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工、上工烧饭,忙忙碌碌半个月转眼而过。春耕结束了,交公粮不需要知青管,能闲一段时间。钟毓秀和知青们渐渐陌生,深入了解各自的脾性,不适应当地的生活,日子过的如鱼得水。公粮一交,队上分了粮食,钟毓秀也分了一百六十斤苞米;半个月的工分,就算晚上十工分也秋收结束,交公粮不用知青管,能闲一段时间。。...

上工、下工做饭,忙忙碌碌半个月一晃而过。

秋收结束,交公粮不用知青管,能闲一段时间。

钟毓秀和知青们逐渐熟悉,了解各自的脾性,适应当地的生活,日子过的如鱼得水。

公粮一交,队上分了粮食,钟毓秀也分了一百五十斤苞米;半个月的工分,就算是一天十工分也分不了一百五十斤,耐不住她是才下乡,队上要照顾一下。除开十五天的工分粮,剩下的粮食都是下半年要还的。

钟毓秀望着厨房地窖里的粮食,深深忧愁,她的粮食最少;往后要干体力活,不吃饱哪儿来力气?这么点儿粮食要吃半年呢。

“别愁了,我分了三百多斤口粮,能匀一些给你先吃着。”见她盯着粮食皱眉,江梅便猜到了缘由。

“江梅姐,谢谢你。”谢谢好意,虽然不会接受。

得想法子挣口粮了,指望大队上是吃不饱的;别看江梅三百多斤粮食很多,可那是半年的口粮,根本吃不饱,平日掺杂好些野菜才能勉强吃顿饱饭。

“江梅姐,毓秀,你们在说什么?”

两人循声望去,孙如红和严如山、王一山相继走进院子,孙如红侧身指着严如山的手,“快来看,严知青抓到一只大兔子,咱们有顿荤腥可吃了。”

钟毓秀顺着孙如红的手势瞧,严如山手提兔耳,兔子还活蹦乱蹬;心间喜悦荡漾,回味着久未占过的荤腥味,双眸明亮。

“真是兔子,江梅姐,咱们红烧兔肉,或者炒兔肉?”

“馋猫。”江梅虚点对方,转而道:“严知青辛苦了,你们剥皮清理出来,我们一会儿就给炖上;前两日才秋收完,正好都补补。”

“嗯。”严如山淡应一声,转身往井边走,王一山去灶房取来刀、盆,两人合作杀兔放血,兔血放盆里用盐搅一搅,等血凝固做个血旺汤,又是一个好菜。

罗建民和冯建军从屋里出来,看到兔子高兴的不行;村里人一年都吃不了几回肉,他们这些知青更别提了,他们几个中也就严如山的情况稍微好一些,其他人哪儿舍得买肉吃。

“严同志,你行啊!”

严如山冷淡抬起眼睑,起身将兔子放在井边的水桶旁,“喏,交给你们了。”

“成咧。”为了口吃的,罗建民欢天喜地的干活去。

冯建军笑了笑,“我也来帮忙。”

有王一山、罗建民、冯建军三人,严如山解脱出来;目光在三名女知青身上晃悠了一圈,在钟毓秀脸上多停留了一秒。

“我去洗洗。”说完去了灶房。

钟毓秀跟了进去,殷勤打水给他洗手,“严大哥,兔子是在山里打的吗?”

“嗯。”严如山疑惑瞅她一眼,接了她手里热水,将血腥洗去。

“山上的野味多吗?都有哪些野味?”

严如山皱眉瞟她一眼,“山里危险,有大东西。”

“我就问问,严大哥慢慢洗,我先出去了。”钟毓秀笑眯眯的转身走了,大型野味才好啊!

严如山目送倩影远去,眉头越发紧蹙,“果真是个馋猫。”得盯着点儿。

兔子加土豆团,堆尖一大盆,七个人敞开肚子吃的开怀;等他们放下筷子,只剩残羹冷炙。

有了念想,竖日,钟毓秀乘着大家午睡偷摸上山去了。

严如山听见响动,从房里走出来,正目睹她蹑手蹑脚的出门;心下一动,跟了上去,果真见她往山上走,小姑娘人不大,胆子不小。

窜进山里,钟毓秀放开精神力,走过外围一个野味毛都没见到;钟毓秀耳朵动了动,回头去看,并未发现人。精神力的使用多年来不曾出过问题,就算只剩下五级,那也是十分敏锐的。

后面有人跟踪。

钟毓秀七绕八绕,选草木茂盛的小径走,借着草木繁茂之便将人甩开;进入深山才看到野鸡野兔三两只,利用精神力捕捉,不过半小时,手提一只野鸡三只野兔。

满心欢喜往山下走,到山脚下,喜悦被打断;远处站着一身材高大挺拔的知青——严如山。

“严同志......”

严如山低头瞅一眼野鸡野兔,心下了然,面上不显,“你学过打猎?”

“没学过,不过,它们都傻,很好抓。”

“好抓?”小眼神认真坚定,若非知晓山里野物有多会藏,他还真信了。

“挺好抓的,它们到我跟前就不动了。”被精神力禁锢,肯定不能动。

严如山若有所思,来回打量,“真那么好抓?下回我跟你一起去抓。”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实写照。

钟毓秀头疼,这人太精明。

“之前是你在跟踪我?”

“你说呢?”

“嘁,跟都跟丢了,我能说什么?”

一朝反讥,严如山噎的不轻,无奈瞧着近在眼前的小姑娘;在太阳底下晒了半个月,小脸呈健康肤色,可能是一直在行走,还能看出点儿红晕。

“野味打算怎么处理?”

“带回去呀,野鸡炖了吃,野兔抽空拿去换粮食;就我那点粮食,还不够吃三儿月的。”不知道能换多少粮食。

小姑娘自信又骄傲的神态,严如山没忍住,泼了一盆凉水,“城里不能自由买卖,村里也换不到粮食;你手里的东西一旦被村里人看到,那就是村里的共有财产,不允许买卖交易。”

“还能这样?”钟毓秀惊呆了。

“你要是信得过我,把兔子给我,我现在去给你换成粮食;你就别出面了,外头不安全。”不仅仅是不安全,县城乱的很,她又是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

钟毓秀低头看了看野味,又去瞅两眼面前的男同志,“自然信得过,我就奇怪,野味是我打的,为啥村里人看到就变成村里共有的了?”

“一切皆为公有,财产集体制,包括山里的东西。”

“那我以后打了野物,不能换成粮食了?”不是都1976年了吗?怎么还这么严。

她似乎对这个年代的东西很陌生,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严如山暗暗打量,“我这边有渠道能换粮食,具体怎么换在哪儿换,你别多问。”

钟毓秀略微松了口气,好歹眼前这人也是要上山打猎的,说不得他也经常换东西。

“严大哥,以后得麻烦你了。”野兔递上。

“有事儿严大哥,没事儿严同志,用的挺溜。”接下野兔,不看愣怔在原地的小姑娘,转身离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