿略凉的温度……

这一切的一切,真是梦里能感受得到的吗?

若这是梦,那也太过逼真了些,逼真得,与真实无异。

还是说,这根本就非是梦境,而本就是真实的?

她,回到了过去?

这个想法令顾青未顿时心跳如鼓。

低下头,抬起自己微有些婴儿肥却宛若凝脂的手,顾青未狠了狠心,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在手臂内侧狠狠掐了一把。

被掐之处传来锥心的疼痛,可以预见那处定已经浮上一层青色痕迹。

可感受着这样的疼痛,顾青未埋首秦氏怀里,无声流泪的同时,面上却带着再灿烂不过的笑容。

这不是梦,她是真的回到了九岁之时。

如果这真是神佛庇佑,让她能重活这一世,顾青未愿意从此虔心供奉神佛,以谢神佛让她有弥补所有遗憾的机会。

这一世,她再不要过从前那种只能憋屈隐忍的日子,再不愿嫁那风流夫君。

这一次,她要活出一个自在!

感谢从老书跟过来的减肥是个终身事业亲的平安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顾盼成欢”,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