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2章 重生

顾青未睁开眼睛眼,眼中因初醒而有些迷惘。目光所及也不是她早以养成的淡青色鲛绡帐子,不是茜红色软罗帐,帐子并没有放下去,仅用银制的帐钩往两旁拢着。这帐子,倒似是她未及笄之后在顾氏的闺房里那顶。顾青未一时之间之间没弄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又闭上眼再回忆着早先突然发生目光所及不是她早已习惯的淡青色鲛绡帐子,而是茜红色软罗帐,帐子并未放下来,只用银制的帐钩往两旁拢着。。...

顾盼成欢

推荐指数:10分

《顾盼成欢》在线阅读

顾青未睁开眼,眼中因初醒而有些迷茫。

目光所及不是她早已习惯的淡青色鲛绡帐子,而是茜红色软罗帐,帐子并未放下来,只用银制的帐钩往两旁拢着。

这帐子,倒似是她未出阁之前在顾氏的闺房里那顶。

顾青未一时之间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又闭上眼回想着先前发生的事。

宁致远到底还是没能挺过隆庆二十五年的冬天,自对顾青未说出那番求得原谅的话之后,没过两天,宁致远的病情便有所加重,哪怕宫里的皇上都遣了太医在定国公府守着,仍没能抢回宁致远的这条金贵命。

宁致远的病逝在朝中无疑是件大事,当今皇上与他是嫡亲的表兄弟,这些年来宁致远在风花雪月之余也确实为皇上也为大周做过不少的事,他活着时尊贵非凡,死了也同样是别样的风光。

皇上下旨辍朝三日,赐祭并亲写祭文,还遣了百官临吊。

哪怕谁都知道人死了就一无所有,也仍让人欣羡于宁致远所享有的待遇。

顾青未在宁致远死后,就借口太过悲痛数度昏厥而将丧事全部交由儿子儿媳来操持,甚至在各通好之家前来凭吊时都未露过面。

不过,以定国公夫人这些年来的贤惠名声之下,又有何人会知道她是有意的?

反倒是招来了许多与她同辈的老夫人们的劝慰。

劝慰……

没有人知道她根本就不需要,宁致远死了她可是松了一口气,又如何会有伤痛。

顾青未记得,她夜里无眠时去了为宁致远布置的灵堂,准备与宁致远说说话,也好全了他们几十年的夫妻“情分”,后来有些累了,似乎是,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那她又怎么会在这里?

莫非,是儿子儿媳将她安置到了别的院子里?

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屋子,顾青未心里疑惑更甚,儿媳做事一向妥帖,哪怕如今忙着为宁致远治丧,又如何会忘了吩咐人守在她身侧?

这许多的疑问让顾青未脑子都有些昏昏沉沉的,闭了眼略休息了一会儿,她手肘往后一撑坐起身来。

“来人!”她扬声唤道。

但话才出口,顾青未就怔住了。

她已是年逾半百的老妪,这些年的憋屈隐忍她一向将之当作是修身养性,因而声音早就变成了与她的年纪相符的温和慈蔼。

可方才,她分明听到,自己的声音清脆如玉珠滚玉盘。

顾青未心下骇然。

她只睡了这一觉,怎么倒把声音睡成这种模样了?

她是想安享晚年没错,可被人人称颂的定国公夫人若是一开口便让人误以为是总角小儿,那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

思及此,顾青未情急之下猛然坐起来,却又在视线触及攥着锦被的那只手之后眼中只剩了惊骇。

怔愣着将两只白皙的小手举于眼前,顾青未如少时那般惊呼出声:“这是怎么回事!”

属于定国公夫人顾青未的手,虽然仍保养得宜,到底还是能看到岁月的痕迹,可她眼前的这一双,白皙娇嫩,手背上还有两个可爱的小肉窝。

这分明是只属于稚龄孩童的!

顾青未几欲晕过去。

她只是在宁致远灵前睡了一觉而已,难道是宁致远泉下有灵,知道她对他的死并无半点敬意与伤痛,所以以鬼神之道惩罚于她?

顾青未从来都不敬鬼神,叫她如何能相信这等荒谬之事?

可若不是如此,眼前这一切又要怎么解释?

正欲下床寻了镜子看看,顾青未便听得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然后,温柔中带着些焦急的声音自外传入:“七姑娘可是又梦魇了?”

随着这声音一起入内的,是一名穿着葱绿色比甲约十一二岁的丫鬟,在她身后还跟着几名年纪比她小一些着同色衣裳只是没穿比甲的小丫鬟。

推开门第一件事就是望向床上正欲下来的顾青未,直至确认顾青未并无任何不妥,说话的丫鬟才转过身端着一张严肃的脸训斥身后几人道:“不是吩咐你们一定要寸步不离的守着七姑娘吗,我才走开多久,你们就是这样侍候主子的?要是姑娘有个什么不妥,仔细你们的皮!”

有小丫鬟不服气:“秋岚姐姐,是姑娘不要我们守着的……”

“还敢顶嘴!”秋岚眼神一厉,便瞪得那说话的小丫鬟再不敢多言。

听着这些话,顾青未一时之间有些呆呆的。

并非她不认识眼前这些人,相反,她对这些丫鬟们都极为熟悉。

秋岚是顾青未乳娘的女儿,比顾青未大上两岁,六七岁上就到了顾青未房里侍候,后来更是成了她房里的大丫头,管着院子里上上下下二十来个人。

当初顾青未要嫁往京城,因怜惜秋岚家人都在清河,不忍她与家人分离,再加上秋岚那时确实年岁也大了,就央了母亲把秋岚配给了父亲身边颇得重用的秦总管的儿子。

到现在,顾青未都还记得她离开清河时,已初为人妇的秋岚泪流满面的追着她乘坐的马车一直到城门外。

可是,她为何会在此时见到秋岚,而且还是才十来岁的秋岚?

自从嫁到京城,顾青未这一辈子就再没机会回过她生长的顾氏,除了逢年节时往京城送年节礼的顾氏下人,以及后来陆续到京城为官的少数顾氏后辈子弟,便再没见过其他让她熟悉的顾氏中人。

如今,这是怎么回事?

顾青未怔忡着打量起自己所处的屋子。

屋子很是宽阔,这时站了这么多小丫鬟也不觉得挤,做工精湛的拔步床,打磨得平整漂亮的朱漆梳妆台,崭新精致的菱花铜镜,雕了玉兰花纹的首饰匣子,还有房中那扇紫檀嵌翡翠画了春日花鸟图的屏风……

这一切的一切,分明就是她从前在顾氏的闺房。

她在这里住了十六年,一直到远嫁京城,如何能对这间屋子不熟悉呢?

眼中几乎是带着贪婪的,顾青未一遍又一遍的打量着屋子里早已深刻入骨的一切。

这一定是个梦。

上苍知道她太过思念家乡,所以特地赐她这样一场逼真的梦境。

如果是这样,她愿求遍诸天神佛,只愿这场梦境能持续得久些,再久些。

让她,能够再看一眼她思念了几十年的亲人。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顾盼成欢”,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