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言婳望着来人,这人左边面颊上戴了两块银质面具。这一小块银质面具遮盖住住了他左眼周围到面颊的部分,完美的的五官却是统统信息显示出。这面具反而看起来他的眉眼精致优雅,鼻梁高挺,唇红齿白,是个极美的男人。不知道为何,苏言婳会觉得来人的面容有些陌生,却一时之间想不起这一小块银质面具遮盖住了他左眼周围到面颊的部分,完美的五官却是全都显示出来。这面具反倒显得他的眉眼精致,鼻梁高挺,唇红齿白,是个极美的男人。。...

苏言婳看着来人,这人左边面颊上戴了一块银质面具。

这一小块银质面具遮盖住了他左眼周围到面颊的部分,完美的五官却是全都显示出来。这面具反倒显得他的眉眼精致,鼻梁高挺,唇红齿白,是个极美的男人。

不知为何,苏言婳觉得来人的面容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

君戎璟也看着苏言婳,五年不见,她果然认不出自己了。

不过苏言婳的眼光怎么变差了,竟然连韩斐这种小人也看得上?

但不可否认的是,一身素衣的她倒是清丽脱俗,特别是她这张脸足够颠倒众生,与传闻中的她很不一样。

这时的韩斐也打量着君戎璟,这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他从未见过。更何况,苏言婳有事没事都喜欢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转悠,她若是真的有其他心仪的男子,他岂会不知?

是以,韩斐立刻下了定论,这个面具男子就是苏言婳专门找来用以拒婚他的托!

思及此,韩斐的面上又浮起虚伪的笑容,转头对苏言婳道:“苏小姐,你可知京中之人皆知你心仪于我。如今你这般拒婚,于女子声誉不好!”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无比鄙夷,她花痴一般的个性,又是个十足的女纨绔,她不光脑子缺根弦,而且行事乖张。若不是他看中了永昌侯府苏家,想要借苏家恢复他韩家昔日的威望,他才不会求娶她!

这人惯会伪装的,苏言婳内心嗤笑,直言道:“心仪于你?韩公子好像太过自信了些。至于名声,这一点上不劳韩公子担忧了!”

君戎璟拿折扇敲着手心,真是有趣,他好像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恶心事。

这个韩斐虽说号称京城第一才子,却是至今未入仕。韩家祖上犯了罪被罚三代不许从政,他已经是第四代了。如今,韩家的人想要出人头地,不光要有学识,还要有一定的手段。

看来,这个韩斐是想要在苏言婳身上做文章了。

听苏言婳如此说,韩斐方才的伪装便装不下去了。

他眼底浮现戾气,面上冷然一笑:“韩某人的未婚妻岂是这般说当就当,说不当就不当的?苏小姐如果不能给个让人信服的理由,韩某人这聘礼是下定了!”

“放肆!”苏老侯爷呵斥一声,“韩斐,且不论你韩家与我永昌侯府门第之差,论权势、论钱财你哪一样能配得上老夫的孙女?”

听此话,韩斐猛地一震,他嚅动了下嘴唇,不敢接话。

君戎璟道:“苏老侯爷所言甚是!”

声音清冷如玉,颇具威严。

韩斐眼底阴冷无比,他好不容易才接近的苏言婳,这个机会实在是不想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于是,他敛了心神,温和笑意再次浮于面上:“苏家乃侯府,苏小姐不想嫁,韩某也是无法。但韩某还是想要知道究竟是何缘故让苏小姐拒婚的?”

“缘故便是在下。”说话间,君戎璟走到韩斐跟前,将手中捏着的玉佩在他跟前一晃,一眨眼的功夫,他便将玉佩收回。

对付这种伪君子,君戎璟有的是办法,直接甩出玉佩给人瞧就够了。

旁人都没看清他手上捏的是什么,而韩斐却是看清了。

那玉佩上刻了一条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团宠娇娇成了偏执殿下的心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