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大队长好,这位是新来的知青,钟钟灵毓秀同志;她的身体好些了,的吧上工,得大麻烦您安排好一下。”江梅抢先张口,“钟同志,面前这位是咱们生产大队的大队长,姓叶。”“叶大队长好。”叶大队长黝黑的脸上惊诧之色转瞬间即逝,视线掉转,“好了?”“是的,叶大队“叶大队长好。”。...

“叶大队长好,这位是新来的知青,钟毓秀同志;她的身体好些了,想来上工,得麻烦您安排一下。”江梅率先开口,“钟同志,面前这位是咱们生产大队的大队长,姓叶。”

“叶大队长好。”

叶大队长黝黑的脸上诧异之色转瞬即逝,视线调转,“好了?”

“是的,叶大队长,我可以下地了。”钟毓秀认真颔首,坚定地回话。

“那好,你跟着江知青、孙知青一起干活,下工后记得找记分员记工分。”叶大队长脸上有了笑意。

“谢谢叶大队长。”眉眼微弯,钟毓秀含笑道谢。

江梅、孙如红笑意盈盈的拉着她一起下地去,人一走,旁边的记分员走了过来。

“大伯,刚才那个是新来的知青?”记分员是个略显矮小的男子,是大队长的近亲,也姓叶。

叶大队长看他一眼,“嗯,叫钟毓秀;眼光清澈端正,是个好的,以后好好干差不了。”

记分员笑了笑,点头附和,暗道:不出幺蛾子都是好的。

旁边几个公社的知青闹出不知多少事儿,也就他们生产队的知青省心,从来不闹腾。

田埂上,钟毓秀学着江梅、孙如红一样,长裤脚系死跟着下田;田里肉眼可见的蚂蟥,一条条浮动,见之心乱如麻。

“江梅姐,如红姐,田里怎么那么多虫子?”

星际没有这种虫子,虫族都是大家伙,一个个还有思想意识。

“那是蚂蟥,会吸血的,逮着人就往毛孔里钻;你小心点儿,腿脚一定不能裸露在外。”孙如红面带微笑,对她很是包容,当初她才下乡时也这样,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别怕,只要裤脚不上滑,它们就咬不着你。”

钟毓秀打了个寒颤,“这还不可怕?”

“蚂蟥有什么可怕的,田里的水蛇才可怕,遇到没毒的还好;要是遇到有毒的,咬一口就得送县城医院。”江梅给她一白眼。

“有蛇?那有蛇肉吃了。”精神力异能勉强可用,杀条蛇还是能行的。

江梅和孙如红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好了,“赶紧割稻,被人看到咱们在这里说闲话要扣工分的。”

“哦。”

钟毓秀拎着镰刀,学两人割稻的样子跟在旁边,可能是有精神力的加持,学东西特快;一开始慢悠悠的,看的人着急,好在江梅二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并未催促。慢慢的,她的速度越来越快,下刀又准又狠,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超越了两人。

江梅二人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城里下乡的知青都有一个磨合期;等到接受现状,适应乡下生活了才会如她们这般放得开的干活,没想钟毓秀这个小姑娘比她们预料中的适应还要快。

这样也好,她们能少个累赘,干活时也不用那么受累了。

“毓秀,咱们到树荫底下歇会儿,太热了。”孙如红一声喊。

钟毓秀抬头看去,江梅和孙如红都上了岸,找了颗大树,在树荫底下乘凉;她们所在的大树底下还有好些社员,天太热,歇一歇再干活儿都是常有的事。

“毓秀,上来,等会儿再干,别中暑了。”

江梅和孙如红两人的称呼变了,变相认可了小姑娘。

钟毓秀挥汗雨下,抬头微笑,“没事儿,我还不是很热,你们再歇会儿,我多干点儿。”

笑靥暖心,江、孙二人对她的好感陡然上升,女知青少也有少的好处,勾心斗角大大减少,相处起来相当愉快。

三人分的是一块大田,钟毓秀干完了她的小半边,又去帮江梅孙如红干完;傍晚,残阳西斜,三人一同找到记分员记录了工分才回知青点。

男知青们还没回来,身为壮劳力,他们分到的田地比女知青多。

三人换下湿透的衣裤,打清水泡上。

“毓秀,你的身体刚好,下午又累着了,回屋歇会儿。”孙如红笑容满面,心有感怀。

江梅亦然,“回屋去,我和如红做饭,等他们回来了再喊你。”

两人目光坚定明亮,钟毓秀笑了笑,“还真有点儿累了,这就回屋躺会儿,有劳如红姐和江梅姐了。”

“应该的,你赶紧歇着去。”孙如红眉眼带笑,将人推进了屋;回头和江梅有说有笑的去了灶房,两人洗菜烧火做饭,边说边聊,“毓秀真是个好同志,外头那么热的天儿也没见喊热。”

江梅颔首,小麦色的脸上泛起笑意,“来一个拧得清的知青,比来个搅屎棍强。”

“可不是嘛!”

做好饭,烧了热水,两人商量好打水洗澡,顺便也帮钟毓秀给提了一桶热水去澡间;两人回房拿衣裳时,叫上瘫床上的钟毓秀,三人一同洗了个澡。

用热水洗过,浑身清爽凉快,汗臭味儿也没了。

“如红姐,江梅姐,锅里还有热水吗?”

江梅端着脏衣服走出来,“有的,你想洗头?”

“是该洗了,有味儿了。”孙如红瞄她头发一眼,经过下午上工,头发油腻腻的,“锅里还有一大锅热水,你舀了热水,再掺些凉水回去;灶膛里有火星子,能把水热温,等男知青们回来还有得洗。”

钟毓秀表示明白,拧桶去灶房,打水出来蹲在台阶上就洗;原主是短发,在火车上四天,到了这边又病了两天,也就是说她有一个星期没洗头了。

原主没带值钱玩意儿过来,洗澡洗头东西一样没有;只能就着清水洗洗汗味儿;至少能让头发清爽些,不至于生汗臭。

钟毓秀洗完头,随意擦擦,去澡间取来脏衣服出来;蹲到井边,跟江梅、孙如红一起将衣裳清洗出来,洗衣裳用的是草木灰。

“毓秀啊!我这里有肥皂,给你用。”孙如红同情的瞅着人,手里的肥皂递了过去。

钟毓秀摇头,“谢谢如红姐,热天的衣裳不脏,搓搓就行。”

“衣裳不洗干净很容易臭的。”

“太阳大,臭不了。”人情欠多了还不清。

原主下乡时没钱没票,最近一段时间都要过这样的日子;与其由奢入俭难,不如现在就苦点儿,日后找到进项再说。

夜幕降临之际,男知青一同归来,围在桌前吃过饭;女知青回去睡下,男知青收拾灶房院子,到黑夜来袭院子里才清静下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